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生: 财富管理是普惠概念 不是拉大贫富差距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蔡鄂生: 财富管理是普惠概念 不是拉大贫富差距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4 16:5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蔡鄂生: 财富管理是普惠概念 不是拉大贫富差距

【财经网讯】“财富管理在西方是小众,但在中国是大众。财富管理在中国是普惠的概念,不是拉大差距,而是通过财富管理拉小差距。现在老觉得财富管理可以一夜暴富,这样差距就大了,就失去平衡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蔡鄂生指出,企业是创新的主体,市场是导向,政府是平台,要把三者关系弄清楚。

对于中国的监管体制, 蔡鄂生认为,“中国监管体制的发展,什么叫适合?没有一种体制是恒定的,一定要根据不同的历史阶段和发展来确定它的监管。监管体制一定是要根据市场发展的现状,不能太超前,也不能太滞后。但是一定不要认为有一个很理想的监管模式,市场就一定是规范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蔡鄂生:第一个想跟大家说的,请大家思考一下前一阶段习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创新,我们的理论怎么创新,认识世界的方法上怎么能够有中国特色,怎么能够传承。

第二,理解今天上午郭省长的讲话,有一条财富管理在西方是小众,但在中国是大众。财富管理根据郭省长这句话讲,财富管理在中国是普惠的概念,不是财富管理拉大差距,而是通过财富管理拉小差距,这是我们解决的问题。现在老觉得财富管理可以一夜暴富,这样差距就大了,就失去平衡了。

第三点,我们主持人原来待的单位中信是我们改革开放值得研究的,很有意思的组织。它一直是在市场化道路上或者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化道路上,我觉得是一个代表,它也经过了。搞了一个信托,下面又搞了一个信托,又到了本世纪改成中信集团,也不叫信托投资。最后讲讲监管,我们现在监管实际上我觉得作为监管者来讲,我充其量是一个战区指挥员,而不是战略家。所以我们要怎么理解好发展的战略,战略家是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规律问题。我们怎么能够找到规律,然后打好每一个战役,但是我们现在有时候我们这个本来是战区指挥,结果我自己跑到战术上了。当时在银监会有人说你们银监会就是各家银行的董事长,这不就麻烦了吗?本来该人家做的事,我们替他做了,就没有进展。所以市场有市场的规律。包括这回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时候,他讲了一个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企业是主体,市场是导向,政府是平台,我觉得要把这几个弄好了,我们就有希望了。

蔡鄂生:谁当主持人谁就具有了控制权,我们还是被他套里面。刚开始一见面,我说秦总你别跟我出难题。燕冬没来,如果他来,我建议搞一个全天的讨论,他有一个系统性,从目标开始所以你们搞这个事,货币政策目标是什么,然后到你现在的管理体制和目标是不是接近,但是跟目标接近,你还要考虑到你的实体现状资产质量,然后又回到了政策选择,你选择什么样的政策。所以跟秦总对话,别让他绕里面,很麻烦的。其实这些题目都是我们现实遇到的问题,肯定大家希望我讲监管这一块,实际上真正监管模式的选择,我觉得还是按照总书记的讲的问题导向。我们现在在监管体制和市场关系上,这个问题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刚才讲了,这些发言一个说是市场的发展,不要从上到下,或者要从下到上,包括刚才宋院长讲的,你互联网金融之间的空隙怎么办这都是问题啊。还有刚才也有人讲了,我只管我这一亩三分地,我不管其他。现在金融这个系统,刚才也讲了,刚才有的专家讲了,你这个对于市场的观察,一定要看银行资金怎么去跟市场结合,所以这就是一个系统。所以说所谓监管体制的改革,做现在的体制来讲是“一行三会”,是一个系统,而不是改一行,或者改三会,这样我觉得都不可能。况且我们今天上午省长讲,我地方政府也要担负金融稳定的责任,因为郭省长是金融出来的,他知道金融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所以他觉得地方政府要有这个责任。

所以我们现在对于模式的选择,其实最简单,就是适合于现在国情的模式,就是好模式。你别人的只能作为参考,英国,其实我们中国古话叫“分而合、合而分”。前几天去韩国,韩国也是金融监管院,也是从合来合去,现在金融监管院上面又加了一个金融委员会。美国的更热闹了,美国从来没有把这些小哥们都拢在一块儿,但是相互之间的配合、系统管理,虽然也有缺失,但是系统管理还是有关联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我们的问题是老想把界限划清楚,实际现在作为系统来讲,你把界限划清楚了,到了这个东西跑到我这儿才管,这不是一个工厂里某一个工段的流程管理,实际还是整个企业的管理,来设计我们的监管。我讲就是乱绕,绕了半天,反正不把我绕进去就行了,谢谢大家。

秦 晓:谢谢蔡主席的问题导向,下面把时间交给听众。

提问:蔡主席刚才说适合中国国情的这种监管就是好模式,那具体来说,您认为现阶段什么样的模式适合中国的国情?

蔡鄂生:你这个人老是自家人整自家人,不象话。别人都不提这个问题,你提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你看,中国监管体制的发展,什么叫适合?没有一种体制是恒定的,一定要根据不同的历史阶段和发展来确定它的监管。我们刚刚经济改革开放的时候,最早一家银行的时候,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就是央行和商行,按市场经济来讲是合一的。但是在社会主义体制下,它就用不着分开。改革开放以后,你说要搞市场经济了,首先从这个央行分,先按专业性分出一些机构了,然后发现这些机构出来以后,有问题了,就要有央行了。央行完了以后,市场发展了,证券出来了,又开始证券,然后保险。它这个监管体制一定是要根据市场发展的现状,你不能太超前,也不能太滞后。但是一定不要认为监管模式处理好了,有一个很理想的监管模式,市场就一定是规范的,我觉得这个理念一定要改变。比如说我用自己的体会来讲,说管这个信托公司,其实我根本不是专家,我对信托产品根本不知道,但是你把信托的本,信托的发展历史是财产权,在中国改革开放,从简政放权到个人有财产权,经历了多长时间?所以你又想让人家活,你要走的像今天郭省长讲的西方的财富管理上,可能就变成小众的了,就变成富人。但是中国要发展,信托公司要生存,你不可能简单对个人财富去,你只能搞平台贷款,或者发展,是从这个角度慢慢过渡过来的。你首先要让它生存,只有生存下去了,你才能发展。如果说你既让它存在,又不让它好好活着,它不捣乱它干什么呀?谢谢。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