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财富管理要与金融改革相辅相成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胡祖六:财富管理要与金融改革相辅相成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4 13:5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胡祖六:中国金融体系缺陷很大 财富管理要与金融改革相辅相成

胡祖六

【财经网讯】“中国的金融体系,按资产规模来衡量都已经很大了,但从市场的稳定性,透明性,流动性,金融机构整体的经营能力,投资者的风险文化等等来看,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有很大的缺陷。所以我们要提高中国的财富管理能力。发展财富管理产业,一定与深化金融改革,包括理顺监管的理念,培育更多的投资机构,培养引进专业人才,跟金融整体的改革和发展相辅相成,否则孤立谈财富管理,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胡祖六表示,财富管理是现代金融体系越来越重要的一个核心功能之一。现在谈建设财富管理中心,财富管理产业,提高财富管理的水平,是不能够孤立来谈的,要跟整个金融体系的发展程度密切相关的。

他举例子称, 全球财富管理最发达的国家主要是英国、美国和瑞士,这些国家因为其卓越的财富管理能力,不但能够管理好本国的财富,获得很高的回报率,而且吸引全球的资金流入,世界各地的财富都流向这些财富管理行业最发达的地区。相比之下,德国和日本,虽然是制造业的强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德国和日本在财富管理行业相对发展滞后,或者说跟他们应有工业化地位、收入水平不相称。所以这个问题应该引起我们决策者、企业家、投资者的重视,

“中国的国民财富过度集中于主权财富当中,民间财富管理机构的规模过低。大部分财富应当是存留在民间,分散化、专业化、独立管理,而不是集中在政府所控制和掌管的主权财富机构当中”。胡祖六认为。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以下为文字实录:

胡祖六:谢谢,很高兴能够来青岛参加这次财富论坛,这个题目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我讲三个观点,第一,这个财富管理与经济增长和国民财富的一个关系,一个国家的昌盛,人民的富裕,当然需要经济可以能够长期可持续的快速成长,能够不断地创造国民财富。但是,在今天中国的发展阶段,一方面我们要继续维持经济成长,但是这个财富的管理越来越重要,怎么样能够管理好现有的财富,培育卓越的财富管理能力,做到能够以才生财,第一个才就是才智、才能、才华,第二个是财富的财,做到以财生财。这样我们才能不断累积扩大财富,提高人民的财富水平。这一点非常重要。

全球财富管理最发达的国家主要是英国、美国和瑞士,他们这些国家因为其卓越的财富管理能力,不但能够管理好本国的财富,获得很高的回报率,而且吸引全球的资金流入,世界各地的财富都流向这些财富管理行业最发达的地区。相比之下,德国和日本,虽然是制造业的强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德国和日本在财富管理行业相对发展滞后,或者说跟他们应有工业化地位、收入水平应该说是不相称的。你看今天我们提到全球最好的财富管理公司,最好的对冲基金,最好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几家在德国、在日本?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引起我们决策者、企业家、投资者的重视,就像固定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一样,在经济起飞早期,固定投资每个单位能够产生很好的边际效应,但是继续靠固定投资,效益就会下降。所以今天全球经济增长,但是更要想办法管理好现有的财富。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正好西庆在谈储蓄率,为什么中国储蓄率提高?很多原因,人口结构、收入的增长,社会保障的缺失等等,但是我认为储蓄率高,就是回报太低,老百姓为了养老、医疗、教育、租房,不得不把过多可支配收入部分拿来放在储蓄,才能满足这种需要。如果说你投资回报率高,你的储蓄率会大大降低的,所以经济增长、国民财富与财富管理的关系。

第二点,我们谈财富管理,财富管理是现代金融体系越来越重要的一个核心功能之一。我们谈建设财富管理中心,财富管理产业,提高财富管理的水平,是不能够孤立来谈的,是跟整个金融体系的发展程度密切相关的。中国的整体金融体系,从绝对规模,按资产规模来衡量,无论是银行的资产,股市的市值,债券市场的市值,都是已经很大了。不能说第一吧,美国还是第一,但是至少是第二位,比如说股票市场的市值,债券市场市值是全球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但问题是,从我们市场的稳定性,透明性,流动性,从金融产品的丰富程度,效率,金融机构整体的经营能力,投资者的风险文化等等,我想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有很大的缺陷。所以我们要提高中国的财富管理能力,发展我们的财富管理产业,一定与深化金融改革,包括理顺监管的理念,培育更多的投资机构,培育和培养引进专业人才,整体跟金融整体的改革和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否则你孤立谈财富管理,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第三点,我想谈一个简单的,财富管理应当把主权财富与民间财富管理应该达到更好的平衡。应该说中国整体的财富管理的产业,从规模还是相对低的,但是中国的主权财富还是相对比较大的,比如说我们三大主权财富机构,外管局、社保和中投,他们的按AUM来说,在全球都是比较大的,可以跟美国、欧洲可能规模最大的、实力最强的财富管理机构和投资机构相比,但是中国的这个民间的独立的财富管理机构,比如说我们的公募基金,中国的华夏基金是最大的,二十多年的发展,可能还不如美国一个小型的公募基金的规模大,中国整个规模基金加起来,还不如美国一个中等资产规模相比大。所以我们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国民财富这么多的集中在主权财富里面?我觉得一个常态或者新常态,大部分财富应当是在民间,被分散化、专业化独立管理,而不是集中在政府所控制和掌管的主权财富机构。

第二,主权财富机构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形成起来了,在推动整个国家主权财富管理行业也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我举一个例子,新加坡一个岛国,也因为各种地缘的原因,有主权财富基金,但是过去十几年、二十几年来,我在高盛的时候,MMS经常找我们,要把本部放在香港,而不是新加坡,就以各种压力,高盛也有各种诱因,所以原来很多在高盛跟我一起的同事,离开高盛之后,都创办主权财富基金,后来新加坡政府说你来新加坡去,我给你多少钱,你马上可以开张的,还有税收,各种办法吸引全球最好的人才和各种机构到新加坡安家落户。所以为什么新加坡能够成为一个新的财富管理中心,这里跟他们非常聪明有效的利用他们一些主权财富机构来吸引民间独立的专业机构到新加坡去,非常非常有关系。这一点我想我们国家,我在国家社保,可能西庆还在国家社保倡导,除了自己的管理以外,还做外部的管理,遴选市场最好的专业分析投资者做专业的管理,其他机构是不是能够做得更多,能够通过主权财富真正作为一个催化剂,扩大中国专业机构和人员的队伍,我觉得是值得思考的。我觉得中国近三十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企业、国家的财富,现在怎么样更加有效管理这些财富,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率,已经成为非常尖锐的挑战,当然也是历史性的机遇。我希望我们国家要学习美国、英国还有瑞士的经验,严格吸取德国、日本在工业化和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教训,真正能够打造中国卓越的财富管理行业,培养卓越的财富管理能力,避免富不过三代这么一个历史的追逐,使中国不能有成长,而且有更多更快的增加国民财富。谢谢。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