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现在主要问题是结构失衡 储蓄投资过度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王小鲁:现在主要问题是结构失衡 储蓄投资过度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2-22 10:15:1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我们的投资项目一直很多,政府的投资项目也在不断出台,但是增长率在不断下行。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应用的以扩大投资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或者说这样一种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基本上走到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结构失衡,是储蓄和投资过度,而消费相对不足。”11月13日,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在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表示。

王小鲁指出,过去一个时期有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资本存量的增长在加速,而经济增长在减速,特别是2008年以后,资本存量的增长率始终在往上走,而经济增长率从2008年以后就出现了下行,中间有短暂的恢复,但是紧跟着下行的趋势继续出现。2008年到现在这个时期资本增量的增长率超过平均经济增长率6.5个百分点,和以前的情况发生了非常大的差别。

以下为王小鲁发言实录:

对有效需求理论的再认识

今天我想讲一个经济学界的理论问题,就是怎么认识有效需求。先讲点实际情况,过去一个时期我们看到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资本存量的增长在加速,而经济增长在减速,特别是2008年以后,大家从图上可以看到资本存量的增长率始终在往上走,而经济增长率从2008年以后就出现了下行,中间有短暂的恢复,但是紧跟着下行的趋势继续出现。2008年到现在这个时期资本增量的增长率超过平均经济增长率6.5个百分点,和以前的情况发生了非常大的差别。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继续靠高投资、资本存量的高增长,是不是还能带动经济增长?和这个现象同时发生的,我们可以看到工业中的产能利用率出现了迅速下降。根据国内外几个不同的研究,大家可以看2000年以后,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产能利用率下降得非常厉害,产能过剩的情况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同样一个值得引起关注的问题,那就是资本生产率的下降。这个图里面给大家显示了资本的平均生产率和资本的边际生产率(见PPT),大家可以看到两条曲线都在往下走,而且从2008年以后是急剧下降的趋势。如果用2014年的资本的边际生产率数据和2000年相比的话,那么资本的边际生产率2014年只有2000年的三分之一,换句话说,2000年的时候你用2块钱多一点的资本投入可以带来1块钱的GDP增长,现在是7块钱的投入才能带来1块钱的GDP增长,也就是说资本生产率在大幅度的下滑。

那么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一段时间以来持续的刺激政策,大量的政府投资、宽松的货币政策只能带来一个非常短暂的经济回升,而现在已经越来越显得无效?2012年以来,已经7次下调贷款的基准利率,10次全面下调或者是定向下调存款的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实际上已经再次走向宽松。但是增长下行趋势并未改变。

宽松的货币政策主要作用是什么?实际上主要就是刺激投资。利率低了,贷款成本低了,就鼓励企业贷款进行投资。那么我们现在投资少吗?投资项目实际上一直很多,政府的投资项目也在不断出台,但是增长率在不断下行。我想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应用的以扩大投资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这样一种传统的模式,或者说这样一种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基本上走到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结构失衡,是储蓄和投资过度,而消费相对不足。

如果我们看一下GDP中的储蓄和消费结构,可以看到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从2000年到现在,最终消费率从GDP的60%以上降到了50%左右,而储蓄率和资本形成率都从GDP的30%几上升到了差不多50%。那么就是说一个上升了十几个百分点,一个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消费相对更少了,储蓄和投资更多了。而恰恰就是在这个时间出现了产能过剩、资本生产率的持续下降,特别是最近几年出现了经济增长的持续下降。

这样就使得我们需要对凯恩斯主义的有效需求理论进行一个认真的反思。因为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实际上,始终是在凯恩斯这套理论指导下进行的。按照凯恩斯的有效需求理论,最终需求是分为消费、投资和进出口三个部分,这三个部分中间无论是由于哪一个的变化导致了总需求不足,都可以通过宏观政策,即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刺激和提升总需求。财政政策中常常使用的一项就是由政府来直接投资,货币政策是由货币当局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社会投资;两者的着眼点都是投资。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反复使用扩张性政策的结果,投资率越来越高,消费率越来越低。这样的政策能不能再起到带头经济增长的作用,就是一个问题了。

其实这背后有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如果我们反思一下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可以看到:第一,实际上凯恩斯考虑的只是短期经济增长。他基本不考虑长期经济增长。凯恩斯曾经说过,如果讲长期怎么样,那时我们都死掉了。我们讲的是短期问题,所以凯恩斯1936年出的这本书、讲的这套宏观经济理论,就是一个短期分析的框架。在这个分析框架中间,凯恩斯实际上是假定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之间存在一个完全替代的关系。就是说,不管是哪一部分的总需求变动了,导致最终需求的不足,我们都可以用提高投资的办法来提高总需求。这是凯恩斯主义的假设。

但是这个假设成立吗?我们现在实际上面临的,恰恰就是在这个假设上遇到问题了。我们假定说居民消费下降了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用投资来替代消费,拉动需求。政府来投资,或者是用宽松政策刺激社会投资,就可以带动总需求。但是问题来了:刺激投资在短期内会拉动需求,但是中长期它会带来供给的扩大。当你搞一个投资项目的时候,短期内对水泥的需求,对钢材的需求,对机器设备的需求都扩大了,但是当这个投资项目完成以后,你的新生产能力就形成了。一旦新生产能力形成,整个的供给方就会扩大。

因此,如果我们不仅仅把凯恩斯主义政策当做一个短期调节政策,一个暂时的应对危机的措施,而是当做一个可以持续使用的政策,那么就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长期的持续刺激投资,就会导致生产能力扩张,而消费增长慢于生产能力的增长,在生产和消费之间就会出现结构的不平衡,因此就会不断的导致新的供求失衡。这是我们通过中长期的结构分析可以得到的结论。

也许你可以提出一个问题,就是说我扩大投资不搞工业投资,只搞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行不行?这的确不直接扩大产能,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房地产经过过去这些年的大量投资以后,也已经出现了严重过剩,很多城市的楼房卖不掉。基础设施投资,有很多是好的,但也有很多领域是过剩的,例如有些高速公路修了以后没有几辆车跑。这样的项目当然也收不回投资。这说明在没有需求的地方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也是一种产能过剩。

因此,对有效需求问题,我们需要考虑结构性。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是不能完全替代的。消费和投资之间,从中长期的经济运行来考虑,必须保持合理的结构关系。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尤其是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是不能无条件使用的。投资并不是越多越好,存在一个合理的储蓄率和消费率。改变了这个储蓄率和消费率就会发生结构失衡。

那么由此得到的政策结论,可以说一定要慎用刺激政策。当前重要的是促进结构调整,而不能再继续用扩张性的刺激政策来保增长或者稳增长。如果讲稳增长和调结构都是未来目标的话,如果把稳增长放在前面,那我想这个顺序是不对的,首先要解决的是调结构的问题。因为只有理顺了结构才能稳住增长。

解决调结构的问题,有几个方面很重要。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简单讲几句。

首先,政府要少干预投资,让投资的功能主要回归市场,特别在产业领域,由市场来决定资源配置。政府支出多用于改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特别要解决2亿多新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问题。这方面的支出可以促进消费回升。

第二,公共服务方面的投资特别要重视教育的改善,增加人力资本的供给。也要解决公共服务分配不均的问题,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

第三,减税和减轻企业的社保缴费负担,促进社保的全覆盖。可以用国有资本来充实这方面的需要,力度要大一点。

第四,改善收入分配,缩小收入差距。

第五,减少垄断,保护公平的市场竞争。

落实上面这些措施都需要加快改革,通过改革才能够起到结构调整的作用,才能促进消费率的合理回升,使内需重新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

(编辑:rendi)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