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士祥:到2020年京津冀轨道交通里程将达1333公里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李士祥:到2020年京津冀轨道交通里程将达1333公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2 21:15: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去年京津冀联合中国铁路总公司,3+1联合成立了京津冀城际铁路总公司,规划到2020年,整个京津冀轨道的交通里程将达到1333公里,这就是所谓的轨道上的京津冀。”3月22日,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京津冀一体化:众行以致远”分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

李士祥称,北京目前的问题在于产业过多,北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放弃大而全的经济体系,构建高精尖的经济结构。因此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一项重点任务。据李士祥介绍,从2014年2月至今,北京已向河北输出了6300个项目,向天津输出了836个项目,同时向外输出技术合同3600个,相当于1200亿人民币。

李士祥认为,京津冀一体化的大前提是协同发展,在各自分工基础上实现共赢。

以下为李士祥对话实录:

主持人:首先我想问一下,京津冀一体化到底会是谁的最终胜利?是不是都是北京的?

李士祥:京津冀一体化首先大前提是协同发展,协同发展就是共赢,只是各自的分工不同,就北京而言,大家最关心的北京做什么,北京主要是做疏解非首都功能,全国目前是产能过剩,北京在一定意义上讲是产业过多,所以疏解首先是疏解产业,疏解与这个城市战略定位,这个城市功能没有必要或者叫联系不紧密的产业。

我们从2014年2月26日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以后,到现在我们已经向河北、天津,分别输出了产业,河北是6300个项目,天津是836个项目同时我们也向外输出了技术合同3600个,相当于1200亿人民币,疏解的目的是什么呢?疏解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国家这个首都这座伟大的城市能够更加宜居。

主持人:确实,我们知道河北做了很多努力,拔烟囱、减煤炭、压钢铁,这就是您每天的工作,当然了这一切去产能、去过剩产能过程当中也会产生很多社会问题,这也是您每天的工作,说到去产能,是不是我们的天空会变得越来越蓝,在北京、在天津,刚才听一下我们台上几位嘉宾讲,好象只有河北在努力,实际真不是,北京、天津也努力了,有一个数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也是最近刚刚学习到,8.6亿是北京和天津共同出资来支持河北的四个市进行去过剩产能,进行环境的改善,李市长,似乎在这几个地区之间,北京是一个明显的强者,但是我也想问您,北京作出了努力,天津也作出了努力,河北一样,但是从不同的角度,北京老百姓也要问您,北京提供给我们兄弟省份这么多资金进行改善,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看到效果?他也会问您,我们北京的钱用到地了没有,最后怎么检验我们的效果?

李士祥:中国有句古话叫远亲不如近邻。环北京,河北占了十二个县市,我们可以在一定意义上讲,北京是在河北的胸膛,它都在包着呢,所以刚才张省长讲的去产能,北京收获的是良好的空气,空气是流动的,所以北京在这个问题上,首先是要感谢河北人民,同时要落实中央提出来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协同什么?首先我们中关村和河北建立了科技联手的发展一些协议或者叫合作,比如说中关村秦皇岛科技园,中关村保定科技园,清华科技园在正定等等,这些都在紧密的合作,就是河北在去产能腾退空间的同时,北京的高新技术产业要进行有效的合作,而且这种合作是在产业链的合理分工的前提下进行有效的合作

刚才张省长讲的现代式工厂,如果今年六月份投产以后,就可以赢得3500个就业岗位,这相信都是就近的,所以也可以在产业调整的同时给老百姓赢得就业岗位。刚才主持人讲的,我理解这个意思好象北京的空气环境怎么样,我可以用量句话说,第一句话,确实发生了变化,因为这背后有大量的投入和辛劳,但是也确实还没有达到老百姓所期望的期望值,比如说我们2015年蓝天白云的天数是185天,这在一定意义上讲较2014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就是在季节转换的,就是到了十二月份的时候,连续出现了一周以上的极端天气,一下子整个就拉平了,这与北京的情况,特别是北京的地形特征和气候条件是有关系的,北京的北部就如同我们坐在沙发上是燕山山脉,整个北京的一万六千四平方公里,它的面积61%是山区半山区,所以这个地形特征决定了北京只要是刮南风,就是一个很不好的空气征兆,刮北风绝对是好天气,当然最好是三四级到四五级。

另外一个,北京的降雨量很少,年均降雨量常年平均不足五百毫米,所以空气的情况取决于地理地质的情况和气候的变化,北京基本上是两个时段是令我们最担心的,第一个时段就是入冬,北京的供暖期是1115号,这个前后是最危险的,第二个就是供暖结束前后,35号前后,所以前段时间,就是全国开两会的时候就是我们最揪心的,如果连续搞几天,那我们北京就很没面子了,压力就大了,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做好了各项准备。北京在大气治理的问题上搞了五年的行政计划,84项任务,主要是四个内容,第一就是压煤,把煤压下来,北京2014年的时候是2300万吨煤,从去年压减到了1300万,因为我们关了三个供电厂,第二个控车,小汽车的使用强度要控下来,第三个就是北京还是一个建设中的城市,所以建筑工地扬尘的污染,第四个就是工业污染,我们刚才讲的疏解非首都功能,但是我们有污染的企业是不能输出去的,要就地淘汰,因为疏解到哪儿,空气是流动的,所以我们这两年关了1100家工业企业,当然这个情况确实我们还在努力,所以我们讲叫持而不息,信心百倍。

主持人:李市长,您这个城市,北京市有这么多热爱城市的市民,是一个多好的事儿啊,咱们请您讲讲,北京市市内的交通问题,咱们刚才也讲了前提条件,确实北京有一些是自己无法选择的命运,全国各地的好朋友都希望能够在北京居住,在北京游玩,到北京来出差,这也是北京正式的功能,但是这就是你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现在就是怎么办?特别是像我们有张主任这么好的市民,怎么给他们一个很好的交代?

李士祥:我今天的收获特别大,听到了很多特别像张主任算是高级市民了,不花钱能够听到这个声音非常的荣幸,我先说一个京津冀大的方面,我给各位报告一个情况,我们去年京津冀三家,加上中国铁路总公司,3+1共成立了一个京津冀城际铁路总公司,现在规划已经做完了,到2020年,整个京津冀轨道的交通里程将达到1333公里,这就是所谓轨道上的京津冀,这是一个情况。

第二个刚才主持人和张主任也一直在讲,就是北京的交通确实是太复杂了,我是老北京人,有几个情况,首先北京的经济活动71%都在三环以内,就是整个经济的增长级,北京的贡献者都在三环相对集中,北京的三甲医院,70%都在三环以内,北京每天外地来北京看病的是70万人次,仅看病一项,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似乎不到北京的著名医院看病,感觉没有尽到责任或没有尽到孝心,这是中国的文化。北京的交通也有管理问题,我非常赞成张主任讲的,管理的问题比如说路面的机动车违章违规乱行的问题,包括最近北京出现了一个老年代步车,没有车牌也没有各种管制,在路上乱行的问题,也有北京停车乱放的问题,也有我们交通管制的制式包括我们交通的管理精细化的差距问题,比如说哪儿该右转弯,哪儿该左转弯,也有供给不足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在决策单双号的问题非常之慎重呢?就是我们一定要考虑到这些市民的生活和工作的方便度,与这个城市的宜居度这两者的关系,找到这个结合点。我们现在不让开小轿车、小汽车,但我们的公交还确实存在着不方便的问题,我们的地面交通和地铁上下的配合度的紧密性问题不如香港,是有差距的,所以我们今年下决心在三环以内,在地铁的建设上优先安排三环以内的密度,而不是更多的考虑郊区的长度,就是让大家觉得坐地铁比开车方便,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的公交必须要跟地下的地铁形成一个有机的组合,包括我们的出租汽车都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建设的问题,管理的问题。还有一个比如在西城区这样一个最核心的地段,我们的路网密度是不达标的,可能在路网的宽度上是够的,但是密度是不够的,所以北京单行线,特别是在核心区,单行线比较少,单行线少的集中表现就是密度不够,转不回来,所以我们现在加大路网的密度,比如说今年下决心在西城区要实施28条,打通断头路,在东城区要实施22条,就是在东城西城94平方公里的两个核心区,今年要打通50条断头路

主持人:李市长,北京似乎走在前面,但走在前面最大的烦恼就是怎么能够一直走在前面,而且不仅是走在中国的前面,你成了国家巨大型的城市,你也要开世界的先河,请您讲讲咱们北京到底有什么特色,怎么来保住这个特色?

李士祥:中央给北京的定位就是四个中心一个目标,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是这次总书记视察之后增加的,所以围绕着科技创新中心,按照中央的要求叫放弃大而全的经济体系,构建高精尖的经济结构,这是中央文件讲的,所以北京更多的是发挥大型院所多,世界五百强在北京52家,连续三年排全球城市第一,世界五百强多,各大央企多,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发挥科技创新中心的作用,核心的是把中关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好,这儿搞科技研发,然后按照分工转移到天津河北,当然我们也可以共建实验室,共建创新的研发中心。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李士祥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