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气候变化进程像跑马拉松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李俊峰:气候变化进程像跑马拉松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3:00:01 我要评论(0
字号:
大家有既定的目标,你可以参加全程,可以参加半程,可以跑10公里,也可以跑3公里,都是朝着一个目标迈进,所以我更希望我们巴黎协议是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能力作出的比较恰当的判断,而不是需要更多的相互的批评和指责。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图为国家发改委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李俊峰。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图为国家发改委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李俊峰。

【财经网讯】“我的观点是气候变化像马拉松,大家有既定的目标,你可以参加全程,可以参加半程,可以跑10公里,也可以跑3公里,都是朝着一个目标迈进,所以我更希望我们巴黎协议是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能力作出的比较恰当的判断,而不是需要更多的相互的批评和指责,你跑得太快了,或者你跑得太慢了”,3月2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李俊峰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深度对话(一)2015巴黎气候变化大会:超越哥本哈根?”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李俊峰认为,应该客观评价过去在气候谈判中所做的所有努力,没有这些努力,没有这些努力没有今天的结果。气候变化进程是一个广泛的参与,根据自己的能力进行的全球的协议。

李俊峰指出,中国在低碳这个问题上是不是比过去在环境污染问题上,是不是走得更好,我们希望走得更好,但是我们不得不面临很多艰难的选择或者困难或者挑战。

以下为李俊峰发言实录:

李俊峰谢谢诸位,刚才主持人女士已经说过了尼古拉斯·斯特恩做了很好的评述。

我从三个方面来分析一下和分享一下我的观点和尼古拉斯·斯特恩教授的差别。一个是目前为止全球气候变化中形成的一些想法产生的效果怎么样,再一个对未来的期盼他未来会产生什么作用,还有在中国未来产生的角色,有些东西我同意尼古拉斯·斯特恩的观点,我们如何理解从1992年的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后来的京都议定书,到巴黎路线图,哥本哈根协定,德班平台,他比较悲观,因为京都议定书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哥本哈根协议没有什么约束力,这都是表面文字看到的,大家应该乐观的看到这样一个进程IEA刚刚发布了一个报告,2014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开始下降,虽然大家没有达成协议,大家还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无论中国、美国、欧盟都作出了很大的努力,这个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在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下进行的,而是每个国家都在自主的行动。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是向往美好的生活,都向往一个美丽的环境,气候变化如果我们认识到它是一个问题,它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能力会作出恰当的判断,采取恰当的行动,这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的情况下达成的结果。

所以我们应该客观评价过去在气候谈判中所做的所有努力,没有这些努力,没有这些努力没有今天的结果。

第二个观点,对巴黎协议的判断,2009上半年下半年,实际上从08年开始大家都在期盼哥本哈根达成强力的有约束力的协议,很多媒体都在说哥本哈根是最后一站,是人类拯救地球的最后一波,但是哥本哈根没有达成任何东西,地球照样转,我们照样在发展,照样在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对巴黎协议也要抱比较包容的、乐观的,但是必须是包容的态度,我们不能指望在短短的到12月份的8个月时间里,我们不能指望8个月里人类有睿智解决所有问题。

我的观点是气候变化像马拉松,大家有既定的目标,你可以参加全程,可以参加半程,可以跑10公里,也可以跑3公里,都是朝着一个目标迈进,所以我更希望我们巴黎协议是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能力作出的比较恰当的判断,而不是需要更多的相互的批评和指责,你跑得太快了,或者你跑得太慢了,如果我们要求马拉松的速度都是一样的话,就没有马拉松这个项目,我们只有百米赛跑,就是说它就不是全球一致的行动,可能就成了少数国家的游戏。所以气候变化进程是一个广泛的参与,根据自己的能力进行的全球的协议。这是我对巴黎协议的解读或者我个人的想法。

第三个怎么看中国的贡献,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面,对气候变化问题是认真的,一步一步做的,过去做了很多工作,现在也在努力的做工作,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大家都在说中国现在是一个十字路口,我们一个朝着低碳方向走,一个朝着高碳方向走。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我们面临的十字路口太多,我们1978年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国在十字路口上我们走不出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后来我们没走得太好,我们在低碳这个问题上是不是比我们过去在环境问题上,我指的当地环境污染问题上,是不是走得更好,我们希望走得更好,但是我们不得不面临很多艰难的选择或者困难或者挑战。

比如说刚才尼古拉斯·斯特恩先生谈到,中国一个很重要问题是把煤控制住,但是我们搞煤的人和搞电的人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散煤烧得太多,我们散煤炭以后应该尽可能发电,我们电的二氧化碳排放已经占了全国二氧化碳排放的50%,如果我们用更多的煤发电它的比例可以进一步提高,有人算过可能达到70%,大家别忘了中国和美国不同,美国有几千座燃煤电厂,但是都是60、70年、70、80年,都到了淘汰的年龄,可以马上进行技术转移和更新,但是中国现在大概有9.6亿千瓦的燃煤发电厂,如果再增加3—4亿,平均年龄不到10年,就是说到2030年中国达到排放峰值时只有15年时间,10年加上15年,这些装备还在壮年期,我怎么淘汰掉,从各个方面都是很艰难的选择。包括我们在发展风力发电、太阳能。

我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很多人在说中国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去年11月17号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发表联合声明,说中国承诺2020年非化石能源比例达到20%,这是很简单的数字,但是它背后的困难和挑战在什么地方?到2030年我们大概估计中国至少需要60亿吨标准煤,如果20%就是12亿吨标准煤,比如非化石能源只有三个来源,一个是核电,一个是水电,再就是风电和太阳能,如果核电占5%,我们到那时至少需要大概1.3万亿千瓦时的核电,我们现在只有1200亿千瓦时,我们在十年里要增加10倍,到那时需要10—12亿千瓦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现在只有1亿千万,也需要10—12倍,大家想想什么概念。还有水电,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已经达到3亿千瓦,我们总资源蕴藏量只有5亿千瓦,按照所有经济学家和生态学家算帐的方式,一个国家水电开发最好不要超过70%,否则会对生态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我们只有5亿千瓦的这种资源,如果是70%,就是3.5亿,已经接近临界点了,所以大家认为我们可以开发到4亿千瓦,所以只有1亿千瓦可以开发。

所有这些目标都很困难,所以我们希望像尼古拉斯·斯特恩教授这样的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专家,也要看一看中国的努力和困难,我们应该有改变的信心和决心,但是也有一个慢慢改变的耐心,所以说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不着急,因为我们面对的是2100年的目标,是85年以后的事情,我相信我们这代不见得比我们后代更聪明睿智,有些问题可以放到2030年以后解决,那个时候的技术和人类认识问题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水平,我相信会超过我们,所以我们慢慢来不着急。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caoshaoni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