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甄:争取所有Uber在的城市等待时间缩短到3-5分钟_观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观察 >
个股查询:
 

柳甄:争取所有Uber在的城市等待时间缩短到3-5分钟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18 12:0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在去年年底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优步最大的市场。传统出租车平均等待时间12.3分钟,争取所有Uber在的城市等待时间可以缩短到3-5分钟。”3月18日,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女士在“智慧出行——未来城市峰会”上如此表示。

1

在谈优步对于城市发展带来的影响,柳甄表示,让交通更加的便捷;2015年在中国大概创造了100万的相当于全职的就业的岗位;不断的产品研发让这个城市更加美好,讲UBERPOOL产品,是多人拼车,这样极大的节省了道路能源的占有。

关于网络约车是否安不安全?柳甄强调,科技能够在安全方面做更多的事情。

首先,大家凡是用过优步的人都知道我们采用双向匿名打分的形式给司机打分,四星以下的司机可能拿不到奖励,甚至星再低,司机不会接入我们的平台上。

第二、我们有一个功能叫分享行程,大家可以把他的行程上车之后一键分享给家人或者朋友,让他们知道你到底在哪儿?

第三、我们有黑名单制,当司机和乘客双方分数都很低,可以把他们放到黑匣子里。第四、我们有一个报警功能。

最后,我们现在跟一些人脸识别的公司进行一些科技上的合作,通过人脸识别加强对司机的验证。同时,我们还给每一段的乘客的行程都有价值百万的意外险。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主持人:感谢李主任带来的精彩演讲,接下来有请下一个环节的嘉宾主持,财讯传媒集团《中国汽车画报》出品人兼主编庄鉴韬先生,掌声有请!

庄鉴韬:谢谢主持人,大家早上好,我是来自财讯传媒《中国汽车画报》的庄鉴韬,非常荣幸担任今天咱们这个峰会的第一单元的主持。第一个单元的主题是“智慧出行、共享经济与未来城市”。共享经济这两天非常火,共享经济实际上已经占到国民经济比重的三成左右,毫无疑问共享经济应该是为下一个中国经济增长奠定基础的,同时国家政府层面也希望共享经济能为下一轮经济增长担当新的引擎任务。具体到交通出行领域,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感同身受到共享经济给我们带来的便利和实惠,包括一大批的智慧出行领域共享经济平台异军突起,尤其对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还有租车行业,实际上客观上也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包括像易到、乐视、神州专车,包括滴滴这样的企业,已经在大家现实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甚至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大家都知道,咱们这些共享经济的平台很多层面上,中国的企业很多跟美国其实有相似性,包括大家经常能看到的说,百度其实学的是Google,小米学的是苹果。我们刚才提到的以上这些公司其实也有一个学习的模板,就是美国的Uber。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女士对这个话题进行分享,热烈的掌声欢迎柳甄女士,谢谢!

柳甄:大家上午好!我是中国优步的柳甄,非常感谢财讯传媒的邀请,让我今天有机会跟大家聊一聊出行领域共享经济给一个城市带来的变化。“两会”刚刚过去,可能大家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或者记者招待会,最热门的一个词可能就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围绕这个话题还有很多,比如“互联网+”,比如“新动能、“新经济”“共享经济”。非常幸运Uber可能跟这些词都多多少少有些关联。但是,在我们一开始有这个想法要做这种打车软件的时候,那时候没有供给侧该够,没有共享经济。

这是2009年我们的创始人在巴黎一个雪夜遭遇了所有人都能够遭遇的情况,怎么打都打不到车,他就想如果一个手机让我一键3-5分钟之内就能叫一辆车该多好。今天在供给并没有能够满足需求的时候,在移动互联网的今天怎么通过数据、算法,能够很好的开发供给,利用供给,将司机端的供给以及乘客端的需求通过算法高效的匹配起来。

到今天Uber已经在全世界将近70个国家,400多个城市都有运营。我每次说这个数字的时候都得回头看一眼,因为这个数字每周都在变化,2014年Uber进入中国,2015年初和一些资本和战略合作者成立了一个单独的中国实体,注册了在上海的自贸区,打造了一个Uber的中国品牌就是优步。今天大家打车,比如说用优步跟司机,或者乘客聊天,很多人不知道Uber是什么,但是他们都知道优步。

这个图其实是一张世界地图,凡是有蓝点的地方都有我们的运营。海航其实是我们中国优步的一个投资者,我曾经跟海航的主席开玩笑,我们看一看到底你们航线发展的快,还是我们Uber进这个城市发展的快。这个是深圳,也是我们前Uber全球前十大城市,我们优步按照订单数来算,在全球前十城市中,六个都来自于中国,深圳是其中一个。蓝色的点是优步的行程所覆盖的面积,上海是我们第一家进入的城市,这是成都,曾经是我们完成订单量世界第一的城市,后来被广州给超过了。这个是2015年1月份我们刚刚进入北京时候优步所覆盖的面积。这是2016年1月份,我们的订单量增长了120倍。那么,订单的量的覆盖率的增加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乘客在打车他的等待时间缩短了65%,由原来要7分钟按键才能来辆车,现在3分钟这辆车就可以来,极大的提高了效率。

目前,在去年年底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优步最大的市场。很多人问我,你们跟其他打车软件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今天想谈一谈我们这个产品设计的理念。其实大家打开这个,这是我们打开优步的手机APP的一个显示。我觉得我们总得办理的理念,我把它归结为简单,但是复杂。简单呢,我们力求这个产品的应用简洁,有直觉感,我们很多是不做的,我们不做预约,因为我们觉得在等待时间两三分钟的情况下,预约是效率的浪费。我们是电子支付,不用乘客输入目的地,这就避免司机拒载,或者挑单的现象。我们显示的车只会显示能够真正接单的车,因为我觉得对于我们全球1200多个工程师而言,对于产品工程师而言,最关心的其实不是做什么,他们最在意的是到底什么是我们不做的,那就要看产品的本源,产品的本源就是解决人们出行的痛点,怎么在最短的时间让人们完成从A点到B点效率最高,最经济。

那么,这样的产品的背后,我们的技术比较复杂,从2010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采取司机的派单制,而不是抢单制,把离你最近的司机派到你的面前,这后面是我们的秘方。还有一个弹性定价,就是在供需不平衡,比如供不应求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会把价格提高,司机端会看到热点图,就会鼓励司机去需求最大的地方接单,一旦司机到了之后,供求达到平衡,价格又回落到一个最基本的价格。我们这款做了五年,是第一个做弹性定价,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把弹性定价的范围和时间做的越来越紧缺。我记得去年的时候物价局和工商局的人都问我,谁来给你们定价?我说一般是市场来定价,按供需的平衡来决定最终的价格。

我再想谈谈优步对于城市发展带来的一些影响。首先,让交通更加的便捷。那么,平均传统出租车等待时间12.3分钟,我们争取在所有Uber、优步在的城市的等待时间可以缩短到3-5分钟。这是一张上海的图,黑色表示上海公交、地铁站的图,蓝色的就是优步所覆盖的行程。在上海有1/3的行程起点和终点都在离地铁站200米以内的地方,也就是优步网络约车的形式很好的解决了人们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需求。那么,65%行程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在没有公交服务的地区。所以,有的时候我说城市的交通,公共交通像城市的大动脉一样,Uber所覆盖的大动脉行程像城市的毛细血管一样,让整个城市的交通网络更加立体化,更加科学化。这是去年在中国推出的优步车站,这个大家觉得跟传统的出租车站没有什么区别,其实在司机端的导航地图里会出现优步车站这样的LoGo,这样促使他们去那个车站做客人的上下接送,这样很好的通过网络和互联网能够让所有的接客上下行程更加有序的发展。

很多人说网络约车所有平台的司机有没有经过平台的审核,他们到底安不安全?其实我想说,科技能够在安全方面做更多的事情。首先,大家凡是用过优步的人都知道我们采用双向匿名打分的形式给司机打分,四星以下的司机可能拿不到奖励,甚至星再低,司机不会接入我们的平台上。乘客反向也有打分,前几天我被一个优步司机警告,我已经打了60分了,说这样的乘客以后老让我们等着,以后都不愿意接你的单了。第二、我们有一个功能叫分享行程,大家可以把他的行程上车之后一键分享给家人或者朋友,让他们知道你到底在哪儿?第三、我们有黑名单制,当司机和乘客双方分数都很低,可以把他们放到黑匣子里。第四、我们有一个报警功能。最后,我们现在跟一些人脸识别的公司进行一些科技上的合作,通过人脸识别加强对司机的验证。同时,我们还给每一段的乘客的行程都有价值百万的意外险。

刚才我跟李主任,仇部长都在聊,我说我感觉我们跟国家统计局对6个城市5000名司机做了一个抽样调查,我们发现80%的司机其实都是兼职司机,70%以上的司机都是已婚,已有子女的,我们平台上很多司机其实有的是山西煤矿的老板,现在煤矿关了,还有中关村卖硬件,还有开服装批发生意的。那么,其实Uber这样的一个共享经济,分享经济的这样一个平台给了他们,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来利用他们开车的技能来支持家里面。

我们曾经2015年在中国大概创造了100万的相当于全职的就业的岗位,那么,合作司机平均收入比一般的城市的蓝领工人要高出45%。我们今年跟全国妇联的妇女发展基金会一起搞了一个优步的女性司机的招募工作,这不是一项公益,而是确实在今天,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妈妈,我有两个小孩,所以我特别能够体会到对于女性而言需要更多的灵活就业的机会。去年年底在优步平台大约有30万女性的注册司机,今年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数字翻倍,达到60万女性的注册司机。因为对于女性而言,家庭和生活的平衡非常的重要,那么,优步让她们可以打开手机APP就工作,关上就陪伴家里人。我想给大家看一段视频,这是我们深圳一个女司机真实的故事。

柳甄:最后怎么样通过不断的产品研发让这个城市更加美好,讲UBERPOOL产品,是多人拼车,中国50%的订单来自于多人拼车,比如从这儿去国贸,中间可能三里屯有一个乘客也可以去国贸,我们两个人可以顺路坐一辆车,在不增加一辆车,不增加一个司机的情况下运力翻倍,对于乘客而言,我们两个人分担了成本,价格更加便宜,对于司机而言拉一单相当于拉两单,客单价提高了。但是,供给端来讲,原来只有空驶的车才能为我们停下,现在车上有一个乘客,两个乘客,甚至三个乘客,只要他跟我们顺路而行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选择,这样极大的节省了道路能源的占有,以及提高了我们的效率。

UBERPOOL也就是拼车产品的一个视频的一个视觉的图。左边这个图是在没有拼车的时候,黄色、红色就是城市拥堵的情况,右边是50%的行程都是拼车的情况下,大家可以看到拥堵的情况极大的减少,因为在不增加车辆情况下,运力达到翻倍,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具体的数字对一个城市的影响。在成都、天津、杭州、北京,在我们上线3-6个月之后,这款产品让我们的收支达到了平衡。在成都上线240天节省了行使里程2900万公里,在北京上线50天,节省里程相当于350万公里,在中国共节约行使里程约一亿公里。这意味着这几个主要的一线城市每天减排2370吨。

最后,我想说创新、绿色、开放、共享能够让这个城市更加美好,今天利用这个机会,宣布下周一我们会启动一个12个城市的绿色拼车日。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我们主要的一二线城市,凡是在这个期间打车的朋友,打多人拼车的这款产品的朋友都可以享受一个封顶的九块九的优惠出行的价格。刚才我看在座有的人笑了,可能今天来这儿的来宾都不在乎九块九。跟得到分享另外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不久前我面试一个人,他说刚刚春节的时候去洛杉矶,他说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我就坐了你们UBERPOOL的产品,开车的是一个墨西哥的移民,他坐在副驾驶,来自中国,他的车后座上,另外两个拼车的小伙伴来自西班牙,他觉得通过拼车这个产品让世界各地的人能够凑在一起发生这样的交集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人生的际遇。其实我觉得,科技发展到今天,所有这些创新,这些移动互联网技术能够让我们人生的经验更加丰富,更加有意义,同时分享经济和绿色也让城市更加美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庄鉴韬:请留步,我们有一个分享互动的环节。我想在座各位嘉宾包括媒体,咱们看到交通出行领域共享经济的始作俑者Uber一定有非常多的问题想要问柳女士,看有没有问柳女士的?

提问: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人民日报社中国城市报的记者,我是Uber的忠实大粉丝,今天早上我得知自己得分数非常高,司机一直都在跟我说你知道吗我其实有一点不太想拉你。你无论去哪里,钱数都要比别人低,到1/3,我是几块钱过来的。这点我觉得非常欣慰,我可能会一直支持下去,这是我个人而言。

我自己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近两年像英国和加拿大开启了Uber合法化的进程。在中国Uber合法化还有多远?现在抓Uber司机的这种情况发生,我想问一下从企业方面来说实现Uber合法化还有哪些需要做的事情?谢谢。

柳甄:谢谢,目前Uber在全球比如在美国有80多个主要的城市都已经完成了合法化,在欧洲澳大利亚也逐渐开始了合法化的进程。很多合法化都是15年下半年完成的。这个趋势我们合法化的进程我也是充满信心。

交通部出现这样的规定,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应对手法或者措施?其实目前在Uber的平台上我们对于Uber的司机已经有了一定的严格的准入制的邀请。比如车龄多少,司机驾龄多少,保险这些每个城市规定略有不一样。没有出这个法规之前,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入制的邀请。

总的来说我觉得法规在这边,我们新业态在这边,双方要一起靠拢才可以。

提问: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我也是资深Uber的粉丝,我刚才来的时候也是打Uber过来的。作为一个记者,整个打车过程当中跟司机会有很多的交谈。我在交谈过程当中,有一个体会就是很多司机都说如果你要不补贴了,我就不在你这个平台上干了。

接下来面临是创始人来中国的时候也说大概是几亿美元量级的补贴政策。您刚才说了您是用市场的方式把供求关系平衡,补贴应该是非市场化的方式。今后Uber怎么做?继续用烧钱的方式,您怎么看大量的司机流向其他平台的这种现象?

柳甄:首先我觉得我经常把刚刚进入市场,对这个市场你们叫补贴,我们叫投资认为是必要的,但却是是短期的行为。就像我刚才介绍的多人拼车这个产品,我们在一半的城市推出这款产品三到六个月内,我们推出的时间不一样,已经都达到了收支平衡,不补贴的情况下。我觉得真正的能够企业长久和市场还有多个参与者一起共赢,最重要还是通过不断的对产品和技术的研发,降低整个成本,从而能够达到多方双赢,我认为这才是最具有竞争力,使我们会一直关注或者是工作的重点。

提问:您好,我是《投资时报》的记者,我也是Uber的忠实粉丝。我个人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我觉得不同城市对于Uber政策、活动其实差别是非常大的。在我出差或者去其他地方使用的时候还是有点意外的。

我很好奇在不同的城市您是怎样衡量用户的需求?您怎么觉得这个政策或者是活动是适合当地的用户的?

柳甄:我们觉得各个城市的差别非常大,比如说北京的差别大,北京的外来人口比较多,我们能够感觉到北京比如说在春节前和节假日波动比较大。大家去上海出差有感受,上海Uber的车非常舒适,条件特别好。上海是我们兼职司机最多的。大连我们有意思发现它的早高峰是5点到6点,很多时候我们的市场活动的设计包括我们对于人员的培训是根据这个城市一些生活特点决定。武汉人们有江,武汉交通状况也不太一样。比如像成都,一开始是我们发展最快的,跟成都当地的文化比如说人们非常喜欢尝新,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消费观念比较新,也有关系。成都是私家车保有量第二个城市,仅次于北京。

一个城市我们进入之后很多都是跟着这个城市包括天气的变化,人员文化以及司机的组成以及乘客的用户习惯来综合来分析的。你到某个地方,可能感受也会略微有不一样。

提问:我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我是做滴滴专车的。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我看Uber只有一个单一引擎,我跟滴滴交流,他们说他们会有自己很多个引擎。自己产品有顺风车、巴士、试驾、代驾的功能。Uber只有自己一个抢单的引擎,这是战略取舍还是相对的竞争优势?

柳甄:我们是派单的机制,这是后台我们跟司机派单,不是抢单。抢到的司机,是离你最近的司机,我们是算法算的。产品设计上我说过了,我们产品很少做纯广,我们不做纯广告的产品。我们界面比较简单,可能就是普通的拼车或者是优选轿车,北京还有电动车选项。

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觉得我们喜欢产品一个相对简洁画面,并不希望打开有多样性。对于产品团队而言,我觉得选择不做,有时候比选择做要更加难,我觉得大多数人其实想解决的一个痛点特别简单,就是我能不能出门用最快的时间内,用最经济的方法从A到B点,这是我们所有产品研发和设计和后台的技术都会着陆在这一点。

提问:我也是一个Uber粉,算是拼车、打车、女司机我都遇到过。我的问题非常简单,想问一下我们的Uber司机跟公司之间的关系能不能用一两句话帮我们解释一下?谢谢。

柳甄:我们叫合作伙伴的关系,就像个体司机和淘宝店主,是平台,我们跟他不是传统的劳动制雇佣的关系。

主持人庄鉴韬:谢谢柳女士,再次感谢柳女士的精彩分享。我们从她的分享中深刻的感觉到共享经济不仅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同时也给大家带来了很多的便利和实惠。我们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总结共享经济带给我们的改变,我们可以说共产主义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但是共享主义真的已经来到我们的门口。

刚才柳甄女士分享的还是城市出行中我们所谓叫个人用车这一个方面,你的私家车怎么更好利用的方面。其实在城市出行话题领域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就是所谓的叫公共交通这个领域。尤其是在大城市其实轨道交通是公共交通中间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轨道交通能够带动房地产资源、带动交通资源以及其他相关城市资源的配置。刚才仇部长在演讲中也提到了TOD的模式,那么今天我们请到了这个领域内两位非常有经验的专家,一位是深圳轨道交通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深圳轨道交通协会会长赵鹏林先生。另一位是香港铁路(MTR)中国业务首席执行官易珉先生。那么,我们先请深圳轨道交通协会会长赵鹏林先生上台,听听他对TOD的理解。大家掌声欢迎。

(编辑:xunannan)
关键字: 时间 城市 柳甄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