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阁:股灾不只是杠杆问题,救市并非国际惯例_2016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李剑阁:股灾不只是杠杆问题,救市并非国际惯例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3-25 21:14:24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李剑阁

【财经网讯】造成去年的股市异常波动,原因非常多,杠杆是一个原因。” 3月25日,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李剑阁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由财经总编辑王波明主持的"“闯祸”的杠杆"分论坛上表示。

在谈到救市合理性李剑阁认为,举不出任何一个国家救市这样的例子,就是由监管部门带着监管对象救市的。美国根本不是。 美国一般是美联储出面,SEC根本不参与的。香港的救市,我在证监会到体改办过程中,1998年,当时是什么情况呢?香港的财政司带着金管局几个人,极小范围作出决策,而且这个决策过程,香港证监会是不知道的。而且证监会知道以后是非常愤怒的,认为政府不该进去的。是这么一个历史过程。所以用香港的例子来说明去年我们救市的合理性是没有说服力的。

以下为李剑阁发言实录:

主持人(财经总编辑王波明):请李剑阁主席,还是同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剑阁:去年发生的事太多了,今天下午讲不完。让我把去年的事说清楚,第一,我不可能说清楚。就像高西庆讲的,需要一个系统的研究才能说清楚。我只能从我的角度说一部分的问题。去年5月23日我在清华大学发我们孙冶方金融创新奖。发完奖以后,他们搞了一个记者群访。所有的财经记者,我相信在座有很多财经记者,他其实对孙冶方奖也没有兴趣,唯有兴趣的就是股市。 一上来就问我一个问题,最近股市非常牛,人们都说这是国家牛市,你怎么看?我不假思索的说,国家牛市的概念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概念。这句话就变成标题党,全国的微信,公共网站都在登我这句话。另外我确实说,据说当年克林顿时期有一个牛市,克林顿最喜欢鼓吹自己的政绩。他特别想把牛市功劳归自己。财政部说牛市归你,熊市将来归谁呢?政府把牛市功劳缆在身上的话,就必须把熊市责任也缆在身上。 所以不能把牛市和国家联系在一起。

问题是去年一些官方媒体助涨了市场狂热的气氛。大家也看到了很多对这个的批评。就是当时有一些官方网站讲4000点是牛市的开始。 国家牛市、改革牛市,各种各样的牛市,就来解释牛市的合理性。包括当时有一些权威人士作报告,说当前的牛市是有基础的,因为是改革牛,因为改革进展非常快,所以是改革牛。第二,不差钱。因为国家量宽货币政策,所以根本不差钱。第三,2015年年底的经济增长是可以达到7%的。所以这个牛市是可持续的。三句话,第一,改革牛。第二,不差钱。第三,可持续。 我曾经在去年6月初对这三个观点一一作了评点。结果大概过了十天左右,股市就出现转折点,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

所以我个人不认为仅仅是一个杠杆的问题。因为我本人离开政府机构以后,在两个证券公司做过董事长,一个是和哈博在一起在中金公司,后来短期在深银万国合并之前和之后当过一段时间董事长。 这些原来的同事都跟我讲,在去年年初,恒生电子系统直接接入交易市场是作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作为监管部门提倡的。说都互联网+了,你们还不接,大家不接就觉得落后了。到清理的时候,就说谁让你们接,赶快撤。证监会有些派出去的干部坐在那儿说你今天必须掐掉,不掐我不走。我不说杠杆本身出了问题,就是前后执行尺度剧烈变化,造成去年的股市异常波动,原因非常多,至少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人为加剧了波动,先拼命往上拱,受不了了又一下往下砍,去年股市断崖式下跌,这至少是一个方面。其他的待会儿再说。

我补充一点,恰恰去年处理股市危机的时候,我们把一些顺周期的危机当时特别想保留,产生负反馈的东西恰恰那个时候把它停掉。衍生产品做空机制本来是可以对冲波动的,结果那个时候怕股市掉的很厉害,把做空的东西砍掉了。本来做空是一个平衡的力量,包括融券是一个平衡力量,结果只准融资,不准融券,只准买,不准卖。只准实盘,不准期货,结果变成单方向了,改变了原来的规则。 你们刚才说的一个问题,不能用道德标准代替法律标准。其实只有合法和非法,没有善意和恶意。这个是坚定不移的准则。我们在市场所有的监管就是以合法和非法来划定。

我觉得去年有一个问题,股灾发生以后,有关方面提到说中国的救市是非常符合国际惯例的,是我们该做的。但是后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救市确实可以举很多例子。一个举美国例子,一个举香港例子。 第一,该不该救?什么情况下该救?怎么救?由谁来救?如果用这几个标准,四句话去问一下。我发现去年我们没有一件事符合国际惯例。我专门和各方面人士交换过意见,包括和香港当年监管的人士也交换过意见,去年像中国内地这个救市,由监管部门带着一批监管对象去救市,就相当于裁判带着特定的运动员去踢球。 这个球是没法踢的。他吹哨,让你进球就进球,让对方不进球就不进球。这个球就没法踢了。

如果说国际惯例,我认为举不出任何一个国家救市这样的例子,就是由监管部门带着监管对象救市的。美国根本不是。 美国一般是美联储出面,SEC根本不参与的。香港的救市,我在证监会到体改办过程中,1998年,当时是什么情况呢?香港的财政司带着金管局几个人,极小范围作出决策,而且这个决策过程,香港证监会是不知道的。而且证监会知道以后是非常愤怒的,认为政府不该进去的。是这么一个历史过程。所以用香港的例子来说明去年我们救市的合理性是没有说服力的。

现在动不动就说国际惯例。包括会前我们讨论的注册制的改革,有人说全世界没有注册制,也用国际惯例来说事。幸亏现在互联网时代,国际上的事大家都知道。不要有的人出来一说就把大家吓住了,实际上大家很明白,有的事糊弄不了。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