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遵义:短期资本破坏力大 可以征收流动税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刘遵义:短期资本破坏力大 可以征收流动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2:2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我认为人民币资本账户的可兑换最终会出现。如果有监管的规定,就会更快出现,能够阻碍短期的资本流动,而支持长期资本流动。我觉得还有更大的空间,使得市场决定外汇的均衡。”,3月21日,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刘遵义教授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以下为刘遵义发言实录:

刘遵义:非常荣幸参加这次讨论。

我想讲讲中国资本项目的自由化。这是中国的目标,也就是建立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由市场决定人民币的价格。如果资本流动受到限制,人民币的外汇市场价格就不能正常反映。如果不是真正由市场决定汇率,就不是真正的市场利率。所以必须在市场机制下才能真正确定人民币的价值。怎么做到这一点呢?也只能通过开放人民币账户。

长期的外国投资对投资国和被投资国有很多好处。但是,短期的资金流动对投资国和被投资国到底有什么样的好处,这方面还没有现成的经济理论。短期的资本流动带来很多急剧的冲击,比如热钱,可以极大的破坏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包括对外汇市场、资本市场、实体经济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这方面的例子很多。

但是,还有一个理论,除了短期的贸易,比如用这些资金进行长期投资,这会带来很多麻烦。也就是说怎么用短期的资金搞定长期项目呢?这是不可能的。而且还有货币的撤退。因为是外汇,用短期的钱是不好的做法。但是,短期资金有时候会很快离开一个国家,利率和汇率的波动非常大。这种波动影响了国际贸易和长期投资。有时候要区分长期和短期,尤其是所谓的好的流动和坏的资金的流动要有所区分。怎么区分呢?比如说可以采用征税的方式,对于那些短期的资金征税。同时,又不影响长期的资金流入。

假设征收1%的资本流动税,不是经常账户,而是资本账户的流动,当你来的时候,你要支付1%,当你把人民币换成外汇的时候也要支付1%。如果一个月做一次循环,一年就是24%。作为长期的投资者,你进来是5年的。如果一来一回只有2%的话,算什么呢?所以这一点不会阻碍良好的流动,但会给短期频繁交易的流动产生障碍。自由资本流动、自主的汇率政策,还有稳定的金融体系,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达到。当你在资本流动上双向使用税的时候,似乎有希望同时实现这三个目标。

这是为什么呢?很简单,如果是1%,所有的资本流动会发生什么情况?一个月的人民币和美元之间,人民币3%,可能美元0.5%的利率差。由于税的存在,对于任何人想在汇率上进行套利都是不值得的。所以中国就可以保持自己的利率政策,即便是只有一年的时间。正是由于资本税,即便存在杠杆,人们也不会采取利率套利。

能够实现所有这三点,也就是汇率、自由的资本流动、自主的利率政策。我并不知道会不会是这样。中国的利率是否和美国利率一样,如果中国的利率慢慢下降,美国利率慢慢上升,最终可能会趋平。但是,目前好像还没有这样。如果建立资本税,就不可能有利率套利的可能

中国人民币不是基金对冲或者是投机的资源。全世界每天的资本流动达到6万亿美元。在全球,总的年度交易大概是1500万亿到2000万亿之间。如果以前都是支持贸易的,也就是1-2%,其它的都是在赌博,都是在投机,银行所做的提供合法的渠道让人们能够在汇率上进行赌博而已,这不是非常有效的方法。这种波动性也阻碍了真正的经济交易。长期贸易、长期投资也受到了汇率波动和投机交易的负面影响。所以我认为人民币资本账户的可兑换最终会出现。如果有监管的规定,就会更快出现,能够阻碍短期的资本流动,而支持长期资本流动。我觉得还有更大的空间,使得市场决定外汇的均衡。

谢谢!

提问:我来自香港FTR。我有一个问题,要抑制短期资本流动,短期资本流动本身有重要的职能,提供流动性给各种资产类别。如果抑制它的话,可能会有负面的影响,就是在价格的波动性上面。我同意弗兰克尔教授所说的,更重要的是你需要有一种宏观的经济管理,要审慎性的。你的金融管理必须正确。但是,短期的资本流动应该是能够自我调整的,而不是你来收税。

刘遵义:这一点还没有证实是真的,你是不是真的能够控制短期资本流动。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分开贸易和融资,流动性总是国内的事情。这一点是由中央银行来管理国内的流动性的。在今天,世界上充斥着大量的流动性,并没有建立波动性。所以流动性是另外的一个问题。我认为你并不能说通过限制外资的流动来控制流动性。流动性是由中央银行控制的。突然之间有大量资本外逃,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想把钱换成外币,这样就会在货币基数上迅速下降,人们的预期会慢慢回升。

同样的道理,资产向内流动也会产生。我所讲的是全部针对向内、向外的资本流动的。资本流动税的1%或者是0.5%,它的目的是你根本认识不到。在短期流动上,他们会觉得很难进来或者是出去。但是,长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雅各布刚刚讲好坏不能区分。我是提出了一个办法,就是使用资本税。这样就可以实现这个目的。这就是我的基本观点。只有这样才能取消大部分的监管。因为你付税,进来也可以,出去也可以。不是说用这个东西来替代那些宏观的经济管理政策,这只是一种过渡的办法。也可以把资本税减到0,这没问题,想法是这样的。而且出去和进来的钱是双向的。你到纽约买摩天大楼,没问题,这个钱是可以出去的。但是,如果一年之内这个钱回来,就要付资本税。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要误解了我,我是赞成资本项目自由化的。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liupingan)
关键字: 遵义 有利 资本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