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谷:市场拥有灵活性和变化性 监管者无法全覆盖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李若谷:市场拥有灵活性和变化性 监管者无法全覆盖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3 09:34:03 我要评论(0
字号:

liruogu

【财经网讯】“市场的灵活性和变化性监管者是看不到的,所以十三五规划里讲到风险要全覆盖,我认为不可能全覆盖,因为有些东西监管者还看不到,因此要想把这个事的监管风险都管住,这是管不住的”,3月23日,中国进出口银行前董事长、行长李若谷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财经诺远早餐会"上表示。

李若谷认为,互联网金融不可能代替传统金融,互联网是一个工具,现在把互联网提得那么高,把一个工具提得那么高,纯粹四个字,胡说八道。互联网金融不要把自己推向极端,如果推向极端就会走向反面,肯定会是这样的。

以下为李若谷发言实录:

李若谷:我没有多少研究,讲一下自己的感受。第一个问题,我想讲中共从1992年开始建立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体系始终没有建立起来,企业不是主体,政府管什么市场应该怎么经营没建立起来,概念没搞清楚,实践没搞清楚,所以问题很多。

第二个观点,刚才吴晓灵讲了监管的事,我也曾经从监管机构出来,如果你看着好莱坞的动画片,永远是猫捉老鼠,猫输,老鼠赢,政府和市场、监管者和被监管者的关系就是猫和老鼠的关系,想不到它又出来个什么东西,又出来个招,它那个一次衍生两次衍生你就看不到它的基础产品了,你现在把它管住了,它会从另外一个方向出来另外一个东西,就是市场的灵活性和变化性监管者是看不到的,所以在证监会上十三五规划里讲到风险要全覆盖,我说不可能全覆盖,因为有些东西你还看不到,因此要想把这个事监管就是风险都管住,管不住,这是理念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刚才讲的互联网金融,有人说互联网金融代替传统金融,我觉得不可能,互联网是一个工具,电话、电报都是工具,你现在把互联网提得那么高,把一个工具提得那么高,纯粹四个字,胡说八道。互联网可以促进金融的一些发展,一块钱也能干事了,但是五十年代银行一块钱存款也收。

主持人:五十年代一块钱很多。

李若谷:五十年前一块钱就可以开户,所以说将来互联网金融可能一块钱也不干了,因为它是跟成本相联系的,所以我说互联网想代替传统的是不可能的,现在老提互联网+,我觉得反过来,+互联网,就是你把这个工具用好了,这是一个,就是互联网金融不要把自己推向极端,推向极端,走向反面,肯定会是这样的。

第四个观点,不管怎么理财,不管怎么创新,你必须服务实体经济,如果你不服务实体经济,你没有出路。不管你怎么变,衍生产品怎么变,变成最后就想赚钱了,美国金融危机就这么出来的,不是服务实体经济了,因此出问题了,现在把服务业做大,消费推动增长,美国也是这样,欧洲、日本也是这样,它为什么要提再工业化呢?制造业如果把它放弃了,你那些东西都是胡说八道,经济一定要走向反面,就是垮台。

最后一个观点,任何事情适可而止,怎么办呢?就是这么办,你不适可而止,你赚钱想赚到极致,监管想监管到极致,什么都不可能,客观世界不可能,因此适可而止。你发展你追求财富适可而止,它监管也是适可而止,那这个社会发展才可持续,否则的话是不可持续,你追求财富追到极端就是反向,就是金融危机。

主持人:我得问李行长一个问题,你说一定要服务实体经济,这是一个概念,最后一个,你说适可而止,但是这两者里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因为周小川先生也在说必须服务实体,但这个东西咱们现在是市场经济,你现在不能逼着,我相信最后总是有一块基础资产是在实体经济了,但是金融交易自身已经变成服务行业一个东西,你怎么去逼着人家去做支持实体经济呢?我觉得这种东西你可以号召,但是在市场自然的形成和发展你是没法管的。

最后一个问题关于适可而止的问题,怎么适可而止,在滚动过程中的适可而止,还是在节点上的适可而止?

李若谷:回到哲学问题,它不但要推陈出新,你管了这个它从那边冒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讲,你不可能把风险全部控制住,风险要不断的出现,像美国多少年没出风险,它来就来个大的,因为那个发展到极致了最后不行了,就出风险了,现在你出一点我出一点,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你别老想着把它管住了,这是从监管的角度讲。从发展角度讲,你想把它哪一天做到,做不到,因此提倡这种思想,提倡这种行为方式,你适可而止,但是到了实际情况,它可能不适可而止,它就要追求,那最后可能就会出风险,就是你不断的推陈出新,你监管也不但的推陈出新,到底分业监管好还是统一监管,吴晓灵讲要分业,我觉得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可能前一段分着了,不行了合了,合了不行了又再分,这就是客观需求,你别太追求说永远是一个模式,永远是一个方法。

高西庆:我同意若谷讲的哲学问题,但是我说今天的问题我们还是回到前面讲的,把前面吴晓灵讲的量化的东西增加了一个纬度,我觉得最根本的问题在中国来说,仍然是公共治理问题,也就是说政府到底干什么,在这儿你监管机构也罢,产品也罢,适可而止也罢,还是你想努力发展也罢,这些都是一点基本力量,政府自己从头上认清你有多大能力,你就出个风险清单就完了,你就说这些事肯定不能做了,你做事肯定出红线了,所以现在说一百人也罢,两百人也罢,很简单,公安部弄一个多少人上街就算群体行为, 全社会都是一样的道理,除此之外你什么都别管了,你把人的量和钱的量定上之后,在那之外不是你管的,你把有限的政府资源放在市场无限的创作力上已经够难了,你还管什么呢。

主持人:这应该最后体现在人大的立法里头。

吴晓灵:其实公募和私募就是一个界限,不涉众的我不管,金融是个人财产的运用自主权,咱们政府别太越权了,再一个,我觉得风险是不可能全覆盖的,咱们现在全国个人是你自己财产的第一责任人,咱们现在政府把所有人的事都揽在自己头上了,你想好了你担什么风险,咱们现在闭着眼睛挣高息,吃亏就找政府。

主持人:到现在这个概念没建立起来,就是都是风险自负。

吴晓灵:政府就出面组织大家,而且我们的政府都在背后把这些财产高价给弄过来,然后提高偿付率,我说不要去提高偿付率,提高偿付率最后的结果是害了更多的老百姓。

主持人:我最后评论一句,你说的这个事已经是过去二十年,我记得九十年代就是这样,当时朱镕基说企业发债,结果企业发债很多就是在1997、1998的时候确实还不起了,最后政府全包了,我记得朱老板1993、1994年的时候,说我们用钱比市场用钱要强多了,别给什么发债了,我就国债发了,然后我政府一旦发你们到时候要钱管我们要,但是这个恶果到今天就是没有风险意识,就是人们到今天亏了钱还得找政府要,咱们现在股票市场也是被老百姓绑架,就是投资人绑架。

李若谷:这次政府确实有责任,政府推上去了,实际上你不应该管它了。

主持人:咱们今天有一个这么好的讨论,激烈的交锋,希望下次再见,多谢各位参与!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