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热钱流入是主要问题 资本外逃是最大的危险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余永定:热钱流入是主要问题 资本外逃是最大的危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1:52:14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长期以来,中国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热钱流入。它的消极作用是可以控制的。最大的危险还是资本的外逃。当然,这是黑天鹅现象。这个问题应该高度关注,尽管它是一个黑天鹅事件。”,3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余永定表示,长期以来,中国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热钱流入。热钱流入对中国经济稳定确实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但是,热钱流入在中国这种体制环境下,它的消极作用是可以控制的。最大的危险还是资本的外逃。当然,这是黑天鹅现象。在目前中国的制度环境下,这种事情的发生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中国作为发展中的大国,这个问题应该高度关注,尽管它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在2015年资本外流加剧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指标是7%左右,甚至可能低于7%;

第二,央行肯定会进一步执行宽松货币政策;

第三,中国的债务情况,虽然有些好转,但企业的债务问题还是十分严重。根据我们自己的估算,中国企业的杠杆率、负债水平还会进一步上升。

以下为余永定发言实录:

主持人:下面有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他曾经担任过中国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委员。

余永定: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交流我对中国资本项目自由化的看法,或者说是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的看法。

我注意到李克强总理在最近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曾提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他的提法跟过去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他提到“稳步推进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而过去我们的提法似乎是“加速”。

我觉得这样一种改变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正确的。它反映了我们国家政府对经济问题的非常现实主义的态度。我们有一个基本原则,基本方向是定的。但是,我们也可以根据具体的经济形势来对政策进行某些调整。

这些措词的改变跟过去的基本方针是一致的。但是,措词的改变意味着我们可能在资本项目自由化的节奏、具体政策上会发生一些变化。我认为采取这样一种态度完全正确。

长期以来,中国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热钱流入。热钱流入对中国经济稳定确实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但是,热钱流入在中国这种体制环境下,它的消极作用是可以控制的。最大的危险还是资本的外逃。当然,这是黑天鹅现象。在目前中国的制度环境下,这种事情的发生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中国作为发展中的大国,这个问题应该高度关注,尽管它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举例来讲,中国的居民储蓄存款在全世界大概是最高的。中国居民储蓄存款可能是40多万亿。如果出现资本大量外逃,如果人民币贬值,对于居民来讲,非常合理的反应就是使得他的资产多元化,他可以把储蓄的一部分,比如把10%、20%、30%转化为外币。由于中国居民储蓄存款的数额极为巨大,所以一种非常合理的对于某种事件的自然反应就可能导致相当规模的,甚至是上万亿美元的资本外流。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它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巨大的冲击。如果人民币急剧贬值,反过来又会加剧资本的大量外流。

我强调一下,这是个黑天鹅事件,不大可能发生。但是,不能排除它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对中国的资本项目自由化的问题要采取谨慎态度。对于资本外流,尤其要采取谨慎态度。

在目前来看,我觉得资本外流可能是我们的主要威胁。在2015年,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资本外流加剧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第一,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指标是7%左右,甚至可能低于7%;

第二,央行肯定会进一步执行宽松货币政策;

第三,中国的债务情况,虽然有些好转,但企业的债务问题还是十分严重。根据我们自己的估算,中国企业的杠杆率、负债水平还会进一步上升。

在过去这几年中,由于套利、套汇积累了很多热钱,当形势发生变化的时候,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资本外流的压力。还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人民币的升值单向预期已经打破,央行在这方面的做法是非常成功的,是非常好的事情。既然单向预期打破,一旦市场上发生变化,就可能会认为人民币会贬值。尽管事实不见得会贬值,但无论如何这种预期的改变会成为加速资本外流的因素。

此外,国际的条件,比如美国QE的退出,也会加大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会对资本外流提供某一种支撑。

总而言之,今年资本外流加速的趋势有可能加强。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回过头来讲一下一般的观点。如果中国的金融体制比较完善,我们的一系列金融改革已经完成,就像前一位发言人所说的,资本跨境流动会改善资源配置。但是,如果我们的条件准备不充分,资本的跨境自由流动可能不会导致资源配置的改善,反而会导致资源配置的恶化。

我觉得在现在的情况下,中国为了实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充分可兑换的最终目标,应该进一步加速金融体系的改革,比如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许多很好的纲领,我们应该加紧实施这些纲领。特别是要建立能够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能够提供正确的价格信号的体系,比如建立收益率曲线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所说的建立一个央行能够有效调控的货币市场,所有这些改革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在我们打开门欢迎客人之间,应该尽可能地把我们的房间收拾得干净一些,当然不是绝对干净,是相对干净。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会迎来不受欢迎的客人。

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关键字: 永定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