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洪平:年轻人做工业去,别去炒股

本文来源 财经网 2015-11-19 15:5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年轻人做工业去,别去炒股。工业立国,这是我们的生产力,这是最基本的道理。”11月19日,汉德工业促进资本主席、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蔡洪平在“《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相较于德国工业,蔡洪平认为中国工业面临三大挑战:

一、工业体系的差别。他举例道,德国的供应链结构至少是五元结构,也就是做一个产品至少要有五个部分外包,德国两代人做一个产品,做的非常深,而中国是二元结构所以很难做的深。这是中、德的工业体系的差别。

二、市场文化的差别。蔡洪平表示,在西方市场里面好产品能卖高价;但咱们国家就有问题,我们国家时髦的是价廉物美,消费文化是越便宜越好,弄得大家都没赚钱。

三、技术队伍的差别。他表示,(中国)教育都是写论文,什么都不会,就想靠动动手指头就想发财,没有人做技能。再技能化的生产一定离不开最新的工艺,我们精度不够、可靠度不够、耐久度不够、力度不够,(产品)一般都在做中低端。 

在谈及中国工业未来希望时,蔡洪平称,“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希望?就是当我们国家自己的国产货变贵但有人买的时候,我们就有希望了,当整个民族都买便宜货和打折货,死亡就快了,包括我自己。”  

蔡洪平表示,中国提出来工业2025我们认为是非常英明的,我们叫2025,美国叫第三次工业革命,德国叫4.0,一句话说智能化生产时代已经到来了,我们没有人能拒绝,拒绝就意味着死亡和淘汰。

以下为蔡洪平发言实录:

蔡洪平:各位下午好,刚才几位的发言我都很受启发,作为汉德工业4.0的发展来说,我们从工业实践上谈一些体会。中国提出来工业2025我们认为是非常英明的,我看到建国以来第一次用这么一个明确的工业发展的口号和目标来确定国家的大的发展方向,说明工业立国这个思想应该是成为大家认同的一个共识。我们叫2025,美国叫第三次工业革命,德国叫4.0,一句话说智能化生产时代已经到来了,我们没有人能拒绝,拒绝就意味着死亡和淘汰。

背景说一下,德国工业4.0的背景主要是在过去德国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龙头的表现作用,在机械制造方面走的非常前。十大工业企业几乎在全球占了很大的垄断地位,高端车65%是德国车。但是过去5年的过程中,德国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第一个挑战就是由于别的国家的技术提升,使得它的毛利率不断下降。第二由于它劳工成本非常高,汉莎前两天又罢工了,我们又飞到法国去,法国爆炸,我们又去比利时坐在火车上。为什么德国欢迎叙利亚人?因为劳动成本低,所以他觉得应该从3.0往智能化方向走,减少对劳动的依赖,使工业上档次,提高等级,这是德国的背景。

美国呢,德国是从3.0往上走,美国是往下走,拉动再工业化。美国政府在过去3年里面提到了再工业化的过程,奥巴马政府,但是不容易,大部分制造业已经外移了,套用原来的再工业化显然成本非常高。很多制造业,很多行业已经没有他的市场份额了。他们想到的是,应该利用美国先进的技术来智能化生产,利用他目前现存工业的基础,所以从英特网往下走拉动工业往上走。

中国的2025更加具体,我们很显然看到我们工业的发展需要花十年时间来赶上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和4.0。因为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站在了工业革命的十字路口,前三次都没关系。第一次我们还是清政府,蒸汽机的时候。第二次我们还北伐战争,讲电气化时代。第三次是电子时代,80年代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沾了一点尾巴。这一次我们国家恰恰占到了整个工业革命的前沿,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和先进的英特网应用和数据的条件,很多研发都可以用互联网来走,这是我们具备的独到的条件。

但是机会以外是挑战,有三大挑战是很明显的,在我们过去的投资实践中,汉德过去半年做了中德之间很多促进工作。

 第一个挑战,工业体系的差别。我们几乎没有3.0,有人跟我开玩笑说什么是2025?20是2.0,没有3.0。25就很难听,弄不好3都上不去,可能就是2.5,但是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有的产业非常前卫,自动化实现了,石化、制药、钢铁,包括一些生产线,但是大部分生产线还是停留在半自动化过程中。第二我们在这个体系过程中也碰到了一些问题,在德国买下一些产品到中国很难落地,供应链的结构德国至少是五元结构,就是我做个产品至少要有五个部分外包,中国是二元结构,很难做的很深。他们两代人做一个产品,做的非常深,这是中、德的体制差别。再不用讲软件控制都没有,我们是“万国博览会”做工业系统的控制,太多元化,太杂。

第二个差别我认为是市场文化的差别,我们国家在全球很大的挑战不是外来的挑战,而是我们固有的挑战。在西方市场里面好产品就是好价格,因为好价格我就好研发,好研发就有好产品,是这么个关系。一个手表可以卖一两百万,但咱们国家就有问题,我们国家时髦的是价廉物美,消费文化是越便宜越好,弄得大家都没赚钱,这个消费文化是没有办法培育我们做国家真正的好产品的。

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希望?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希望?就是当我们国家自己的国产货变贵但有人买的时候,我们就有希望了,当整个民族都买便宜货和打折货,死亡就快了,包括我自己。我们现在中国人自己买自己的产品,一卖什么都便宜,我们中国人到海外买东西,越卖越贵,还互相抢,这个落差,这个利益比钓鱼岛还要大,但是这个市场文化是没法让我们工业人真正静下来研发产品的,这是挑战很大的。

第三个挑战,技术队伍。昨天听到了非常好的消息,南车、北车做的非常好,像德国一样有几十万人的技术队伍。但是广大的工业领域里大部分是农民工教育过来的,你不是技能工人。教育都是写狗屁论文,什么都不会,就想靠动动手指头就想发财,没有人做这个技能的东西,再技能化的生产一定离不开最新的工艺,我们精度不够,可靠度不够,耐久度不够,力度不够,一般都能做中低端。

所以我希望我们中国有更多的华为,更多的三一,更多的TCL,更多的比亚迪,而不是什么理财中心、资管计划,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P2PO2O,没有意思的,谁都赚不了钱。

最后一句话,用今天的英特网技术响应国家2025号召年轻人做工业去,别去炒股。工业立国,这是我们的生产力,是最基本的道理。谢谢大家!

《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 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9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wangxiaoku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10:00-17:00
  • 时间
    17:10-18:00
  • 开幕致辞:
    王波明,财讯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财经》杂志总编辑
  • 主旨演讲: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法国前总理
  • 时间
    19:00-21:00
  • 时间:
    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0-09:30
  • 时间:
    09:30-10:30
  • 时间:
    10:30-11:50
  • 主题:
    变局挑战下的全球经济
  • 时间:
    11:50-12:20
  • 时间:
    12:40-14:00
  • 主题:
    国内经济解“困”与增长应对
  • 时间:
    14:00-15:20
  • 主题:
    “一带一路”愿景与践行
  • 时间:
    15:20-15:50
  • 时间:
    15:50-16:10
  • 时间:
    16:10-17:30
  • 主题:
    转轨中的城镇化
  • 时间:
    16:10-18:30
  • 主题:
    政商关系新生态
  • 时间:
    19:30-21:30
  • 主题:
    房地产+:寻找新利润增长点
  • 时间:
    19:30-21:30
  • 主题:
    互联网法治思辨
  • 会议时间:
    19:30-21:30
  • 主题:
    全球视角下的资产管理
  • 时间:
    19:30-21:30
  • 主题:
    资本市场:放松管制与加强监管
  • 时间:
    19:30-21:30
  • 主题:
    大数据:从概念走向现实
  • 时间:
    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08:00-09:00
  • 时间:
    09:00-09:30
  • 时间:
    09:30-10:50
  • 主题:
    金融监管的架构与协调
  • 时间:
    10:50-12:10
  • 主题:
    国企改革共识与突破
  • 时间:
    13:30-14:50
  • 主题:
    中国制造业的现实与挑战
  • 时间:
    14:50-16:10
  • 主题:
    医疗改革与创新
  • 时间:
    16:10-17:30
  • 主题:
    跨界、融合与创变
  • 时间:
    17:30
  • 主持人:
    王波明,财讯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财经》杂志总编辑
  • 时间:
    17:30-18:00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