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监管财富管理行业要明确理由,未必一定要监管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陈志武:监管财富管理行业要明确理由,未必一定要监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3 09:5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财经网讯】“如果涉及到公众利益,涉及到社会安定、社会稳定的金融交易,不管它是什么样的产品,可能监管就会找到了很重要的理由。第二,涉及到整个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安全,这个可以构成要求进行监管的理由。但是我觉得,除非是在这两个指标上面能够找到监管原因,那么即使这个行业表面上看起来是比较乱,但是未必要去监管。” 耶鲁大学金融教授陈志武在3月23日举行的财经诺远早餐会上表示。

以下为陈志武发言实录:

我想讲三个方面简单的说一下。财富管理,前两年我写过一个关于十八、十九世纪中国的机械买卖的价格和交易市场的系统的书,多年的研究也了解到,在原来没有金融产品、没有金融化的理财产品的社会,人们有了钱怎么样去做财富管理?结果发现在非洲有两个主要的财富载体:一个是羊,如果一个男人非常成功的话,可以有一万只羊或者十万只羊。但是大家可以想象一万只羊维护起来太痛苦了。另外一个主要的财富载体就是妻子,可以有好多个妻子,而且很多的学者发现在很多的部落,大概一个妻子大概是一百只羊,所以它的管理性就好多了。一旦发生灾荒,有生存条件,可以把一个一个妻子卖掉,也差不多可以卖一百只羊左右。在中国的话,原来妻妾交易市场也是蛮活跃的,一旦有大的灾荒,农村的村里面漂亮一点的少女全部都没有了,因为按照我们搞金融的话说,漂亮一点的流动性就比较好,需求、价格方面都比较有利。

原来没有金融市场的时候,人们怎么样进行理财、进行财富保值升值的安排?另外,一旦发生灾荒的话,没有金融产品的时候人们到底做什么?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出来,现在金融市场把人解放出来,特别是把女人解放出来了,起的作用是非常大。原来以牛羊、房产、土地、人作为载负的载体,投资的品种不太容易出现危机,因为我们原来没有听说过妻妾市场泡沫引发了一场大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不太容易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有了财富,越来越金融化的方式来进行管理了以后,因为金融产品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都是契约化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这种虚的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你没办法看到,所以泡沫相对来说就更容易产生。这样一来关于监管的话题也延伸出来了,这是我想讲的第二点。

第一点,我们现在方方面面的理财产品,不管是公募、私募、信托还有那么多的其他传统的和非传统的,我们今天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非常的幸运,尽管这样带来了很多的挑战。

关于监管,实际上刚才吴老师谈到了,因为在国内的我们总的感觉,一有什么东西我们总是要管,但是没有去想清楚到底为什么要监管,因为如果我们没有一些具体的测度指标的话,很容易觉得我们市场这么乱,尤其是纽约证交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交易员多少大喊大叫,你说这个不需要监管吗?肯定要管,太乱了,他们大喊大叫叫出来的价格进行资源配置,靠他们怎么靠得住?但是我觉得还是回到一些基本的要求。一个,刚才几位都说到了,如果涉及到公众利益,涉及到社会安定、社会稳定的金融交易,不管它是什么样的产品,可能监管就会找到了很重要的理由。

    第二个是涉及到整个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安全,这个可以构成要求多少进行监管的理由。但是我觉得,除非是在这两个指标上面,这个监测的标准上面能够找到那个原因的话,这个行业表面上看起来是比较乱,但是未必要去监管。这就是为什么像私募产品,当然一百万的定义可能太低了。什么是公募,什么是私募?私募产品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涉及到的人数很少,不涉及到大众的问题,只要你基金或你这个产品投资者数量不到一百个,每一个人本身就是事业上很成功的,你说监管者比这些人更能够判断投资值不值得去投,风险是不是太高,高了没办法,有相应的回报来补偿的话,我想这个在经济里面,在市场里面滚爬了几十年的企业家和有钱人,比监管人更有这个能力去判断。如果这样的话,既不涉及到大众,再一个只要他们基金的规模不是太大,大到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或者经济体系的话,那么即使我们感觉到他们的交易比较混乱,也不应该去做那么多的监管。之前我也参与过一些不同的法规或者法律起草的讨论,我总的感觉就是大家总觉得要管,但是没有几个人从那个基本框架上理清楚到底基于什么原因,是因为涉及到公众的利益、社会安全问题去监管,还是因为宏观经济风险不去做一些监管的话,这些风险会太高。

最后我想简单的说一点,其实我们知道最近几年,关于监管部门要统一。我觉得特别在中国的环境之下,有一些不同的监管部门同时存在,有一些竞争。这对于社会、对于经济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因为如果这个时候只有一个部门去监管的话,如果那个部门不作为,那整个社会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钱财富往哪里走,那我们就被逼得没什么选择,所以我觉得一方面有的时候乱也不是个坏事,因为有了竞争以后,就把那些不作为的监管者给它一些压力。现在有一些乱象,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像信托市场过去几年可能发展得太快了。那个时候金融市场还没这么复杂,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人还没有这么有钱,各种基金或理财产品都是比较新鲜。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wangxiaoxue)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