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做公益的资金如果商业运作增值,有什么不好呢?

本文来源 财经网 2015-11-17 17:52:04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目前一些陈旧传统的观念严重束缚了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比如有人认为做慈善的钱只能存在银行,而且不能拿去投资,因为善款必须要零风险。按照新的公益理念,做公益的资金,如果通过商业的方式和投资得到增值,更多更好地用于公益事业,有什么不好呢?”11月17日,壹基金理事长、原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在“第四届中国公益论坛”上如此表示。

马蔚华表示,公益创新是顺应国际公益理论和实践的新发展的客观需要。这几年国际公益领域发展出现了很多新的观念、新的思维、新的方法和新的工具。典型的,比如说影响力投资、公益创投、社会企业、公益信托等等,他们普遍重视需求公益与商业的结合。强调利用金融工具和新型的商业模式,促使公益组织能够带来重大的社会变革,从而能够促进公益事业的有效性。

以下为马蔚华发言实录:

马蔚华: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感谢论坛的主办方,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财经》杂志和集善嘉年华邀请我来发言,我非常荣幸,因为中国公益论坛到今年已经办了四届,已经成为我们国内最高端的公益论坛之一。特别是它为用主流的财经力量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借此机会,就中国公益事业创新发展的问题,我讲一下自己的看法和大家分享。

一、公益创新应该成为中国公益事业发展的新常态。备受瞩目的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而且这个创新是五大理念之首,提出了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作为经济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慈善公益事业也必须加快创新发展的步伐。首先,公益创新是公益事业加快转型的内在需要,当前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加速转型,慈善公益事业,也在经历一个深刻的转型的历史阶段。这个转型,包括几个方面: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正在从政府主导逐渐转移到民间主导,慈善组织行为的主体和主导的推动力量将从政府转向民间为主的力量,同时,慈善公益市场,也将由少数慈善组织为主转向公益服务的自由竞争。由过去少数精英和富裕阶层发起参与和主导的少数人的慈善,正在转为由大多数公众广泛参与的社会行为。从传统的简单的个体慈善行为正在转变为以组织化、制度化为特征的,以现代企业管理的思维推动的现代的公益慈善的行为。这种转型,本质上是从传统的慈善到现代公益的转型,传统的公益的模式和行为已经不适用今天转型的变化,需要公益慈善组织从头到脚,从内而外,应该进行全方位的变革和创新,包括经营理念、组织架构、筹资的管理、风险投资、服务等方面,都应该向着现代公益机构的方向不断地革新,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二、公益创新是顺应国际公益理论和实践的新发展的客观需要。这几年国际公益领域发展出现了很多新的观念、新的思维、新的方法和新的工具。典型的,比如说影响力投资、公益创投、社会企业、公益信托等等,他们普遍重视需求公益与商业的结合。强调利用金融工具和新型的商业模式,促使公益组织能够带来重大的社会变革,从而能够促进公益事业的有效性。比如洛克菲勒基金会在07年就推出了一个叫影响力投资的公益理念。把公益的理念引进商业机构,把商业模式引进公益机构,这是资本和资本界和公益界的跨界结合。

社会企业则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目前流行于欧美的商业与公益混合的业务模式,强调以商业运营的观点来提升社会组织的效率,从而更为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比较典型的是尤路斯创办的格莱敏(音)银行,公益创投则是上述两种方法的集合,既用创业投资的方法促使盈利或者非盈利组织以商业方式的运营取得更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公益创投所创造的经济效益,反过来还可以投资社会事业。这些观念和实践,给我们中国的公益事业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给我们的公益提供了发展的方向。

坦诚地说,目前一些陈旧传统的观念严重束缚了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比如有人认为公益行业就是资金的二传手,就是把资金和物质给予受益人进行资源的再分配,本身并不需要创造什么价值。还有些认为,做慈善的钱只能存在银行,而且不能拿去投资,因为善款必须要零风险。按照新的公益理念,做公益的资金,如果通过商业的方式和投资得到增值,更多更好地用于公益事业,有什么不好呢?公益和商业很好的结合能够产生更好的效应,有什么不好呢?当然我们为了更大限度的减少风险,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但是不做永远是不能适应的。

几年前,我们经常提到中国的商业银行要加快国际化,这是个大趋势。但是,我们不下海游泳可能不会被淹死,但你也可能永远不会游泳。而勇敢的游向大海,不可避免的要呛几口水,但确实能够练就游泳的本事。今天我们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面临当年中国银行业同样的选择,国际上的公益创新的理念日新月异,如果我们因循守旧,就只能邯郸学步。只有勇敢地破旧创新,我们才能跟上国际的大趋势,才能把中国的公益事业做大做强。

三、公益创新应该是应对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必然需要。这几年我们中国的公益事业的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08年中国公益元年以来,我们基金会的数量突飞猛进,从2014年初的3800家,到今年11月份,已经达到了4600家以上,成为中国公益事业的主流力量。其中大部分带有民间的企业背景的非公募的基金会,民间基金会的兴起,把多样性带到了公益行业里,增加了公益行业的竞争性。特别是2012年以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公益筹资中的运用,导致筹资进一步扁平化,渠道竞争的平台更加激烈。根据《慈善法》,公募和非公募的隔离将会更模糊,面向市场的公募资质会进一步放开,也就给公益市场的竞争注入了新的活力,公益机构之间的竞争,将会成为一种新常态。在这样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公益组织如果不创新,如果不寻求差异化的发展,不可能在同质化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所以,从这三方面看,我们觉得中国公益创新应该成为一种新常态。

公益组织企业化的管理,这是中国公益事业重大的创新之举。创新体现在各个方面,但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最根本的创新,应该是思想层面的理念的创新,因为理念决定行动,用商业化、企业化的思维做公益,首先是在中国发展公益事业上的一个重大的理念的创新,我们做企业和做公益有很多类似之处,特别是在精英管理的层面,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比如,都是追求效益的最大化,都是追求成本的最小化,都需要明晰战略的目标,都需要制定比较强劲的战略措施,才能实现这个目标,都需要有效的制度,都需要良好的文化激励。尽管他们的最终目标有差别,商业机构寻求效益的最大化,而公益组织寻求社会效益的最大化,但是从长远的视角看,我认为两者的结果将会殊途同归,都会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就是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其实用企业化的管理做公益,在当今的国际社会已经蔚然成风,特别是2000年以来,全球化、信息化、市场化的力量,正在促进现代公益的诞生,把经营的观点注入公益组织,实现公益组织的企业化管理,这是大势所趋。目前,发达国家的公益组织,大部分都用公司化的法人实体,它的依据就是《公司法》,公司的形式用于公益机构,保存了它的私有的特征,又具有法人的治理结构,在操作层面,公益的组织更加强调成果,强调投入产出,强调带来重大的社会影响和社会效益。国际上很多的基金会都在选聘有商业背景的人做高管,应该是这样一个趋势的体现。

目前在中国,引入企业化管理的公益组织,也越来越多。比如阿拉善基金会、爱幼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等等,都有鲜明的企业管理的思维。企业家参与公益组织的管理最鲜明的主要价值,就是把管理企业的思维方式和管理理念,以及管理手段,移植到公益组织的管理中来。这两年壹基金的公益基金会,在这方面也做了不少的努力。三方面:第一、制定了愿景和目标一致的差异化的竞争战略,战略是我们实现理念、目标和现实之间的桥梁,壹基金的理念是尽我所能人人公益,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全世界参与人数最多的基金会。围绕这个目标,壹基金明确在机构业务方面,实施平台的战略,这个平台战略的核心是以参与最大化为目标,实现转化和服务两个平台。转化是把社会捐赠的资源有效地转化为公益发展的资源,服务是在平台的入口和出口,把捐款人和民间工艺组织当做客户,就像商业银行给自己的客户服务那样尽心尽力,而且我们依靠支付宝、微信、信用卡作为形式,它的基础就是大数据和互联网。所以,它才能够实现我们尽我所能人人公益的这种理念。每个平民,不管钱多钱少,都可以为公益做出贡献。

第二、制度,我们以市场化的管理制度来激发机构的活力。比如绩效考核,我们制定了一套激励约束的机制,能够量化地考核员工的绩效,并给予适当的激励。比如风险管理方面,我们内部的风险管理体制,内控的岗位,对机构的风险评价、动态分析,同时,按照上市公司的原则、标准,加强信息披露,内审、外审,让社会更加清楚地及时的看到你的一切。

第三、深入人心的文化建设。过去我管理商业银行,六个字,战略、管理和文化。文化是决定一个组织长期经营绩效和持续增长的一个关键的变量。对于公益企业化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必须坚定地执行制度,因为制度是经过很多教训换来的,但是制度往往是落后实践的,制度是必须被动执行的。只有当文化深入人心的时候,制度才能被自觉的执行。所以,我们壹基金非常强调文化的建设,我们把壹基金成立以来形成的文化精髓,通过各种形式让员工接受它,认同它,然后把它变成员工的自觉行为,当制度和文化结合起来以后,我们的员工就有献身公益事业的内心的激动和动力。

这两年壹基金发展很快,到9月底,今年的筹款将近1.3亿,年底完成1.4亿是可能的。我们项目受益已经达到了300万人,合作的机构8900家,志愿者达到16万人次。我们非常重视月捐,月捐的人,在商业银行里相当于高端客户,我们非常看重月捐人数的增长,这五年增长了10倍。今年上半年月捐超过了21万人次,月捐已经占到了整个机构的27%。

推动公益创新需要强有力的人才支持。人是事业发展的资源,竞争的本质是人才的竞争,目前社会上对公益人才有一些偏见,许多人认为公益慈善就是扶危救困,献爱心,献爱心就行了,不需要什么专业。实际上,我觉得这种观念是很片面的,我们有一个网站调查,结果显示,超过55%的网友表示对公益慈善没有必要引进高端人才,只有23.8的网友表示,公益慈善也是一个行业,也是一个领域,也应该有自己相对的薪酬标准,这种情况在发达国家也曾经发生过,但今天,他们正在被改变。这种漠视公益人才的认识,被许多有识之士所批评。我前几天在哥伦比亚大学交流访问,听到一个课堂上的案例,是美国有名的一个慈善家帕洛塔讲的,他非常严肃地质疑,针对公益组织的盈利组织和非盈利组织的双重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人的问题,他提到在盈利部门,产出越多,收入就越多,但是在非盈利部门,就无法用高报酬来激励工作人员提高产出。人们对那些帮助他人过程中,有谋利行为有本能的厌恶,但是对那些赚钱过程中,没有帮助的没有这样的厌恶。救助机构的筹款人,筹集不到一百美元,在头12个月没有把这个钱的75%发到被救济人的手里,你的人品就受到质疑,非盈利组织不能有任何的冒险,一旦失败了,你的声誉就会一败涂地。不允许失败,就等于扼杀创新,我觉得这种显而易见的歧视和偏见,会严重影响公益事业的健康发展。

现代公益机构从事人员所做的工作,远不是扶危济贫和献爱心那么简单,因为社会问题是复杂的,是周期长的,它的解决方案有效衡量起来又相当困难,公益人才的实际要求比一般企业应该更高。所以,在今天这个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背景下,公益慈善事业更需要大量的理论研究、高级管理、项目实施、专业服务高端的人才。去年万达集团百万年金难找到一个基金会的秘书长,这真正的反映出国内公益高端慈善人才的缺乏。

我担任壹基金的理事长以后,第一次看到非常简陋的办公室,很多名校,还有很多在国际慈善机构工作的员工,拿着很低的工资,但他们毫无怨言,在四川的灾区,一工作就是半年。他们的热情,对理想的追求,令我感动。我也在想,仅凭热情,不能解决他们的生活和发展问题,这种热情也是不可持续的,我们不考虑他们也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有家庭,他们也要有未来,我们必须关心这些追求理想的年轻人。

解决公益组织的困难需要很多办法,比如要用文化和价值观来熏陶人,让更多的人有追求公益事业的情怀,有这种理想,特别是吸引更多的公益领域之外的人加入公益事业。我们要用成长的空间吸引人,年轻人对未来成长空间的关心和薪酬同样重要,所以,我们要完善培训系统,提供培训机构,我们要敢于给有潜力的年轻人压更多的担子,负更多的责任,我们要用小团队运作的工作机制,让基层的员工有机会提高管理才干。要市场化的制度激励人,我们可以用全面薪酬的观点制定有竞争的薪酬和绩效考核机制,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不吃大锅饭,优胜劣汰,也应该在公益组织的企业文化管理中实现,虽然这个问题,目前还有很多争议,但是提升组织整体的工作效能,必须对表现优异和潜力大的员工,提供更为积极的正向激励,这些激励可以是物质的,比如奖金,也可以是精神。我们壹基金每年要评优秀的员工,由李连杰先生签字,发优秀员工的证明。

当然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努力,比如政府应该尽快修改相关的法律制度,给公益组织吸引人才更多的空间,比如目前关于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工资和福利、行政办公不超出当年总支出的10%,以及公益组织平均工资不可超过当地社会平均工资双倍的这些规定,客观上造成了这些公益组织薪酬远低于企业,导致了公益组织人员的流失率比较大,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非常不足。我觉得政府应该对这些问题做一些修正。我觉得应该参考上市公司的方式,由董事会根据捐赠人的意见来决定管理层和团队的薪酬水平和薪酬总量,这样我们才能给他们应有的待遇,才能吸引优秀的人才。

我们要加大公益教育的投入力度,公益事业这两年蓬勃发展,随之也产生了对公益人才的巨大需求,发展公益教育应该是正逢其时,发展公益教育应该有大手笔,大动作和大投入,不仅在职业培训方面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机会,也需要花大力气构建专业教育资源和人才的生产体系。在美国,有两百多所大学都有培养公益人员的专业和学科,而我国很少,刚刚开始。无论是公益理论的研究,还是教学案例,都是乏善可陈,无论是师资和教材与需求都相距甚远。在过去几年,我们一直推动公益教育,在上一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刚刚成立,我们希望突出国际化实践性和创新性,办一个高质量的学院,为中国公益体系的完善做出一点贡献,也希望各位支持。

朋友们,我们身处中国经济和社会变革、转型的历史时期,公益事业本身也需要与时俱进,也需要不断地创新,公益事业能否可持续地发展,关键在于人才,关键在于要有一批又一批具有创新思维的优秀的公益人才为此付出心血。我记得南宋的诗人有一句诗“人才自古要养成,放使干宵战风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看到更多的优秀人才能够不断地加入中国的公益事业中来。谢谢!

第四届中国公益论坛由中国友谊促进会、《财经》杂志、集善嘉年华共同主办,于11月17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变革与持续” 。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liguol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年会议题
  • 时间: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08:00-09:00
  • 时间:
    09:00 -10:00
  • 主持人:
    王波明,财讯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财经》杂志总编辑
  • 开幕致辞:
    刘京,中国友谊促进会理事长
  • 会议时间
    10:00-11:10
  • 主题
    国际公益变革与发展新动能
  • 时间:
    11:10-11:40
  • 时间:
    12:00-13:10
  • 主题:
    民间公益体制与制度建设
  • 时间:
    13:10-14:20
  • 主题:
    公益创新与生态构建
  • 时间:
    14:20-15:30
  • 主题:
    变革下的公益实践新路径
  • 时间:
    15:30-16:40
  • 主题:
    全球化公益与公益多元化前景
  • 时间:
    16:40-17:10
  • 时间:
    17:10-18:00
  • 主旨演讲:
    Dominique de Villepin,法国前总理
  • 时间:
    19:00-21:00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