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相当多要价中国目前无法接受 加入尚待时机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TPP相当多要价中国目前无法接受 加入尚待时机

本文来源于西本新干线 2015-10-08 16:1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狼来了”的故事讲了7年,这次真的“狼来了”。中国是扎好篱笆,被动防御,还是“与狼共舞”,择机参与?

10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宣布,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

如果从智利、新加坡、新西兰、文莱于2005年发起TPP算起,距今刚好10年。但TPP真正引人关注,是7年前美国宣布加入,提出要创建一个高标准、更广泛的地区合作协定,此后热度渐高。澳大利亚、秘鲁、越南、日本等国陆续加入。

12国签署的TPP协议全文目前尚未公开,《第一财经日报》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获得的这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下称《协议》)官方概要显示,市场的全面准入、应对新的贸易挑战等是其显著特征。

在市场全面准入方面,TPP将在货物和服务贸易的几乎一切领域消除或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覆盖贸易的全部范围,包括货物和服务贸易及投资。

在应对新贸易挑战方面,数字和跨境电商经济的发展、国有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等,都有专门的相关章节阐述。

不论以何种高标准最终达成,中国被阻隔在这样的大市场之外,受到的长远负面影响不可忽视。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执行院长屠新泉认为,短期内对中国的最大影响是国际投资者的信心。这种信心同时伴随中国经济下行、美国经济开始复苏的大趋势,而变得相当微妙。

但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认为,中国不必因为未能加入TPP而妄自菲薄。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出一组数据,此次TPP除去原有的北美自贸协定范围,美国与剩下国家的贸易总额(包括日本)大致为4000多亿美元,而中美之间的贸易体量为6000多亿美元。即便美日达成一致,美国的出口额中,对华出口大约是10%,而对日出口仅占4.2%,差距甚大。

“在东亚,如果绕开中国,这些协定的意义要大打折扣。”周世俭指出。

重构世界贸易版图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过去几年中,对多位参与TPP谈判的贸易部长进行过访谈,大多TPP成员对协议何时达成一直并无准确把握。此次终于在美国大选前夕取得突破,实际上比想象的还是快了一些。

超过3位代表不同立场的专家与核心人士都认为,作为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之一,此次TPP将有惊无险地在美国国会通过审查,并最终得以实施。这也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重要一步。

二战后的世界贸易版图是由美欧通过WTO体系制定的,随后日本进入WTO后形成了主导WTO的三极。

在新兴市场国家对WTO的话语权掌握越来越驾轻就熟,成为规则制定者之后,美欧之间对于贸易的性质,乃至贸易政策的理解有了重新定义。

美欧都认为:贸易不再是最终产品,贸易和投资已成为生产过程的重要一环;同时,贸易政策必须支持可持续发展,即必须注重环境、公共健康和消费者安全政策。

接下来,TPP区外的国家和地区,将进行一场争分夺秒的新双边FTA(自由贸易协定)竞赛。

其中,欧盟首当其冲。以TTP达成前后为分界线,欧盟制定了详细的贸易日程,不仅提出在10月将发布新的欧洲贸易战略,同时还将重启同美国的TTIP(跨大西洋(6.13, 0.18, 3.03%)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

在TPP达成协议之后,欧洲最大的商业团体——商业欧洲负责人贝蹃发声明称:“TPP的完成是贸易自由化的重要一步,并且给欧盟同日本和美国的谈判提供了新动力。”

欧洲对于TPP的测算并不乐观。普遍的一种观点是,TPP将会造成贸易分化,以欧洲为代价,来推高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认为,如果TPP覆盖了全球60%的贸易的话,这个范围已经等同于在乌拉圭谈判之前的GATT(关贸总协定)所覆盖的范围。同时TPP在服务、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等方面将设立新规则,重新整合价值链,TPP的代价将是对欧盟的投资和工作机会,削弱欧盟企业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并削弱欧盟从TTIP中所得到的优惠。

在此情景之下,欧盟必须加速TTIP谈判。

在TTIP(对美)之外,欧盟加快同TTP协定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在12个TPP成员国中,欧盟同墨西哥、智利、秘鲁和新加坡已有双边贸易协议,与加拿大和越南也达成了临时协议,与美国进行TTIP谈判,与日本进行自贸协定谈判,除此之外,欧洲打算升级欧墨(西哥)、欧智(利)自贸协定。

同时,欧盟还在进行欧盟与东盟成员国的自贸协定与欧中投资协定(BIT)等重大双边谈判,其中,中欧双方在BIT谈判中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有望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协议草案。

在亚太地区,与日本不同,韩国并没有加入TPP,且一直对TPP持观望态度。韩国外交部6日表示,待TPP协定文本内容公开之后,将研判是否加入,并将在国家利益最大化的考虑之下,才决定是否加入TPP。

目前可以看出,韩国也在同TPP12国进行双边自由贸易谈判,除同日本与墨西哥之外,韩国同TPP中的10个国家都有FTA协定,同欧盟的自贸协定也已经生效,对于韩国而言,其忧虑唯独在于,日本加入TPP之后,日韩之间的同类产品(石油、化学、电子、机械)在美国市场上的竞争中,韩国会处于劣势之中。

不过,中新社援引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2013年发布的一份研究结果称,若韩国加入TPP,在协定生效10年后,韩国GDP将会增长1.7%~1.8%,但若不加入TPP,韩国GDP则将减少0.12%。

TPP内的赢家

TPP达成后,越南或成为最大赢家之一。根据汇丰银行的报告,对于参与TPP谈判的小国而言,TPP是一个非常好的贸易协定,它们可以借助TPP进入美国与日本这样的大型市场,如加入TPP,到2025年,可以促进越南GDP增长13个百分点。

美越经贸关系一直在迅猛发展:在过去3年中贸易额增长逾20%,其中2014年越美双边贸易额达350亿美元,美国已成为越南最大出口市场,这一数字在2020年有可能增长至570亿美元。

如果从行业方面计算,日本汽车与汽车零件制造商也是最大赢家之一,譬如丰田和本田,将拥有进入其最大出口市场——美国的更优惠市场准入。与此同时,在越南等新兴市场,如其高达70%的汽车关税可以被移除,也将刺激美国和日本的汽车制造业蓬勃发展。

对中国影响几何

TPP对原产地原则有着严格规定,如规定过于严格,则有可能损害中国中间产品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份额。在缺乏细则公布的情况下,目前仅以纺织业举例说明其对中国的影响。

越南是美国服装和鞋类的第二大出口国(第一位是中国),2014年,越南对美服装和鞋类出口131亿美元。

此次在谈判中,美方谈判团队希望促使越南从美国本土进口更多的纺织品原料,借以促进美国纺织业工业发展并增加更多就业;这就造成美国谈判团队使用“从纱开始”原则,坚持要求越南大幅减少对中国纺织品的进口。

“从纱开始”是指从纱线开始,就必须在TPP区内生产。更细致一点地说,针对成衣制造采取从上游纺纱开始后续的梭制、针织等织布到染整及其他处理,到下游的剪裁、缝合、针织成型制成衣服,TPP的“从纱开始”皆严格要求在TPP区域内制造。

根据历史数据,越南生产的纺织品只能满足其国内五分之一的需求,每年需要从中国进口价值约47亿美元的纺织品。

美方提出,美国和墨西哥都是纺织品生产大国,越南可以选择不从中国,而从美国或墨西哥(均是TPP谈判国)组织进口;不过美国媒体在一篇报道中称,美国服装业协会主席休斯表示,美国纺织业没有能力满足越南需求,越南厂商仍需要靠中国进口产品。

不过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近期也开始加大了在越南国内建设纺织品生产厂的力度。根据越南媒体报道,2015年上半年,仅在制造业和加工业领域,越南就有创纪录的42.8亿美元的新增FDI投入,这占同期总体FDI流入量的76.2%。

随着TPP协议达成,12个成员国尤其是美国和日本这两个汽车制造大国结盟,是否会抢走中国一些车企的“饭碗”成为关注热点。

泰博英思(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汽车行业总监孙木子7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从短期看,12个成员国对中国汽车国际贸易影响不大,但从长期来看会造成一些冲击,TPP的成员国可能还会不断增加,东南亚是中国车企未来重点挖掘的出口市场,而TPP将会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标准法规等方面增加中国车企出口的难度。

《第一财经日报》查阅海关以及相关汽车协会的数据发现,与纺织服装、鞋子、玩具等劳动密集产品国际贸易情况明显不同,中国汽车行业出口低于进口,2014年出现贸易逆差177亿美元。目前,汽车出口占国内汽车产量不足5%,2014年,中国汽车产量是2372.3万辆,而出口量为94.8万辆,其中对伊朗、阿尔及利亚、俄罗斯等15个国家的出口占到68%。在TPP协议12个成员国中,仅有智利、越南和秘鲁挤入中国汽车出口主要国前15名中,中国汽车去年对这3个国家出口分别为4万辆、3.8万辆和2.7万辆,对这三国出口量累加为10.5万辆,仅占中国整车出口总量约一成。

多位业内专家认为,中国汽车以内需驱动为主,整车出口贸易量较小且主力市场一直波动性较大,即使智利、越南和秘鲁等国家转向从美国和日本零关税进口汽车,对中国整车出口影响也有限。

中国是否加入TPP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于TPP的达成较为淡定,称对TPP持有开放态度。商务部新闻发言人10月6日表示,《协定》是当前亚太地区重要的自贸协定之一。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希望《协定》与本地区其他自由贸易安排相互促进,共同为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和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淡定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已成为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并非15年前的小国,若绕开中国,美国在东亚地区扩大市场准入的努力,要大打折扣。

淡定的原因之二是,中国目前还无法接受相当多TPP的要价,选择走自己的渐进改革之路,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问题的根本。

其实,从美国引领TPP开始,中国国内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

一部分专家主张,应该立即加入谈判,并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另一部分专家则认为,这些规则直指中国经济的深层制度问题,难以快速加入。零关税、国企改革、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每一项都需要时间来改革和完善。

一位接近谈判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谈及,中方对此并不慌张,因为此次TPP达成的实质意义是形成了美日自贸区,与此前已经达成的自贸区(例如北美自贸区),只是一个补充组合而已。美国对中美BIT仍将十分重视,谈判也将继续推进。

“美国让点汽车,日本让点农业,也就那么回事,其余都是皮毛。虽然声势浩大,但其实没什么。”这位人士表示。

“美国还是希望把中国拉进它的体系,问题是我们自己要弄清楚想要什么。“屠新泉说。

中美都需要理解的问题是,目前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正在重构中,缺少了任何一方参与,都会让效果大打折扣。磨合不可避免。更不必提,在更大范围内实现市场准入与自由贸易的目标。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在多次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这些区域倡议,永远也无法取代多边贸易体制的地位。因为一方面,很多国家并不包括在这些区域倡议中;另一方面,这些区域倡议谈论的议题,永远也不可能有WTO那样全面完整。

(编辑:wenji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