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教授,于2013年9月2日因病在美国芝加哥去世,享年102岁。科斯教授是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产权理论的奠基人,其理论对中国的经济改革影响深远。科斯仙逝不仅是学术界的巨大损失,更是整个世界的巨大损失,就是因为科斯创立的新制度经济学不仅具有高屋建瓴的理论价值,而且具有深远广阔的政策意蕴。

缅怀 经济学大师科斯逝世

经济学家科斯和他的理论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看到中国的问题,也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充满希望。 

 

科斯的一生

冯兴元:科斯的学术贡献及其中国情怀

  科斯于1910年12月出生在英国伦敦,1932年大学毕业。1950年,科斯移民到美国,先后于布法罗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任教,之后一直担任芝加哥大学教授和《法律与经济学杂志》主编,直至1982年退休。

  其后,他任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慕瑟经济学荣誉教授及法律与经济学资深研究员。

“大器晚成”的诺奖得主

   在一篇发表于1960年的名为《社会成本问题》的著名论文中,科斯提出,假定交易成本为零,而且对产权界定是清晰的,那么法律规范并不影响合约行为的结果,即最优化结果保持不变。换言之,只要交易成本为零,那么无论产权归谁,都可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达到资源的最佳配置。直到30年后,产权理论才引起学界的重视,科斯本人也最终因为这一学术成果在199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当时的科斯已经81岁高龄。

科斯的中国渊源

  科斯与中国甚有渊源,虽未曾踏足中国,但其理论对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影响深远,启发张五常、张维迎等无数当代中国经济学家。

  科斯对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深感兴趣,他曾估计中国崛起至少需要100年,但其后幽默地承认,大大低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实力。

  报道称,科斯曾透露,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未曾到过中国。科斯还曾计划今年10月份来华访问,以了却他一生的夙愿。

  科斯对中国的偏爱,似乎也造成他对中国经济体制的评估有些过高。从他与助手王宁合著的新作《变革中国》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将中国当前的经济体制视作市场经济。

对中国的变迁努力做如此细致的研究

罗纳德·科斯:中国缺乏思想市场

 回顾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惊叹不已,往前看,未来光明无量。但是,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开放、自由的思想市场,不能阻止错误思想或邪恶观念的产生,但历史已经表明,就这一方面,压抑思想市场会遭至更坏的结果。一个运作良好的思想市场,培育宽容,这是一副有效的对偏见和自负的解毒剂。

罗纳德·科斯:计划生育是最奇葩的政策 具有潜在毁灭性影响

  计划生育破坏了家庭,最终会破坏经济。谈到对中国经济学家的期望,科斯说不能指望西方世界,最终所有的难题要靠中国人自己解决。他说:“如果中国一直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中国可能最终消失。”

罗纳德•科斯:中国的市场转型只是起步

  当中国苦苦追寻富强之路时,它逐渐摆脱了激进的意识形态,回归实用主义。在此争斗中,中国依靠的是自己的文化资源——实事求是。尽管邓小平把它称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但“实事求是”其实是传统中国的文化大义。

  很明显,过去30多年,中国的市场转型只是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起步,远不是其尾声。中国的市场经济将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断向前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丰富的传统会和多样化的现代世界结合起来。市场社会毕竟不是什么终极状态,而是一个开放的自我改造的演化过程。

斯人已逝 各方缅怀

张五常:我所知道的高斯
   高斯(R.H.Coase)曾在伦敦经济学院任教。他是在那里取得学士的。学士毕业的前一年,仅二十岁,他获得一项游历的奖学金,到美国一游,路经芝加哥大学时,曾走进奈特(F.H.Knight)的课堂上听了几课,若有所悟,写了一篇题为《公司的本质》的文章,不过等到六年之后——一九三七年——才发表。这篇文章很有名,但其巨大的影响力,要到四十年后才发挥出来。一个二十岁的青年,竟然可以写出一篇四十年后在经济学上具有革命性的文章,可说奇哉怪也。

  高斯一九五一年抵美后在水牛大学任教,一九五八年再转到维珍尼亚大学去。这一切并无什么特别之处;那是说,在当时,高斯的学术生涯显得平平无奇。

向松祚:中国改革深受科斯影响

   科斯提出了很多重要的理论,比如交易费用、产权分析等等。他对法学和社会学等多个领域都有研究,在20世纪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是大家公认的,很少有学者能有这样的成绩。

   任何学问对社会影响是理念,而不是数学模型。模型再高明漂亮,没有深刻的思想,也很难对社会变革产生影响。科斯不懂数学,他的理念实际上是在阐述人类经济体制的内在规律,论证产权明晰保障是市场经济运作最核心的先决条件,也是降低制度运作交易成本最核心的先决条件。而且,他是第一个明确提出来的。 在这个时刻,下决心告别刺激经济学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必须承认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是受到科斯的影响。当时,通过张五常教授的介绍,科斯理论在中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因为科斯,中国的学者找到了分析过去经济没有发展的核心原因就是制度障碍,而最核心的制度障碍就是产权问题。实际上,中国过去三十年市场化改革的核心就是越来越注重产权保护。

程实:怀念科斯的方式

 仰望星空,怀念科斯。究竟怎样的怀念才对得起科斯的伟大?是将“科斯经济学”理论刻板地套用于经济现实吗?恰恰相反,这可能是最让科斯老人生气的一种方式,也是对科斯经济思想最本质的一种误解。

  科斯生前最讨厌的,就是“黑板经济学”,他始终认为,经济学家不应沉迷于假想的、抽象的理论世界,而应更多、更细致地去观察和研究经济现实。 纵观科斯璀璨的一生,也是从不盲从经典理论、敢于现实思考的一生。斯密式的传统理论强调市场机制对供需平衡的自发调节,却以默认企业的存在为假设前提,科斯却要反问:“为什么会有企业”?,于是他把答案写进了《企业的性质》,企业的本质就是管理机制对市场机制的一种替代。

科斯的学术成就

《企业的性质》(The Nature of the Firm) 以交易成本概念解释企业规模。这里,交易成本是指“利用价格机制的费用”或“利用市场的交换手段进行交易的费用”,包括提供价格的费用、讨价还价的费用、订立和执行合同的费用等。
《社会成本问题》 主张完善产权界定可解决外部性问题。科斯发现,一旦假定交易成本为零,而且对产权(指财产使用权,即运行和操作中的财产权利)界定是清晰的,那么法律规范并不影响合约行为的结果,即最优化结果保持不变。换言之,只要交易成本为零,那么无论产权归谁,都可通过市场自由交易达到资源的最佳配置。
《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  书中有大量的关于史实的细节性描写。力图真实还原中国经济大转型的惊人故事。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同样是新制度经济学大师的道格拉斯·诺斯认为,这本书是对中国、也是对经济变革的研究文献的重大贡献。他说,“在我所知的经济变革和发展的所有文献中,还没有人对一个社会的变迁努力—尤其是中国—做如此细致入微的研究。”
科斯定律 科斯定律无疑是计划经济体制和以国有经济占绝对地位的经济体进行经济改革的最好的经济指导理论之一。科斯强调“好的经济学”,并说中国会发展出自己独特的产权系统。如果这个产权系统能成功的话,除了产权明晰以外——这正是三十年来改革走过的路,还必须形成好的产权系统,也就是公正的产权系统,而这可能是未来经济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科斯对中国的十个忠告

十个忠告:
一、必须去除所有加诸国企的特权,让私企得以自由竞争;
二、政府参与土地交易导致腐败猖獗,必须将其自身排除在市场之外;
三、中国应打造一个自由的土地市场;
四、在中国,教育和税收两项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
五、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显然开错了药方,需要反思;
六、“边缘革命”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中国;
七、中国经济学者要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
八、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治;
九、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严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场;
十、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学者评价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 如果有一个中国经济学派出现的话,一定基于科斯教授和我的理论基础,我不觉得有其他方面的理论,有这么强大的理论基础。
周其仁,著名经济学家 科斯和在他前后被引进中国的经济学家相比,他的影响力更为持久。
张维迎,经济学教授  在我看来,科斯的思想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理性人在自由的环境下会选择最有效率的交易制度安排。我认为,科斯思想最本质的东西,无论是他选择企业的方式、其他合约的方式等,其实都贯穿于这样的思想。
许成钢,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 我们要学习科斯的好奇心,科斯晚年把十几年的精力注入到对中国的研究,推动他的力量是他对世界的好奇心,这些同其他的动力带来的研究是不一样的,他非常乐于做一个寂寞的对现实世界不断探索的科学家。

结语

   科斯作为一名伟大的经济学家,虽然他的著作并不多,但是他所提出的交易成本和产权界定的理论已经足以影响世界。斯人已逝,唯有怀念。

网友热评>

更多>>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