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总裁拉加德: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更大 新兴市场需有抗压性_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IMF总裁拉加德: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更大 新兴市场需有抗压性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3-22 17:42:33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女士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新常态下的稳健货币政策”分会场上探讨了中国在过去十年里的货币政策,以及跟未来货币政策的衔接问题,提出新兴经济体可做好准备降低这种溢出效应的波动性影响。

其策有三:

第一新兴市场需要提前做准备;

第二新兴市场需要确保他们的金融体系能够有较大的抗压能力,他需要有足够的工具。然后快速的使用宏观审慎原则来应对这种大规模的资本流出。

第三中央银行也需要做好准备,立即采取行动,可以在短期内使用一些对国内,还有某些行业和市场提供一些流动性的支持,同时可以用外汇汇率的干预,来减少这个资本外逃的动力。

拉加德还在发言最后强调,“如果人民币符合条件的话,我们会考虑让他加入特别提款权的篮子。”

以下是拉加德的发言: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非常感谢,感谢周行长,帮我做了一些推动性的工作。我做这次讨论本来想说您刚才说的一些货币政策的话,您刚才讲到的在新常态下中国的一些货币政策,他把我想要说的说过了,所以感谢周行长,他讲的非常清楚。

张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感谢您的介绍。感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邀请我参加这次论坛,我也想有几点跟周行长来探讨一下,中国在过去十年里一些货币政策,以及跟未来货币政策的衔接。

我们知道中国在金融危机时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全球经济的复苏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我本人也是牢牢的记得,在危机发生一开始,中方就发布刺激政策,但是我们也认识到目前世界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全球的经济增长还是远低于我们的预期水平,还有很高的失业率,在某些国家还有很高的负债率。还有“三低”:低通胀、低增长和低投资。

我们最近,大概在1月份的时候,对于2015年的增长率下调了预期,到3.1%,明年是3.7%,一方面由于油价的下挫,它的一个回升,在下挫之后的回升,以及美国经济的抬头,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受到的挑战,但是对整体全球经济影响不到。我也想强调有一些美国货币政策退出,或者正常化的预期。但是在其他国家还是在继续或者在出台更宽松的一些政策,所以我们看到了有这种反差,一方在做退出,另一方面在继续宽松,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在全球的金融市场引入更多的波动性。

刚才讲到的货币政策的分化,它带来了美元的强势,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好消息。但是也有非常明显的风险,特别对于新兴经济体,一些主权国家还有一些居民,他们很多都有高水平的美元债持有。我们会想会问,这种这种非传统的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有怎样的表现,还有收紧跟放松的政策,在跨国界的流动方面会有怎样的影响,这种波动的影响,以及这个货币政策在新的常态下的属性是怎样。这也是回应了刚才周行长在他的介绍中提到的几点。

我再来讲一下溢出效应,在金融发生之后,非传统的货币政策首先美联储提出,然后英央行,它是有非常强的外溢效应,对于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经济也有非常强的影响,这些政策是避免了金融市场的崩盘,同时在发达经济体也促成了经济的复苏,很多人很坚信,包括我本人,如果当时没有这样的政策,那我们的危机程度就不会是我们过去看到的那么的弱,这种非传统的货币政策,不仅有正的溢出效应,也有负的溢出效应。主要在金融稳定方面风险,这些政策会带来资本大量的跨境移动,在一些新兴经济体他们资本收益率非常高,2007—2012年之间,比如一些新兴经济体大概吸收了4.3万亿美元的净资本的流入,刚才讲到的热钱的涌入,是推动了价格的走高,同时也让这些发展中的经济变得不稳定。任何的政策可能会完全逆转资本流向,有些人说在出台政策之间就有价格的考虑,我们还记得在2013年当时没有宣布之前,我们就已经预感到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发生转向,通过这样的预期,资本的流向以及流势会发生逆转。

美联储必须要非常明确的把他自己的政策目的能够很明确的向外界表达,这点他们做到了,但是可能还有意外,一方面是美联储加息的时点以及力度、速度。可能的溢出效应会影响中国,影响跟其他经济体的贸易关系,这种溢出效应也会在这些国家需求,中国的出口部门肯定会受影响,考虑到我刚才讲到的政策的重要性,我们IMF一直在研究这种溢出效应的规模,我们觉得这块能为大家提供更多的了解,它跟全球经济的关联有多高,我也希望能够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合作和协调,这也引入我的第二点,新兴经济体怎么做好准备降低这种波动性的影响,我觉得有几点可以对你们有益。

第一新兴市场需要提前做准备,我们研究显示2013年市场很快的发现了基本面较好的经济体,还有基本面比较弱的经济体,所以从宏观角度来说各个国家应该做准备。

第二新兴市场需要确保他们的金融体系能够有较大的抗压能力,他需要有足够的工具。然后快速的使用宏观审慎原则来应对这种大规模的资本流出。

第三中央银行也需要做好准备,立即采取行动,可以在短期内使用一些对国内,还有某些行业和市场提供一些流动性的支持,同时可以用外汇汇率的干预,来减少这个资本外逃的动力。

另外还有两个方面,也是最近的一些发展趋势。这是在回应危机的期间推出的两个举措,一个是货币互换,第二是这些多边的机构,能够在IMF的支持下更好的协调各个国家的应对措施。对于增长和经济结构转型的机会,像周行长指出来的,就是货币政策需要确保这个价格的稳定,同时也保持金融的稳定,我们在危机期间也看到,即便是在价格稳定同时通胀比较低的时候,其实金融系统的稳定仍然不能有保障。我们需要采用一些适当的工具,来实现这个目标。这就要求央行需要有独立性,可能对大多数的中央银行家来讲,他们都非常的诊视这样的决策独立性,多种模式可以采用,比方说有的可以来制定宏观审慎的政策,还有一些来制定货币政策,在英国这块的人员是分开的,还有一些国家是合在一起的,比如像美国。

我很快的归纳一下我的发言,从IMF的角度,我们非常欢迎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就,以及周行长之前提到的一些措施,能够确保人民币的国际化资本帐户的开放,当然很多的条件还需要来谈判,但是IMF我们会积极的配合中国的当局,在我们的改革当中,当然如果人民币符合条件的话,我们会考虑让他加入特别提款权的篮子。非常感谢周行长的介绍,对我的帮助也很大。

谢谢。

(编辑:songshaohu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