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谈“资本项目可兑换”:已经取得实质性成效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易纲谈“资本项目可兑换”:已经取得实质性成效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5:32:3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2009年提出的五个转变中,像我刚才说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大幅度减少审批,然后变成备案制,更加尊重、方便市场主体,在这方面发展。快六年以来,五个转变在外汇系统,在我们的外汇管制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效。”,3月2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金融业发展:创新与风险应对”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易纲表示,最近这些年大家看到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在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在准入上、在资本项目可兑换、在市场环境、在监管上都公平。那么就是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就增强了,这个环境非常重要。

我们完全取消了进出口收付汇逐笔核销制度,在直接投资方面,在外债方面,在资本项目方面大大放宽,节约企业的时间,节约社会成本。 我们不仅仅是可以这么说,不仅仅有这些理念,并且我们政府简政放权,在实践中就以外汇管理为例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样可以大大提高在中国的中资和外资企业的竞争力。

以下为易纲发言实录:

主持人 冼博德:这两个银行家是非常积极、正面的,我们反过来是不是要更加谨慎、更加小心一点呢?乐明瀚先生刚才提到,显然银行是比较满意的,同时银行本身也是非常具有创新性的。您也提到了创新与安全、与风险之间的关系。最后也点到了,政府驱动的创新实际风险,以及巨大的作用和能量。 下面听听政策制订者要说一些什么,有请易纲先生!

易纲:谢谢,我借这个机会讲一讲新常态下的金融创新和对风险的一些考虑。 我们看到出现最多频率的一个字就是“创新”,不管政策上、宣传上都是要大家创新。在十年以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在一个杂志上发表,后来人民日报上也转载了。我讲了创新的五个层次,因为我们现在说的创新,大家很快就会把它集中到产品的创新上。为什么这些新产品都不是我们创造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讲了产品的创新,讲了创新的五个层次。产品的创新是最浅的一个层次,在产品的创新之上有着组织的创新、思想的创新、概念的创新、制度的创新。在最高的一个层次上是法律上的一些安排和创新。 我们在反思为什么创新的能力不足,创新的能力不足在浅层意义上是反应在产品创新的能力不足,实际上在概念上、组织创新上、制度创新上、法律上,那些是我们创新不足更深的根源,这是我十年前写的一篇文章。

刚才几位的发言,我非常同意。在金融创新上需要什么呢?需要一个平等的自由竞争的市场。平等自由市场的要素是必须要保护产权,要让这些创新的主题感觉到安全,感到他们创新的结果属于他们,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政府是保护他们的。同时要让他们感到竞争是平等的,整个市场的政策和监管是透明的。 如果我们有这样一个场所,那么大家自然而然地就会有创新的动力,他们觉得创新是安全的,他们觉得创新的结果是受到保护的。那么他们就更好地为客户来服务。 大家知道中国正在试图创造这种环境,比如说我们正在和美国、英国在谈双边投资保护协议。在谈双边投资保护协议的时候有一个共同达成一致的前提,就是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来谈双边投资保护协议。这就是中外资企业应当是平等的,应该从正面清单转入负面清单,让更多的自由准入。

再比如刚才有一位同时讲到了资本项目可兑换,很多业务要让我做,不能什么都不让做。最近这些年大家看到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在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在准入上、在资本项目可兑换、在市场环境、在监管上都公平。那么就是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就增强了,这个环境非常重要。 我是这么说的,我是不是这么做的呢?我跟大家报告一下,确实是这么做的。2009年,也是将近六年以前我到外汇局工作。到外汇局第一件事就提出了在监管上的五个转变。大致的意思要从事前的审批向事中、事后的检测转变,要从行为的审批到主体的监管转变,要从有罪的假设向无罪假设,要从正面清单向负面清单转变,2009年的时候提出了五个转变。 提出的五个转变中,像我刚才说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大幅度减少审批,然后变成备案制,更加尊重、方便市场主体,在这方面发展。

快六年以来,五个转变在外汇系统,在我们的外汇管制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效。大家就看我们完全取消了进出口收付汇逐笔核销制度,在直接投资方面,在外债方面,在资本项目方面大大放宽,节约企业的时间,节约社会成本。 我们不仅仅是可以这么说,不仅仅有这些理念,并且我们政府简政放权,在实践中就以外汇管理为例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样可以大大提高在中国的中资和外资企业的竞争力。

最后一分钟,我讲讲对监管风险防范的理解,怎么监管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考虑四点。 第一点,产权清晰,责任主体要明确。所以资本金就非常重要了,我非常重视资本金的监管。 第二点,有了资本金了,你要注意杠杆率也不能太高,如果杠杆率太高了是借了太多别人的钱,他的行为也会发生变化,所以杠杆率也是重要的监管因素。 第三点,我是一个长期在中央银行工作的从业人员,非常重视系统性风险,如果一个风险是系统性的,比如可以传染、可以迅速扩散,那么我是要在开始就把它监管住的。 第四点,作为监管从业人员高度重视信息方面的收集、系统的建立和对统计数据的检测,只有大量的信息和统计数据是比较完全的,我们作为监管者才能做到心中有数,然后把风险防范在初始阶段。 谢谢大家!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