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赞同利用CDS等金融创新工具 但必须标准和透明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朱云来:赞同利用CDS等金融创新工具 但必须标准和透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2 19:13:5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我不否认通过大数据等互联网技术进行互联网金融风控是有效的,但是我也怀疑一味依靠数据挖掘信息是不够的,金融服务存在一个沟通过程,绝非仅仅靠互联网手段就能解决整个服务过程。”3月22日,前中金公司总裁朱云来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互联网金融:痛并成长着”分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

在被问到对“用CDS等衍生品债券创新工具解决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态度时,朱云来认为,随着金融市场不断纵深发展,创新会不断进入更高级阶段,对于CDS等创新工具的利用,朱云来自称基本赞同,但前提是必须要有标准和透明化。

朱云以美国次贷危机举例,很多人把危机归咎于CDO产品发行太多,但CDO就像一辆法拉利跑车,设计时速是三四百公里,司机非要开五六百公司,出了事就不能怪跑车。在他看来,工具没有对错,关键是工具的使用度和工具的应用环境。

以下为朱云来对话实录:

我提一点不太一样的观察角度。你现在说科技发展,阿法狗已经出来了,它也赢了,那我如果跟你唱点反调呢,那你不就是赢了两盘棋呢。大家可能忘了,这次下的是围棋,几年前Deepblue下的是国际象棋,说到底只是下了两盘棋而已,所以它是模仿人类来下的,所以你到底输给了阿法狗还是输给了以前的几十个围棋大师,它其实是学了围棋大师的,几十个大师对你现在最新的大师。

另外我们现在抽象地讲科技发展,是不是金融就没有了,或者变成自动的了,刚才说的也对。组合理论,你拿计算机去算,我也算过,你是不是可以自动驾驶了,这变成金融里边的自动驾驶。且不说自动驾驶,你只要出一个错,你为了防止这一个错所以你就还得有人看着,那你就不可能进入无人时代。

大家都讲了很多大数据的问题,似乎你的信用是可以用大数据来做的。其实你觉得这里边不需要人的判断吗?这些大数据真能告诉你这个信用的所有判断吗,就是你需要的那些信用判断,比如你知道了他买了什么东西,这需要判断,且不说你大数据记录的内容还是非常有限的,你知道某某人在某某地方买了什么东西,当然,某某人可能是假的,名字可能不是真的。你知道他有能力买这个东西,但是你不知道他钱是从哪儿来的,是花他爸爸的、他挣的、还是朋友给的钱。

我一直有一个思考,在座有这么多业内实践人士,这是个什么模式,你刚才说互联网金融是六类之内,咱们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好像限制得太小了,如果刚才说的把传统金融都打败了都不需要了,那么它也是很大的东西,那它怎么才能做得这么大,究竟互联网独特在什么地方,跟传统相比,传统的金融起什么作用,它可以起什么作用。

另外我比较有兴趣的是,比如说你们这种小额贷款它居然有这么大的市场,但是我问的是到底有多大,它的特点是什么,应该是分散式的可能是有很多小的,或者是说现在有很多大机构进来一把全吃。

朱云来:另外出国的问题,走向国际。昨天在来的飞机上我看了一个纪录片,说中国人现在到国外去做生意,讲中国人到印度,跟印度人做生意,人家什么都说没问题,结果什么都是问题。就凭这一点,那就是说其实文化不一样,他说没问题的你不能等于他没问题。但是你自己的文化,相对我们自己比较了解,至少我们是从这里边出来的,我们大多数还是说先把自己这边搞明白再说,这个应该还是对的。我就想提一点反对意见,不然一边倒。

朱云来:关键是你取得了数据,你又是用很少的人。关键是你能取得数据,你能不能核实数据,其实核实数据是非常timeconsuming的。过去的商业银行很多,它都是在一个town,这个town上所有做生意的理发店什么的都知道他们,他们家挣多少钱我们都知道,银行肯贷给他,还有抵押的问题。现在的新技术,反正我看见你挣了这么多钱,你花在这些地方。现在的新方法可以不同。

金融界网站记者:提问朱云来先生,我在去年也曾经问过您这样的问题,去年您也是参加了互联网金融自律与监管的问题,今年您再次来到这个论坛,您对互联网现在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您新事业的起点会从互联网金融开始吗?

朱云来:我还是非常关心技术的发展,我个人爱好上也是非常喜欢计算机,但是我个人并没有准备做任何事情,现在还是观察研究。今年的阵容非常大,都是清一色的业内都做得很好的,而且都是颜值很高的年轻人。我想从他们的实践中能体会什么,我刚才问的问题,到底金融的潜力多大,它是因为什么原理,什么东西特殊开拓了这样一个服务的领域,你满足了社会的需要,它自己也能生存发展,以后还能做出多大,这是关于行业和模式的思考,跟我个人没有关系。

台湾业者:我是台湾P2P的业者,我八年里面不良率、呆账率大概4.22%,我想问这边的不良率是多少。第二,我认为P2P不可能做到零风险。

朱云来:我想补充一下,我不希望好像是怀疑这个数据没有用,包括刚才那个人提的软信息的作用,我提的问题是在多大程度上。其实这种系统的数据挖掘一定会有帮助,大家想人肉搜索,一个没见过的人最后都把他挖出来了。有很多信息在这个世界,你有一些技术的方法可以比较系统地收集。

但是我确实也怀疑唯一地依靠这种挖掘信息是不够的,所以他讲面对面的这个东西。作为金融服务,当然P2P稍微狭窄一点,我讲互联网金融还有其他形式的金融服务,还有信息传播,好像帮人家理财,你跟客户的需求,你这个需要沟通,这不是用简单的互联网上的传播手段,因为它可以很快,发一个电子邮件几乎一秒钟可以到达全世界每个人手上,理论上可以做到。但是很多事情不是简单地通过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它还需要有很多沟通对话,这就是限制。

我也在看,P2P也好,其他的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模式,它最后到底怎么服务,到底有什么类型的市场,所谓小而精的市场,有的可能是大规模系统性的,这可能是不同的size、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市场。

提问:我想提问朱云来先生,最近说滥用CDS(信用违约互换)引发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刚才吴晓灵女士说,中国的CDS作为金融产品时机已经成熟,可以推出。推出CDS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能解决什么问题,您认为又有什么忧虑?

朱云来:任何一种金融工具,我们希望随着市场的发展,你的工具的运用可以进入相对高级的状态。因为你需要有一个环境,有法律的体系和内容,我并不太清楚她具体讲的CDS是什么,但是我概括你至少必须是金融的带有衍生性质的金融工具。

说到底实际上是说我们现在的金融风险到底积累了多少,比方说当时他们说CDS做太多了,还有一个叫CDO,以前我工作的地方,我们把原来参与设计产品的人都找回来了,最后大家blame说2008年金融危机是因为CDO太多了。我说CDO可能像一个很好的跑车比如法拉利,它设计得很好每小时跑三四百公里,但是你开车的人每小时开五六百公里,那你非得撞死。工具没错,关键是你用得对不对,还有工具的应用环境对不对。可能投资的力度太大,负债的投入太高,最后就有很多资产发生问题。可能我们需要更为系统地讨论,我不知道她说的具体背景到底是什么。

主持人:可能是因为最近不良资产的证券化,有关当局在研究,这是公开信息。可能有人提出来能不能用CDS也作为解决,可能这是一个背景。在讨论不良资产的证券化问题,现在我们指的不良资产的证券化指的是现货的打折,但是有人说可以引进一些产品来做。

朱云来:我基本的态度赞成,但是还是要小心,因为一个东西一旦变成一阵风,那些标准、统计不透明的话,那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朱云来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