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余栋:全球经济存在资产配置之谜 中国能提供解决渠道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姚余栋:全球经济存在资产配置之谜 中国能提供解决渠道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4 11:5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巴塞尔协议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

【财经网讯】“全球经济存在着资产配置之谜。全球的流动性不足,虽然现在还够,但是未来是不足的。所以在全球流动性不足大背景下,全球经济将保持3%左右的增长速度,很难再有强劲的增长。低通胀是长期的,而且大宗商品的低迷也会是比较长期的。”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姚余栋认为,“从全球来看,家庭资产的崛起是以前预想不到的。全球逐渐步入超老龄社会,我们估算,如果发达国家现在有200万亿美元的家庭资产,未来五年可能要新增20万亿美元。其中,可能有10万亿是养老钱,这样的情况就是家庭资产,我相信可能有一半是养老配置的钱,养老钱核心诉求是正收益,就是我不能老了以后钱越来越少了,这个是很重要的,在全球要寻求正收益,这是最基本的。”

“所以全球大量的钱要寻求正收益资产,这是所谓的会存在的全球资产配置之谜。”姚余栋指出。

资产配置之谜用什么方式来解决呢?姚余栋认为,中国经济将给全球提供一个最主要的解决渠道,因为中国经济是L型增长。中央在大幅度推动供给侧改革,包括山东省和其他省都在努力推进供给侧改革,中国保持一个长期的繁荣是有信心的。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经过改革人民币汇率兼备稳定性和灵活性,如果美元指数振荡的话,人民币保持相对稳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也看到,中国经过十年的金融改革和开放,国内债券市场已经达到50万亿。而且人民银行已经对全球的海外投资者开放了这个市场,所以在全球来看,到哪里找到刚才说郭省长说“天下掉馅饼?”我觉得这就是馅饼,不要怀疑它,直接来找。所以怎么解决全球资产配置之谜,很可能是全球具有长期稳定正收益的人民币资产。”姚余栋在会上表示。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以下为文字实录:

姚余栋:谢谢主持人。我想跟大家汇报交流的主要是从全球经济角度。全球经济存在着一个全球资产配置之谜,我的分析逻辑是这样的,首先是全球的流动性不足,虽然现在还够,但是未来是不足的。最近的BIS的顾问也承认这样一个观点。所以在全球流动性不足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全球经济将保持3%左右的增长速度,危机之前是4%,很难再有强劲的增长。低通胀,也是长期的,而且大宗商品的低迷也会是比较长期的。

同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我们指的是国际储备货币,在ICR篮子里的,美元、日元、欧元、英镑和今年10月1日的人民币,大家也注意到现在汇率理论要发生变化,由于国际货币,可能跟实体经济关系不是很大,比如说日元现在面临升值压力,就很难用日本经济的情况来解释。如果货币升值,美元指数就会振荡,就很难强势走高,国际储备货币升值也意味着将来非储备货币包括新兴市场的货币,可能面临这样一个汇率风险是比较大的,在未来。第三点,全球来看,家庭资产的崛起,这是以前预想不到的,以前我们总以为是金融、公司资产是最多的。还有一个现象,全球逐渐步入超老龄社会,已经有14个国家和地区进入超老龄社会,所以全球家庭资产崛起,我们估算如果发达国家现在有200万亿美元的家庭资产,未来五年可能要新增20万亿美元。其中,可能有10万亿是养老的钱,这个钱是什么钱?有一部分是短钱,可能是对冲基金,可能是短期收益,但也可能是长期收益的。这样的情况,就是家庭资产,我相信可能有一半是养老配置的钱,核心诉求是正收益,就是我不能老了以后钱越来越少了,这个是很重要的,既有短钱,但是一半要长钱,在全球要寻求正收益,这是最基本的。

我们看到,当前的全球经济,由于美联储定的中长期的价格稳定目标是2%,我认为是定低了点,应该定2.5%比较合适。但是无论如何定了2%,这样逼近2%也是指日可待的。虽然昨天非农就业非常低,但是最终会走向加息。终究加的幅度和时间而已,除非它调整未来的目标。我们在看到日本经济和欧元区是负利率,所以这样就会存在着全球200万存量资产的问题,现在全球主要债券可能面临将来加息的问题,去哪里呢?日元和德元区是负利率。如果去新兴市场又害怕汇率风险。所以全球大量的钱要寻求正收益资产,这是所谓的会存在的全球资产配置之谜。用什么来解决这个方式呢?我们觉得中国经济将给全球提供一个最主要的解决渠道,因为中国经济是L型增长,我们冷静地、客观地看到我们中长期是L型增长,同时这种情况下,中央在大幅度推动供给侧改革,包括山东省和其他省都在非常努力推进供给侧改革,我也相信供给侧改革会成功,中国保持一个长期的繁荣,我认为是有信心的。同时,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经过改革,大家看这个确实是稳定性和灵活性兼备,而且美元指数如果是振荡的话,人民币保持一个相对稳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也看到,经过过去十年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我们国内债券市场已经接近50万亿人民币,是一个以前难以想象的。中国的债券市场能够这么样深厚,相对深厚,而且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人民银行已经对全球的海外投资者开放了这个市场,而这个市场,我们国债收益率是十年期3%,如果人民币汇率稳定,而且又是开放的,所以在全球来看,到哪里找到刚才说郭省长说“天下掉馅饼?”我觉得这就是馅饼,不要怀疑它,直接来找。所以怎么解决全球资产配置之谜,很可能是全球具有长期稳定正收益的人民币资产。谢谢。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