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需要的是结构改革,一次次的货币政策调控,是越俎代庖行为,虽然疗程短见效快,但是对经济的长期提振没有太大作用,相反,还会加重原有的货币超发,结构不合理等问题,此次定向降准也不例外。无论是全面降准还是定向降准,降准说到底无法医治财政预算软约束问题,降息也无法解决导致高利率的根源。只有进行系统的国企改革和财政体制改革,才能打破越调越出毛病的“中国式调控”魔咒。

定向调控 能否摆脱“中国式调控”魔咒?

本期锐评,试着与您一起拨开云雾看调控。

2014年6月20日 第 015 期  专题制作:杨新亚
 

定向调控组合拳:“微刺激”不断加码

两提定向降准 不断扩围

  定向降准是本届政府频频采用的“定向工具”之一。从今年的政策实践来看,定向降准从第一次的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到第二次的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和农合行、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范围在逐步扩大。将使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增加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的资金。近几个月外汇占款增量不足,定向降准属主动调控,不排除未来会继续出台包括逆回购、再贷款定向降准等等措施。

定向给谁?

   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30%;或,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30%。按此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城商行、80%非县域农商行和90%非县域农合行。

扩大再贷款投放规模

   再贷款,一季度末,央行累计下达支农再贷款额度5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500亿元。5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将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其次就是定向降准。央行从4月25日起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存准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存准率0.5个百分点。本次降准同样是针对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两次定向降准指向性相当明显。

非常规货币工具频繁使用

  货币政策方面,就是定向调整工具的频繁使用,以及“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常备借款便利”(S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创新工具,应对国际国内不断变化的经济金融环境。

财政调控:各地加码铁路投资 多个铁路基建项目待审

   推出了让小微企业享受所得税优惠政策,加大用于民生建设的财政支出。今年二季度,指向棚户区改造、三农、水利设施、铁路等经济运行薄弱环节的微刺激政策连续出台。此外,投资方面,国家还推出80个重点项目引导民间资金参与。外贸方面,人民银行和海关总署出台了稳定外贸增长的相关政策。

“定向”OR“全面”降准 刺激OR不刺激

沈建光·文字游戏背后的无奈和难言之隐

  决策层用词谨慎,生怕一不小心便会引发政策过“左”与过“右”的评判。此次以“三农”、小微企业贷款作为依据,实则针对所有银行机构。虽然是“定贷款类别”,考虑到三农、小微企业界定并不明确,且所有银行都涉及,称之为有条件全面降准其实并不为过。

  近期央行屡屡采取定向措施,工具并非常规。为何央行在准备金率高达20%之时放弃常规性政策措施?

  最主要是担忧便是恐怕资金供给增加之后,中小企业无法得到贷款,资金仍旧重返预算软约束的企业,因此采取定向。央行此举实属无奈,毕竟财政改革,加强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预算约束本不应是央行的职责所在,反而是财政改革与国企改革需要努力的方向。而正是由于改革缺乏协调性,财税改革过慢才导致如今这种困局。非常规方法只是临时性措施,后续加快推进相关改革才是关键。

刘杉:“定向降准”是幌子 最终还会全面降准

  以央行此前两次降准的思路看,实际想通过逐步扩大“定向降准”范围,实现全面降准目的。可以预见,在未来一个月内,央行还可能定向股份制银行,再次降准。

  央行之所以谨慎从事,一方面要维持“微刺激”的政策宣示,另一方面要避免资金快速流入房地产行业。尽管如此,仍不排除资金继续流入房地产可能,这也是央行心知肚明之事。此番降准虽强调了“三农”和小微,但判断标准选择的是过去指标,这使得小型金融机构的新增可贷资金,具有流入当地房地产行业的正当性。另外,大型企业集团多拥有房地产企业,财务公司增加的可用资金,也可能用于房地产公司的救急之用。

宋清辉:“微刺激”组合拳与“四万亿”并无本质不同

   当下,四万亿强刺激的后果不堪入目,导致了目前国内大量产能过剩、投资不能如约收回等新的棘手问题。为对冲中国经济下行,本届政府高层打出的“微刺激”组合拳其实与“四万亿”并无二致

  因为“微刺激” 不会让市场认可中国经济增速会就此提高。若高层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没有观察到“微刺激”发挥出的功效,经济持续降温超出高层的承受力,必然会适度地调整政策力度,未来高层狠踩“微刺激”油门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张军:舆论对刺激这个词产生了严重的偏误

  目前舆论对刺激这个词,产生了严重的偏误。2010年以来,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都是在下滑的。4万亿刺激政策之后的2009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的的名义值超过30%,那时候是真正的强刺激,现在已经降到15%左右了。如果增加5个点,都还仅仅是合理的投资活动,不是超常的投资,这不叫刺激。

  评判政府的宏观政策是不是大规模刺激,要看这个政策是不是全面的刺激政策,中国到目前为止,都在主动回避全面刺激政策,比如降准就是定向降准,而不是全面降准,棚户区改造、轨道交通建设,都是选择性的、定向结构性政策。

不应误读“定向降准”

  定向降准与本届政府“微刺激”的理政思路一脉相承,不会演变为放水式的“强刺激”政策。2008年,在保增长压力下出台的巨额刺激计划最终造成了流动性泛滥,激化了中国经济的结构性矛盾,积弊影响至今。这一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本届政府已经把解决结构失衡的矛盾作为首要任务,这应该是观察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一个重要背景。

  2013年,巴克莱银行提出“克强经济学”的特征之一就是“不刺激”。但此后,高层的数次表态证明“不刺激”的说法并没有得到认可。

定向调控的影响

定向降准如何影响中国股市?
  从最近两次的定向降准举措分析,定向降准对市场的心理影响力度较为明显,市场也因此出现阶段性的企稳行情。 根据近期颁布的经济数据分析,我国多项经济指标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升。以全社会用电量数据为例,1-5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2163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2%。其中,在刚刚过去的5月份,我国全社会用电量449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3%,实现年内的首次回升。显然,随着经济运行先行指标的逐步回升,我国的经济基本面也有了良好的预期。至此,股市作为经济的晴雨表,经济基本面的良好预期也为股市的阶段性企稳奠定了基础。

定向降准小幅增加流动性,但当前规模对房地产业影响有限

   历史数据说明,全面调整存准率将显著影响货币信贷总量,对商品房量价影响较为明显。但当前定向降准增加的流动性规模有限,难以明显影响房地产市场。

 商品房量价水平与货币政策的周期性变化密切相关,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影响整体的信贷投放量,继而对房地产市场产生影响。且紧缩的货币政策对商品房的影响时滞性较大,而刺激性政策对楼市的影响较为迅速。 虽然政府削权、经济减速会很痛,但我们必须重回市场,不能再把危机留给未来。

沈建光:定向调控加码 经济企稳有望

 5月经济数据一改4月全面下滑的局面,体现了微刺激措施,特别市财政与货币共同发力取得的成效。例如,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特别是铁路投资、棚户区改造的资金下放有所加快。5月财政支出增速高达两位数,一改上月零增速的尴尬;新增贷款大幅上升,M2增速处于13%目标以上。加之定向降准与再贷款力度加大,政策拐点已然呈现。

不管是定向降准还是全面降准 都只是隔鞋搔痒

实质上是名副其实的强刺激

  今天在投资界关于降准的争论,纯粹是浪费精力。从本质上讲,定向精准和全面降准只是规模大小的不同,也就是说,从宏观意义上讲,不论是如何降准,对于经济体而言,都是央行下调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了,不仅仅今后商业银行上交央行的准备金量变小了,而且央行还要向实体经济释放相应比例的流动性。如果定向降准最终释放的流动性比定向精准多,则定向降准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为刺激”,而是名符其实的“强刺激”了。

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预算软约束

  行通过阐述增加信贷供给可能产生的风险,最终说服了马凯。国务院同意有限制刺激,央行与各部委意见分歧基本是常态。稳定币值的任务唯一赋予了央行,而其他部委则只有经济增长职能:货币政策不宽松,财政和发改委等手里就没钱。尤其是财政发国债成本太高。

  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不是减息和降准的问题,而是如何解决预算软约束的问题,而预算软约束又是一个体制问题,当下不可能解决。那么目前在央行的坚持下,目前可能还会顶一段,但是未来经济数据必将出现超预期恶化,或者还会出现一些风险事件,那么这时候央行就顶不住了,必将大规模放松政策,降准和降息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经济模式就陷入了又一轮恶性循环。

根本措施是财税改革、国企改革、政府职能转变

  从长远来看,减少货币政策越俎代庖行为,只有协调推进改革,特别是加快财税改革、国企改革、政府转变等相关改革,才能使市场化的货币政策发挥最大作用,是化解困局的最有效之法。

微刺激政策一览

首提定向降准 4月25日起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存准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存准率0.5个百分点。
多机构共同发布规范同业存款的127号文 单家商业银行对单一金融机构法人的不含结算性同业存款的同业融出资金,扣除风险权重为零的资产后的净额,不得超过该银行一级资本的50%。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
再贷款 5月末中国央行定向向国家开发银行下发逾千亿元再贷款用于支持棚户区改造。
上马一批重大基建项目 二季度,指向棚户区改造、三农、水利设施、铁路等经济运行薄弱环节的微刺激政策连续出台。此外,投资方面,国家推出80个重点项目引导民间资金参与。外贸方面,人民银行和海关总署出台了稳定外贸增长的相关政策。
定向降准扩围 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并下调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幅度为0.5个百分点。
新动作:各省出台刺激计划 6月23日黑龙江公布65项促稳增长措施,计划投资3000余亿,针对能源工业出现负增长等因素造成经济增速回落、下行压力加大刺激。
成都出台经济稳增长22条 6月23日,成都出台经济稳增长22条,支持居民合理住房需求,促进居民首套房和改善性住房消费,加快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进度。加快保障房建设,9月底前将竣工各类保障房2万套。
定向调控调查
1.您觉得中国现在最严重的经济问题有哪些?
资产泡沫
影子银行
货币超发
产能严重过剩
企业负债率高
2.您怎么看此轮定向降准
与全面降准没有什么差别
精准定向,与全面降准是本质不同
定向降准政策本身被舆论误读了
3.您认为定向调控会重蹈四万亿的覆辙吗?
不会
不好说
4.您认为定向调控对中国经济会起到长期提振效果吗?
只会短期提振
会长期提振
说不好
5.您是否看好此轮宏观调控
看好
不好看
无所谓
  

网友热评>

更多>>

结语

   按照目前银行的存款总额情况计算,即使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也最多不过3500亿基础货币,下调1%的存款准备金,也不过7千多亿基础货币而已。如果把以上多次微刺激的量加在一起,央行已经全面下调多次存款准备金率了。

网友热评>

更多>>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