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东北振兴没有真正破题 遗留了相当大的问题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迟福林:东北振兴没有真正破题 遗留了相当大的问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3 20:56:11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2003年东北第一次振兴,注重的投资拉动,在结构调整,制度创新方面,没有真正的破题,遗留出来很大的问题,在全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东北的矛盾问题出来了。”中国海南改革发改院院长迟福林3月23日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振兴东北:“工业摇篮”的二次腾飞”分论坛上如是表示。

迟福林称,东北要解决制造业升级问题,国企改革必须要破题闯关。同时,市场开放度偏低,或者严重偏低,是东北振兴的突出矛盾。在市场开放上,高度重视社会资本在东北转型升级,这方面不下点大功夫,想扭转东北的局面很困难。产业开放上需要有一个新的举措,“用社会资本投资金,然后把民营经济进入东北搭一个桥,选择最好的项目,用这种工业振兴的办法,可能会找到一个路,寻求市场开放、产业开放的一些路子。”

以下为迟福林发言:

迟福林:有几个朋友跟大家讨论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东北振兴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点?如何客观的来判断东北振兴面的突出矛盾?第三,究竟如何形成东北振兴的动力?怎么把这个提起来,谈一点初步的看法和大家做一个讨论。

东北振兴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特定历史阶段?我的概括东北振兴正处在二次振兴的历史关键点,为什么呢?03年我叫做第一次振兴,这次振兴潘市长说了,我很赞成,在国家的支持下东北以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重化工业的发展为重点,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壮大东北的实力,改变东北的环境,经济总量明显提升。但是一次振兴注重的投资拉动,在结构调整,制度创新方面,没有真正的破题,遗留出来很大的问题,在全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东北的矛盾问题出来了。由于我们一次振兴在投资上下的功夫很大,东北确实需要振兴,矛盾也出来了。

过去第一次东北振兴产生的历史变化,我们一次振兴没有解决东北结构创新调整的关键问题,遗留一些矛盾问题。这个由于历史原因,更是我们一次振兴当中遗留下来的问题。

二次振兴要解决什么?以结构调整为重点。以体制机制创新为关键。以形成先进制造业基地或者制造业转型升级为目标。形成这个东西,对于东北来说有两个东西特别重要:第一我赞成姜市长他们对现代服务业有一个全新的思考,德国是我们的榜样,德国两个数字特别重要,这次两会看科技部徐部长一直讲,到西北他们反复讲,老师讲的对,但是不适用,很适用,德国服务业占GDP的70%。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70%,东北在这两个问题上,恐怕连一半都没有达到。

为什么我们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很困难呢?重要的在于研发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在沈阳开始起步了,比如说我们制造业,我们过去注重生产性,现在服务性有两个条件,一个信息化,一个服务化,机器人,3D打印机,5到10年机器人进入中产阶层家庭,将是一个基本设施,这个市场大的很。我们现在这个理念要解决,我们东北在结构调整中关键的问题是现代服务业的占比,严重制约了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转型升级恰恰成为拖累东北转型升级最薄弱的地方。(18:11)

东北的国企如果不改革,想提升制造业升级很困难,国企改革必须要破题闯关,这是第一。

第二,到底东北二次振兴的突出矛盾在哪儿?我认为一句话,市场开放度偏低,或者严重偏低,是东北振兴的突出矛盾。讲3个数字,东北三省对外贸易比全国2014年的速度差2.1个百分点,如果和广东省比,不到广东省的15个百分点,对外开放程度严重滞后。这是第一个数字。

第二个数字市场开放程度也是严重的滞后。我们全国民营经济,整个贡献率是60个百分比,东北大概只有50个百分比,在经营经济一个指标,比全国水平差至少10个百分点,和江浙一带相比相差几十个百分点。

第三个数字就是产业开放。我看到的数字是东北国有企业资产,在全国只有10个百分点,从东北来看,我认为对外开放程度、市场开放程度,产业开放程度严重滞后,制约东北二次振兴的突出矛盾,要解决这个突出矛盾就要下功夫。

我简单说一下,如何形成东北振兴的有效动力,真正动力?怎么形成一股劲,这个劲在哪儿?现在网上唱衰东北的调子很厉害,但是东北确实有自己的发展机会,要形成这样一个东北振兴的新动力,主要是加大开放,解决突出矛盾。东北在对外开放上要加大力度,国家发改委应该在东北振兴对外开放上,要支持东北,要更大的力度,东北亚要有特殊的东西。自贸区,在东北沈阳也好,大连也好,德国的工业园区在开放政策上有更大的力度,这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因为这个地方严重滞后。

在市场开放上,高度重视社会资本在东北转型升级,这方面不下点大功夫,想扭转东北的局面很困难。

产业开放上需要有一个新的举措,昨天下午一个企业家到我们那儿,从珠海赶过来,我刚才跟两位领导汇报,两会前他们在哈尔滨搞了一个黑龙江工业振兴基金,黑龙江省政府代表省政府25个亿,加上银行共75个亿,沈阳在辽宁做可能更好,如果能够做他们至少有500个亿,做这个的目的是什么?用社会资本投资金,然后把民营经济进入东北搭一个桥,选择最好的项目,用这种工业振兴的办法,可能会找到一个路,寻求市场开放、产业开放的一些路子。

去年潘市长,我们通过东北搞了一次东北振兴论坛,我们在这个期间和东北大学,发起支持,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东北振兴是一个联系协调机构,联系东北各个研究机构,各个相关的部门来对东北振兴做深入研究,出谋划策,在这方面会下一点功夫。

我本人16岁在黑龙江,小学中学在黑龙江度过的,68年当兵,学外语,然后在吉林工作一段时间,在长白山,我后来到海南岛生活了29个年头,北京工作10几年,跟两位领导说,我们东北要实现这个东西,可能需要改变一些发展观念。首先政府要适应市场,政府发展理念的改变,东北政府的力量很强,但是市场的力量,应该说还是有差距,要改变这个发展理念很重要。

社会要形成包容性的发展理念,我感到我的家乡,回到家里跟我家人讨论,我们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才能突破困境,在东北的二次振兴当中形成新的动力,新的发展环境,我相信虽然东北困难重重,但是只要抓住中国整个转型升级的机遇,在对内对外开放上中央给予更大的力度,东北抓住这个机遇,东北未来5到10年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实现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基地。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