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叶燕斐:终端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涨一点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银监会叶燕斐:终端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涨一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1 18:2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现在需要改的,不是把电力价格降下来,而是应该把我们的碳税和碳消耗的成本、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污染排放的成本加到我们现在能源消耗的价格当中去,同时终端的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这样有助于大家更好的、更经济的使用能源。”3月21日,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叶燕斐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绿色金融体系”分会场做上述表示。

现在正在讨论的一个电力价格改革,其中出来的一个消息就是,现在煤价下降了、油价下降了,是不是要把终端消费电力的价格也要降下来,这对于解决当前的企业困难是有好处的。

叶燕斐认为,考虑到我国有68%的能源是来自于煤炭,如果把电力价格降下来,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化石能源的消费,而国家电网更不愿意去收购可再生的能源,比如太阳能或者风电。因此终端的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

叶燕斐还表扬了财政部,前一段时间油价降了,财政部连续三次提高了汽油的消费税价格,这样可以更好的刺激汽车行业开发更经济、能源效率更高的汽车。同时,也促使大家采取更经济的办法出行、交通,可以促进轨道交通、铁路交通的发展。

以下为叶燕斐发言实录:

叶燕斐:谢谢侯主任。首先我祝贺咱们张所长他们做了非常好的研究,那个研究也非常全面,书也已经出来了,我刚才翻了翻,摘要前两天看到了,应该说我没有什么新补充了,因为她讲的很全面、也很深入了。我个人也非常感谢瑞惠总裁佐藤康博先生亲自过来做这个演讲。我觉得我们中国银行业的高管们,在这方面应该像瑞惠银行合作,从高层当中就应该有非常强烈的绿色信贷、绿色金融的意识,积极参加像类似这样的活动,说明我们作为监管当局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我刚才走错楼了,走到14号楼去了,那个是“金融和风险论坛”,我看了一批一批的人往那个论坛上引,来这边的人很少,越往这边走人越少,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绿色金融这个话题还需要广泛宣传,还需要吸引大家的注意。

金融和风险当然大家都比较关心了,确实中国现在面临很多的金融风险,但是从长期来看,最大的风险可能还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风险。只要看我们周围的环境、空气、水,我们食品污染的程度,应该说不单是中长期了,长期也面临很大的困难,大家关注的还是眼前的最大的困难。正好引了凯恩斯的那句话,长期看我们不会死的,所以我们着急的都是短期要应对的问题,但如果我们长期的问题不解决,将来短期的问题就会越来越严峻,所以我们一定要从长远的角度来着眼这个问题。

刚才张所长提到2万亿,就是每年她们测算,我觉得很好,大约需要2万亿的投资。像去年我们整个信贷规模就达到9.8万亿,今年肯定信贷规模要超过10万亿,如果这10万亿当中我们每年拿出2万亿来,就可以满足我们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其实这个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所以刚才张所长说的,中国现在真是不缺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搞丝路基金,又搞亚投行,又搞金砖银行,确实中国现在不缺钱,缺的是我们怎么把钱用到正道的地方去,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价格扭曲,就是我们的市场性,价格扭曲。因为咱们做商业,银行可能是无利不起早,他都要赚钱的,他为什么不会大量的资金投到绿色投资领域、可持续领域当中去呢?就是他的可比较的收益,或者他认识到的可比较收益,和普通的其他投资比较,达不到同样的水平。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个扭曲的价格信号重新扭曲过来,就是把它纠正过来。

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们现在大家正在讨论的一个电力价格改革,其中出来的一个消息就是,现在煤价下降了、油价下降了,我们是不是要把终端消费电力的价格也要降下来,当然这个对于解决当前的企业困难是有好处的。但是考虑到我们国家有68%的能源是来自于煤炭,如果我们把电力价格降下来,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化石能源的消费,而国家电网更不愿意去收购可再生的能源,比如太阳能或者风电。所以现在需要改的,不是把电力价格降下来,而是应该把我们的碳税和碳消耗的成本,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污染排放的成本加到我们现在能源消耗的价格当中去,同时终端的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这样有助于大家更好的、更经济的使用能源。

比如前一段时间油价降了,我们财政部采取了非常好的措施,是什么呢?它连续三次提高了汽油的消费税价格,这样可以更好的刺激汽车行业开发更经济、能源效率更高的汽车。同时,也促使大家采取更经济的办法出行、交通,可以促进轨道交通、铁路交通的发展。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最主要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扭曲的价格扭曲回来,为什么扭曲不回来呢?主要一个方面是意识不到,第二方面,就是市场失灵。所以政府的干预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政府一定要去干预,除了我刚才说的主动加上一些碳税或者消费税的做法,第二就是严格的执法,非常非常严格的执法。今年是我们《环保法》生效的第一年,现在应该说很多企业环保的排放都是不达标的,关键的问题就是执法不严。所以只有执法严了,环保排放的收费标准提高了,才会促使外部的环境成本、生态价值成本,刚才张所长说,我们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没有体现出来,为什么没有体现出来?就是我们环境的执法没有到位,污染排放的标准没有提高到足够高的水平,企业、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没有把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内化到它的成本当中去。所以严格的执法,提高环境标准,也是非常关键的。有了这两方面的作用,我想我们的社会资金就会大量的涌向到绿色金融、绿色信贷、可持续发展这个方面去。

第三个我说的是,金融是一个非常好的杠杆,因为假设我们资本充足率是12.5,我们有8倍的杠杆,如果加上我们财政的杠杆,如果我们财政能给予绿色金融适当的贴息或者风险补偿,就可以把这个杠杆用的更活,通过金融的杠杆又能带动企业的杠杆,进一步使整个投资和消费都朝绿色的方向发展。

所以我想说的就是说,第一,要把价格信号扭曲过来,把扭曲的价格信号扭曲回来。第二,环境执法一定要严格,环境标准一定要提高。第三,一定要有针对性的,比如财政引导性的、激励性的政策。

最后一个我想说的,回到我们前面的,作为监管当局,我们会继续做工作,进一步提高大家的金融意识。我们过去2007年发布了“促进节能减排的授信指导意见”,2012年发布了“绿色信贷指引”,今年年初又发布了一个“能效信贷指引”,在前年我们又开始进行绿色节能环保项目的统计,就是说银行每一笔贷款投到节能环保项目上去,都要统计污染排放的指标,碳排放、碳消耗强度的指标,还有能源强队的指标,看看它节能环保的项目节省了多少二氧化碳,节省了多少标准煤,节省了多少其他污染物的排放。同时,我们还和环保部进行了大量的信息共享,每年把环境违法违规的企业名单发给银行,让银行对违规的这些企业采取压办、停办等整改措施。

下一步我们就继续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接下来我们还会开展绿色银行的评级,每一家银行看它绿色环境的表现是高、是低,我们请内部的专家监管方面的,还有外部的专家,一起来对我们的绿色银行进行评级,引导更多的银行把绿色金融往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以下为问答环节实录:

听众:刚才您讲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听清楚,您说明年想对商业银行绿色信贷做一个评估还是评级,有没有一个可能,把咱们银监会的内部银行评级和央行的定向降准结合起来,会不会对商业银行绿色信贷这方面有一个促进?

叶燕斐:央行的事情我作不了主,肯定是银行去作主,我们作为银行监管部门只能说我们监管部门的事情,我们的绿色银行评级是这样,我们做绿色信贷做了好几年了,07年我们就发了一个节能减排的授信指导意见,当时提出来“两高”,高排放、高污染的企业,你做它的信贷的时候特别要关注环境和社会风险。到了2012年,在过去的指导意见基础上我们进一步修订了,形成了我们绿色信贷的指引,它的指引应该说三个支柱,一个是,怎么样更好的支持绿色、低碳、循环经济的发展;第二个是,怎么样更好的关注环境、项目本身或者客户的环境风险;第三个,银行自身怎么更好的改善自己的环境社会表现,你的环境足迹、你的碳足迹这些,把你自己的办公建筑变成节能建筑。

在这个方面这是一个规制性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上前年我们又开始做绿色信贷节能环保项目的统计,就是你做信贷的时候,做这些节能环保项目的时候,要要求你的客户看看它的节能环保的效益是多少,比如说你做一个太阳能电站,太阳能节省了多少标准煤,你投资了一个风电站,节省了多少标准煤,你投一个污水治理的项目,污水治理项目完成之后可以减少多少污水的排放,这样就可以使我们前面有指引,就是应该你怎么做,第二个,你做了之后有具体的定量的标准。这个基础上,去年我们制定了“绿色信贷实施情况关键评价指标”,今年我们的评价指标,对全国的主要21家大型银行,政策性银行、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银行等21家银行,对他们的绿色环境表现进行一个评级,主要是依赖我说的前面三个方面。第一,你支持了多少;第二,环境风险你防的怎么样;第三,你自身表现怎么样,以及你具体支持的项目减少量是多少。这个基础上可能还要考虑到这些环境违法违规的企业你贷了多少款,可能要作为扣分项。这个也是国务院交给我们的一个任务,也是国务院有四个文件,包括“十二五”的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去年说的第三方环境污染治理,还有另外一个文件,都要求做绿色银行的评级,所以今年这是我们一定要做的。

我们希望做了这个之后,应该说在央行方面,我们希望央行可以采取一些政策,有利于银行更好的去促进绿色信贷的发展,或者促进可持续发展。

一个方面的建议,绿色金融债,我们知道现在很多银行对存款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是你要拉存款的时候就要设很多网点。现在还有另外一个存款的渠道,就是通过银行间市场发行债券或者可转让承担,或者说金融债的形式,来筹集额外的资源,就是浦发行融资,然后再把这个钱放到那些节能环保的项目上去。现在投向我们有节能环保项目的定义有了统计,那个定义大约在15个部委的基础上研究出来的,什么是绿色农业、什么是绿色林业、什么是节能环保的项目,比如污水处理项目,什么是可再生能源项目,这些都和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比如绿色建筑是住建部,还有交通部,还有工信部,还有林业局、农业部还有其他部委,联合做的这么一个统计定义。所以资金投降已经有把握了,没问题,现在关键是资金的来源还不太多。

因为央行管债券的发行,能不能发一个绿色金融债,发这个绿色金融债之后,它筹集的这些资金可以投向到更多的节能环保项目上去。节能环保项目本身要提高收益,需要改变我们的一些价格机制,包括一些收费的机制需要改变。另外一方面,就要增加资金的来源,如果你允许发这种绿色金融债就可以提高大家对绿色金融的认知程度,这个绿色金融债可能会相对来说发行的价格比普通的金融债价格会低一些,银行就更有积极性去做这个。

第二个,我们也鼓励银行把一些它的节能环保方面的绿色信贷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把它出售给市场,同时可以触及额外的一些资源。所以做好这个工作,光是我们监管当局一家是不行的,确实需要央行,同时如果可能的话,还需要财政部,比如财政部对这个发行可以给予一定的贴息,可能做起来就更大了。

据我所知,今年年初的时候,兴业银行它是发了300亿的金融债,当时它想标成绿色金融债,后来因为有关各方面觉得还没有达成共识,就把“绿色去掉了,“金融债”,他们自己承诺,筹集的资金一定是投向节能环保的那些项目,我们大概区分了12类的节能环保项目。

所以我想,这个事情做起来的话,我们没太多的工具,我们有的工具就是有个引导、有个评级,但是我们没有实实在在的金融资源,如果央行和财政采取更大的力度,我想中国的绿色金融可能会发展的更快一些。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songshaohui)
关键字: 电力 价格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