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尔根·费琛:欧元区国家应放弃一部分主权换取经济增长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于尔根·费琛:欧元区国家应放弃一部分主权换取经济增长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1:33:13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欧元区的国家放弃一部分的主权,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3月21日,德意志银行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于尔根·费琛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展望”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于尔根·费琛表示,主权国家必须要让出一部分的主权,这才是未来的方向。如果各个国家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欧洲是不可能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内能够实现较好的经济增长。

现在我们又在说能源一体化或者能源联盟,还有人说叫数字联盟。那就是需要把互联网4.0以及工业化4.0结合起来,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必须要改变治理结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欧元区的国家放弃一部分的主权,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

以下为于尔根·费琛发言实录:

于尔根·费琛:谢谢!早上好!刚才两位演讲者已经介绍非常全面了,也就是说对什么叫做新常态,不仅在中国提出这个问题,在全球也是一样。

对于新常态的定义,可能各个国家有不同的定义,但是大部分人会认为它包括稳定、效率,还有和谐发展等等。我们看一下历史,实际上很难有一个稳定的轨迹或空间,但是我们必须要接受世界并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会毁灭。我们也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现在的油价几个月跌了50%,瑞士法郎一夜之间上升了20%。 在未来的6个月,全球24个央行都会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虽然说大家对量化宽松的定义也不一样,但是都是非常巨大规模的量化宽松的政策。

全球今年的增长应该比去年会好一些,很多经济学家是非常有智慧的。如果看未来五年,我认为会取得很好地进展。尽管说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还是会很有信心的。 从欧洲的角度,我主要是介绍欧洲的情况。欧洲在近期内应该是很快要结束零增长的局面。我们未来欧洲以外的其他国家增长恢复爹会比较快,而欧洲是恢复比较慢的。

关于尾部风险,或者是欧元区崩溃,可能人们都是最大的风险。我先说一下欧元区,欧洲现在还没有回到可持续的增长轨道上,很多的欧洲人民都经历了非常艰难的几年。今年所有的欧元区的成员应该都会出现正的增长,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为什么呢?这就是因为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的政策,从上周末开始欧洲央行开始了量化宽松。当然这个政策即便在欧元区还是非常有争议性的,尤其在我们国家,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正确的举措。

但是在未来的15个月,应该能够给市场注入一点1.1万亿欧元的流动性,尤其是在银行系统。当然这个能否重启经济增长呢?这还是有争议的问题。美国那边似乎认为这个措施会奏效,但是其他国家是有保留意见的。我们并不知道货币政策会对实体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因为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在看待欧洲的时候,我们现在有统一的货币政策。但是这些欧元区的国家体制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有统一的货币政策其实并不能在各个国家得到统一执行,这就是我们的问题。

未来保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是最重要的,我自己并不认为去年发生的情况是未来应该在银行业形成联盟的最主要的依据。为什么呢?并不是因为欧洲的银行就完全健康了,这也并不意味着欧洲的银行业就已经有比较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了。

但是真正的价值是在于为了形成银行的联盟,主权国家必须要让出一部分的主权,这才是未来的方向。如果各个国家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欧洲是不可能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内能够实现较好的经济增长。之后还需要有各种措施,除了银行的联盟之外、一体化之外,欧盟也在说可能需要统一资本市场,要确保金融市场可以支撑欧洲的实体经济。

现在我们又在说能源一体化或者能源联盟,还有人说叫数字联盟。那就是需要把互联网4.0以及工业化4.0结合起来,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必须要改变治理结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欧元区的国家放弃一部分的主权,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

在36个小时以前,欧盟委员会在讨论,如果欧元区解体的话,那就是欧洲的失败,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选择。无论是我的前任也好,还是我也好,我都认为欧洲需要在很多方面进行结构改革,比方说税收改革、立法改革、劳动力以及金融市场的改革。金融市场改革,去年还是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功,但是大家也应该了解,我们应该有信心。我们只要愿意付出行动的话,我们还是能够取得成绩的。

比方说现在欧洲开始要投资基础设施,那我们不知道这个金额够不够,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在政府的推动下吸引更多私营资本进入。 同时我们也知道,在另外一端我们必须要来刺激企业家精神,特别是一些初创企业在通信、电信领域的成长。大家看这两个例子就可以相信,我们目前的工业化进程在欧洲还是非常强,而且能够为世界行业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在我心中,我是完全不存疑问,我们在治理这一块开展了一系列改革、政策,我们是能够来做好的。

而且刚才讲到欧洲成功,没有其他路,只有这条路。而且欧洲必须要能够应对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我想建议不要把欧洲的一些尝试跟其他区域相提并论。 因为欧洲的这些问题挑战是非常独特的,也使得我们欧洲的整个政治、经济的气氛非常特别,需要有独特的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化、法治和经济方面的一些不同差异,可能会把欧洲看作为世界经济非常重要的基石。比如说在跨大西洋方面和欧亚之间的关系,我们希望能够在两个大洲之间建立更加团结的关系。

另外,在亚洲的国家也应该积极参与欧洲经济的重建,欧洲经济是可以为现有的国家提供很多帮助。比如说在工业化进程、在IT方面的专长,通过这些合作也能让欧洲经济未来更加繁荣。当然我们知道有一些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也是不能忽视,所以需要国内做一些工作。

我们看到有一些复苏迹象,如果有更多耐心,我也坚信我们经历的这样一些阵痛,未来会有成果、结果的。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加亲民的政策让欧洲经济重振,还有像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一些政策,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向欧洲人民证明时效,能够让欧洲更加团结,能够让欧洲有更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能够让人民和睦、和平,在稳定的环境中生活。而且是铺会所有人民的效果。 谢谢大家!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