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枝仲:新兴经济体的金融脆弱性表现很明显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姚枝仲:新兴经济体的金融脆弱性表现很明显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2 18:56:57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新兴经济体金融脆弱性表现明显,最重要表现就是部分国家货币大幅度贬值,俄罗斯卢布贬值幅度最大,平均汇率贬值50%以上。巴西贬值30%以上,土耳其20%以上。预计2016年11国增长率还有一定程度小幅下降,从4.5%下降到4.4%。” 3月22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姚枝仲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新闻发布会作出上述表示。

他指出,同时我们需要关注几个不确定的因素。

第一个不确定性因素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的导向,因为美联储每一次加息预期出现前后,都会导致大量的资本从新兴经济体流出,从而导致货币贬值,这是对新兴经济体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第二个就是大宗商品的价格会不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目前看起来有一点,但是我们看整个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的需求结构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重点看2016年的供给结构会不会有一些变化,主要在于有一些主要的成员国会不会达成现场的协定

第三个不确定性是国际经济的合作,尤其是中国现在推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会不会导致一个新的国际经济合作的新的模式

第四个不确定因素是货币金融市场是否会发生危机,尤其是我们刚才讲的汇率市场,当然我们更加要关注债务市场,虽然整体的新兴经济体债务并不是很高,最高的巴西也不到70%,但是新兴经济体的债务危机发生的门槛值或者阈值要比发达经济体低很多,日本是政府债务比率已经达到245%它也没事,但是新兴经济体超过60%我们就比较担心了。

以下为姚枝仲发言部分实录:

姚枝仲:我们的新兴经济体发展报告是博鳌亚洲论坛委托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张所长的团队完成的,我们的任务是跟踪分析新兴十一国的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在2016年我们的报告里面,对新兴十一国分了八个方面进行了分析,主要是从增长、就业、物价、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大宗商品、债务问题和金融市场,新兴十一国指的是G20里面的20个成员中除了九个发达成员之外的另外十一个新兴大国。我们对八个方面进行分析之后,都找了各种新兴经济发展的特点,我现在重点跟大家汇报四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新兴十一国在2015年的增长率有一个明显的放缓,从2014年的5.1%到2015年的4.5%,但是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始终保持在50%以上,同时在世界经济中GDP的份额还进一步的提升,表明信信市场的增长率比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还是更高的。但是在十一个国家里面明显的有增长绩效的分化,大体分成四个梯队,第一个梯队是中国和印度,处于7%的中高速增长的梯队,还有一个梯队是巴西和印度,处于负增长的梯队,还有一个就是印度尼西亚处于5%的中苏增长的一个区间,它2015年的增长率是4.7%,另外四个国家处于0到3%的低速增长区间。

第二个比较重要的特点是大宗商品市场的低迷,比如价格的急剧下降,对新兴经济体的国家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尤其是对一些重要的资源出口国的经济增长影响,巴西、俄罗斯、沙特都受到比较大的冲击,墨西哥也受到比较大的冲击;第三个是国际贸易低迷,实际上是全球的国际贸易都低迷,2015年世界贸易负增长10%以上,十一个新兴大国也是负增长,除了世界性的因素影响之外,新兴经济体还受到一些不利因素的影响,它受到了很多贸易保护措施的影响,同时目前的区域贸易谈判发展趋势没有朝着有利于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在发展。

第四个比较重要的特点是新兴经济体的金融脆弱性表现很明显,最重要的表现是部分国家的货币大幅度的贬值,俄罗斯的卢布贬值幅度最大,2015年50%以上,巴西30%以上,土耳其20%以上,我们预计新兴十一国的增长率还有一定程度的小幅下降,我们预计从4.5%下降到4.4%,但同时我们需要关注几个不确定的因素。

第一个不确定性因素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的导向,因为美联储每一次加息预期出现前后,都会导致大量的资本从新兴经济体流出,从而导致货币贬值,这是对新兴经济体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第二个就是大宗商品的价格会不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目前看起来有一点,但是我们看整个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的需求结构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重点看2016年的供给结构会不会有一些变化,主要在于有一些主要的成员国会不会达成现场的协定。

第三个不确定性是国际经济的合作,尤其是中国现在推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会不会导致一个新的国际经济合作的新的模式。

第四个不确定因素是货币金融市场是否会发生危机,尤其是我们刚才讲的汇率市场,当然我们更加要关注债务市场,虽然整体的新兴经济体债务并不是很高,最高的巴西也不到70%,但是新兴经济体的债务危机发生的门槛值或者阈值要比发达经济体低很多,日本是政府债务比率已经达到245%它也没事,但是新兴经济体超过60%我们就比较担心了。

还有一个就是除了政府债务之外,还有私人部门的企业和居民的债务水平,这四个领域的不确定性,是我们2016年下一步继续关心新兴经济体的时候重点跟踪的对象,我就汇报这些,谢谢!

21世纪经济报道:我想请问姚所长一个问题,刚刚报告提出来现在亚洲地区的贸易下降很快,我想问一下刚刚达成的TPP会对中国以及东亚地区这些主要经济体有哪些影响?

姚枝仲:TPP达成之后要生效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预计2017年以后,TPP达成之后对于像越南这些国家,它们会有比较大的好处,但是总体上讲能够受益的经济体是有限的,它除了会产生一些贸易创造之外,它很多都是零关税,会有一些贸易创造之外,还会造成一些贸易转移,贸易转移实际上是有可能导致比如说能够从中国进口的一些更加便宜的产品,会用于高关税,它从别的国家去今后,这种贸易转移对世界经济来说是有损害的,像这一类的区域贸易协定,它两种效应都存在。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国际贸易规则没有朝着有利于新兴经济体的方向发展,就是美国在主导TPP、TPIP的谈判中,它重点对一些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不仅仅是一些边境措施进行谈判,这种谈判如果我们刚才借用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它的规则已经超出了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阶段,所以TPP对全球的贸易来说,它的利弊我觉得还很难判断。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