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社保从分省统筹到全国统筹是财税改革重要方向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许善达:社保从分省统筹到全国统筹是财税改革重要方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5 10:3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我认为财税改革下一步的任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一个是逐渐增加地方政府征税权,另一个是加快社保全国统筹和降低社保缴费率的研究”,6月5日,北京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许善达认为,营改增之所以今年推进的雷厉风行,一个原因是税制改革完善的动力,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贯彻“三去一降一补”,通过降低企业税费成本,增强企业应对经济下行的能力。

但许善达称,因为营业税此前是地方税种,而营改增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地方政府没有了主体税种,地方征税权力相对削弱,因此,学界一直建议将生产批发环节征税向零售环节转移,作为地方税主体税种,但该工作量大,无法与营改增同时完成,仍需要未来2-3年调整期,许善达认为,未来不仅需要增加地方税收收入,还需要扩大地方征税权力。

相比税收比例各半,在财政支出比例上,地方负责85%,中央只负责15%,在许善达看来,这个支出格局也需要改革,目前地方财政对中央财政依赖度高达40%,这个比例必须压缩,降低地方对财政依赖度只有一个方法,中央需要上收支出责任,减轻地方压力。

许善达认为,下一步中央要深入研究社会保障体系,从分省统筹改为全国统筹,不仅可以理顺中央地方财政关系,同时也伴随着降低社保缴费率。这也是下一步财税改革一个重要方向。

1

北京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以下为许善达发言实录:

许善达:我简单讲点对现在财税改革的一些看法,下一步要做点什么,我谈谈我的看法。我先说说从我们营业税改增值税,今年5月1日开始最后的四个行业就全部改了增值税了。我简单说几句,这个改革,实际上两年以前就决定要做了,但是因为这个减税的规模很大。所以对财政的困难,大家都有很多担心,所以2014年、2015年这两年,虽然都做了决定,我们要把这个任务完成,但是都没有最后推出去。到了2015年底,对于2016年是不是下决心把这个任务完成呢?当时还是有一些担心,但是过了年,总理就做了决策,2016年要全面完成这个任务。到了3月份“两会”上,总理就定了时间表,就说5月1日,不但是今年要完成,而且5月1日就要投入运行。所以这个决定,等于是把前两年应该做而没有做的,在年初就下决心尽快把它做了。

我就想它有原因的,就是为什么我们两年时间都没有做,而且到去年年底还没有说下决心一定要做,到今年年初就这么大的决策就做出来了?我觉得这个除了我们税制改革本身有一种完善的动力,因为我们从1994年新税制以后,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营改增是既定的改革内容。但是还有一个具体的原因,就是经济下行的压力。这个经济下行的压力是非常之大的,所以在经济下行这个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政府要做很多事情,其中“三去一降一补”,这个降里面就有降低企业的成本这一内容,降低企业成本里面有很多的成本,税费成本也是其中之一,所以这次营业税减税要减五千个亿,实际上是政府决定要在税费成本上减少五千个亿的成本,来使得企业能够有更多的能力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所以这个决定已经做了,而且5月1日开始运行,6月1日开始申报,我估计再有一两个月,可能两三个月吧,可能一开始还有一点摩擦,还有一点困难,但是经过两三个月以后,我们在所谓销售环节,就没有营业税了,就全改成增值税了。这个进步还是比较大的,任何一个改革都不可能是一次性全部完成,下一步要干什么?我觉得有两件事情可能是比较优先要考虑的:

一是这次因为过去营业税是地方的税,这次营改增以后,要保证地方的收入是稳定的,所以中央决定税制改革还要保持中央和地方的收入格局,大体不变。大体不变也就是大体是五五分成,没有那么精确了,但是基本上一半一半。可是过去营业税是地方税你改了增值税,那又减税,地方收入减少得很多。所以这次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所有增值税五五分成,一半给中央,一半给地方,过去是七五、二五,中央75%,地方25%,这次规定是五五分成。但是要注意,关于这次五五分成文件,这次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就是暂定两到三年。就是一个体制的文件,发下来一般都是要实行一段时间的,但是这次文件下发的同时,那文件就规定是暂定。那么这个暂定的含义什么?为什么还规定了两到三年的期限?就是因为这么改了以后,等于地方税体系里面就没有主体税种了。这个是中央、地方在税制改革以后,中央、地方关系上的一个变动。这个变动不是我们的目标,是因为营改增这个企业、地方政府收入变化很大,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能先保证收入,五五分成,按照什么基数,再返还,这一套细节来保证地方的收入,但是地方征税的权力相对削弱了,但是这种格局,五五分成,地方只有收入,没有权力,这个格局不是我们改革的目标。所以定了一个暂定

那么暂定以后,应该目标是什么?有很多讨论,这学者中间大部分人都建议就是要把现在的生产和批发环节征收的消费税,要转移到零售环节,再加上现在已经在零售环节的车辆购置税,把它交给地方,作为地方税的主体税种,这个意见在学术界,在很多的智库讨论中间,绝大多数人都同意这样一个方案。但是为什么这次营改增的时候,不能同时实施呢?就是因为如果把这个环节一转移的话,引起征收管理、信息交换,这是很多的工作量,所以跟营改增同时完成的话,可能会产生很多的问题。所以定了一个这次先按五五分成,在两到三年之内要完成刚才我说的这个重新调整。就是使得地方不但有税收的收入,还得有一部分征收的权力,这是一个合乎中央、地方政府关系的前景的东西。

所以我想这个两到三年,有可能用不了三年,说两到三年,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也写过报告,我们建议还是能够尽早实施,这是我想今后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也可能比如说明年就推出去了。推出去以后,这个改革把汽车、摩托车、汽油、柴油,有可能有烟什么之类的,反正消费税重新再生产、批发转到零售,由地方去收,收入归地方。这样一个格局,两到三年之内会完成,所以这个对各个企业的经营是有影响的。这是一个,我觉得是比较优先考虑的。

第二个考虑就是,中央、地方的关系现在是收入过半,但是支出,地方负责85%的支出,中央只负责15%的支出,这个格局也是我们要改革的。就是地方财政对中央财政,依赖度过高。地方财政是需要依赖中央财政的,但是40%的依赖度太高,就是地方政府每花一块钱,要有四毛钱中央给。这个比例太高,所以要压缩这个比例,既然收入不能动,保持格局不变,那你要想降低地方对中央财政的依赖度,只有一条,中央要上收支出责任,现在地方是85%,中央是15%,如果中央拿出10%,给地方,那地方支出小了,这也是一个下一步改革中要调整的

那么中央要上收什么?要研究社会保障体系,从分省统筹,改为全国统筹。也就是说现在社保是由地方政府承担的责任,中央是给一点补贴的,每年要拿出一点钱来给补贴,但是已经提出一个任务,就是要研究把社会保障体系变成全国统筹,这个支出责任就是中央政府的了。这样的话,就因为咱们社保那个每年支出要两万多亿,如果这两万多亿的支出从地方政府转移到中央政府的话,那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财政关系,支出划分要比现在合理一点,运行起来更加顺畅一点。这个就是同时伴随着一个降低社保缴费率

昨天的讨论中已经讲到这个问题,中国的社会保障缴费率在全世界是比较高的,这有一个历史原因,今天不详细讲了,所以中央已经提出来要研究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年初李克强总理、国务院已经做了一些决定,已经减了大概有一千个亿,我们认为这一千亿是不够的,降低缴费率,降低这么点不行,还得继续降低。如果降低一半,需要一万到一万两千亿的规模。所以这个也不是一步到位,要慢慢的来。但是我们觉得,社保缴费率像中国这么高的缴费率是不能够长期持久的,今天不是专门讲这个原因、历史,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下一步财税改革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而且这个问题,跟现在去产能有关系,因为你去产能,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裁减人员、分流人员。分流人员中间有一部分找到新的工作,有一部分要退休,有一部分要下岗。那么退休和下岗的,就需要社会保障体系给他们提供养老的费用、失业的费用所以现在的社保体系是支撑不了的,所以一定要优先进行这项改革。

同时,现在说财源也好,主要是国企财源的任务重,所以又跟国企改革相联系,所以我说的这几项,既是经济下行要减少企业的税费负担,来应对经济下行,又是国企改革,又是去产能,这几个工作目标结合在一块儿,我觉得要加快社保全国统筹和降低社保缴费率的研究。我想这个工作的进度,可能不会拖延很长时间了,所以这两件事情,是我觉得现在比较优先要考虑的财税改革下一步的任务。谢谢大家。(完)

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许善达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