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萨克斯:中国现有的投资结构存在巨大的不平衡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杰弗里·萨克斯:中国现有的投资结构存在巨大的不平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0: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虽然中国拥有经济发展的后发优势,但现在中国的情况更加复杂,因为不仅仅是追赶,还要做一些新的创新。

【财经网讯】“至少有六个层面的投资才能促成健康社会,比如在人力、基础设施、技术、自然资源以及社会资本方面的投资。如果大家做核算的话,大部分的社会只是在做其中两到三个投资,没有做全部的投资。我们(中国)在投资的结构方面存在巨大的不平衡,需要一种新的发展模式。”3月21日,美国哥伦比亚教授杰弗里·萨克斯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世界经济大趋势”分会场做出上述表示。

杰弗里·萨克斯认为,我们已经过了2008年危机后的时期,现在已经进入了新的时期。美国的量宽和日本央行、英格兰银行、欧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在稳定经济之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收入的不平等,也导致大的经济体,像中国、美国的情况更加加剧。所以,全球有很多不平衡的现象需要应对。

杰弗里·萨克斯表示,我们(中国)需要这一些多层面的投资,至少有六个层面才能促成健康社会,比如在人力、基础设施、技术、自然资源以及社会资本方面的投资。如果大家做核算的话,大部分的社会只是在做其中两到三个投资,没有做全部的投资。我们(中国)在投资的结构方面有存在巨大的不平衡,需要一种新的发展模式。

杰弗里·萨克斯强调,虽然中国拥有经济发展的后发优势,但现在中国的情况更加复杂,因为不仅仅是追赶,还要做一些新的创新:第一是中国的投资和出口必须要引入新的领域;第二就是能源行业的转换,必须要向着更无碳化的能源体系去迈进。

以下为杰弗里·萨克斯发言实录:

非常感谢,很荣幸能够回到发展论坛。跟一年前相比,可以说世界经济的情况现在是更加健康、更加良性。我们已经过了2008年危机后的时期,现在已经进入了新的时期。 为什么要这样说?首先我认为在美国的量宽和日本央行、英格兰银行、欧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在稳定经济之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雷曼兄弟破产之后的时期。

另外,我们看到石油价格的下挫,这在一年前大家都没有预料到,没有人对石油的价格说任何下行的判断。可能跟经济是一种短期的关联关系。 另外,我们看到在技术行业有很多的活力,对于宏观经济的变化也有一些颠覆的作用。当然在我们社会各个角落存在各种不平衡的现象,我们很快地过一下这些现象。 在生态、在收入、在财政政策方面都有很多不平衡,经济发展也是速度不一样。另外我们经济发展也没有按照绿色发展的轨迹去迈进,实际上在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水资源匮乏和其他问题方面,遇到了很多的压力,有越来越多的压力。

另外收入的不平等,也导致在大的经济体,像中国、美国的情况更加加剧。在财政政策这一块,有很多呼吁,要去做更大投入和更大政府的投资。现在有老龄化社会有养老的负担,另外在现在的环境里面很难加税。所以,我们在世界里有很多不平衡的现象需要应对。 另外是我们需要的这一些类型的投资,就是要是多层面的投资,至少有六个层面才能促成健康社会,比如在人力、基础设施、技术、自然资源以及社会资本方面的投资。如果大家做核算的话,大部分的社会只是在做其中两到三个投资,没有做全部的投资。我们在投资的结构方面有存在巨大的不平衡,需要一种新的发展模式。

刚才林毅夫教授解释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后发优势,但是我们的情况现在更加复杂,因为不仅仅是追赶,而且是还要做一些新的创新。考虑到全球有这么多制约因素,所以我们所需要的接下来一代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很不同的,有两个主要组成因素。 第一个,中国的投资和出口必须要引入新的领域。欧美是传统的出口目的地、出口市场,可能未来亚洲、非洲会占比较重要的作用。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提出的这个行业是非常重要的,是完全合适的,而且是非常强大的宏观经济的推动因素。而且对于整个区域也是非常重要,我们也需要有类似的在非洲基础设施的投资机制。而且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非常好的成本优势,我们在非洲需要有几百亿的投资是在基础设施领域。

另外也需要在能源行业的转换,在这一块不需要太多地讲证据,大家都是有一个共识,我们必须要向着更无碳化的能源体系去迈进。可能到本世纪中叶达到除碳效果。比如说在巴黎的下一届气候峰会上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 另外在社会里面,我们看到收入不平等也是收入的一大挑战、一大难题,也需要很多的社会投入。比如说在教育行业、养老,不仅仅需要公共部门,也需要私营部门的投资。我希望中国能够把机制跟在其他国家学到的一些经验,比如说在北美的一些经验来做一个补充。有一些通过社会投资,通过引入民营资本,能够让投资成效更好。

对于信息技术行业,我们需要有革新,需要有创新。它能够营造一个在经济中的共同基础,比如说在卫生、教育、零售、批发、城镇化、城市管理和治理方面都能带来一些好的效果。所以在一些新的科技创新方面有很大的好处,能够带来一种绿色经济的腾飞。 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全球经济的治理,我们也需要全球的治理机制,在9月份联合国的成将会通过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这对中国、对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目标。我们需要有在全球范围的一系列目标框架,比较全面能够把社会经济和环境的目标统筹起来、统一起来,能够以长期的方式来进行探索。

另外,在联大之后,在巴黎我们又会召开气候变化的大会。我们也需要像美国、中国、欧盟的经济体能够更大力度去做除碳的工作,能够让我们的能源体系到本世纪中叶达到零碳。 最重要的,我们也需要有一个全球的法治。不仅仅是国内的法治,也需要能够来避免一些带来战乱的风险。我们应该联合国安理会的机制,以及全球的法治机制保证我们世界的长治久安。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huhao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