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斌:金融资产占未来居民财富的比重和需求会越来越高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朱海斌:金融资产占未来居民财富的比重和需求会越来越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5 11:26: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尽管中国人口结构变化会对居民储蓄率带来影响,但中国的储蓄率未来5年仍然可以保持在35%左右,从全球范围看,当人均GDP从中等收入到高等收入门槛迈进时,居民的财富积累肯定会高速增长”,6月5日,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朱海斌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除了居民财富总量增长之外,朱海斌认为,居民财富结构也在发生明显变化,金融资产在未来居民财富的比重和需求会越来越高。“过去20年中国家庭金融资产主要靠房产,房产在中国平均比重超过70%,金融资产大约只有10%,跟发达国家甚至中等收入国家比,比例明显偏低。”

昨日有嘉宾谈及,财富管理本质是居民收入再分配、减少财富差距的手段,对此,朱海斌并不苟同,他认为,财富管理的本质是把蛋糕做大,而不是一个分蛋糕的过程,财富管理必然导致财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这就需要政府通过二次分配手段,把收入再次拉平。

而对于金融和财富管理如何服务产业经济的问题,朱海斌认为,目前中国产业经济冰火两重天现象非常明显,制造业硬着陆,新兴产业快速崛起,而金融的本质服务就是制定不同的风险偏好产品,与新兴产业对接。在他看来,传统金融体系已经无法满足新兴产业融资需求,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未来最主要的方向就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对接高科技产业融资。

朱海斌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 朱海斌

以下为朱海斌发言实录:

说白了就两个事情,第一,中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居民的财富潜力有多大。第二是如何和产业结合。

关于居民的财富,刚才王军讲的数字,是非常大的,也非常有震撼性的数字。其实我们也做过一个研究,如果看中国过去二三十年,财富积累速度非常快,这个跟我们GDP的增长,就是中国目前已经是第二大的经济体,人均GDP到8000美元,如果我们按照规划,就在未来的5—10年,人均GDP到12000美元,达到高收入门槛的话,从这个过程中,中国自己的经历看也好,从全球的经历看也好,人均GDP从中等收入到高等收入的门槛迈进的时候,居民的财富积累肯定是会有一个高速的增长。包括刚才王军提到从3倍到未来5倍、10倍的空间。

第二,从人均的储蓄率我延伸一下刚才提的,中国人口结构变化,可能对居民储蓄率也有一些影响,中国当居民财富积累,另外相对应的就是和中国全球第一的储蓄率也是有关的。昨天我们在很多的讨论中也听到,中国储蓄率在高点的时候,达到50%,最近几年还在略有下降,但在45%、46%左右,刚才提到人口变化非常快,从宏观角度,我们知道一个抚养比,老人和小孩的比率,中国从高点一直往下,未来几年抚养比的恶化已经非常明显。所以45%—50%的高抚养比是难以改变的,中国的储蓄率可能在5年之后仍然可以在35%左右。这个在全球来说,仍然是从全球最高,还是全球相对最高的层级,第一集团的国家。所以从高储蓄率,仍然可以维持这个角度,从居民财富的需求,也是非常强的一个来源。

第三,从居民财富的结构的角度,金融资产在未来居民财富的比重,这个需求会越来越高。如果我们看当前中国居民资产结构的话,最近西南财大有一个家庭金融资产调研,过去20年中国家庭金融资产主要依靠房产,房产在中国平均比重超过70%,金融资产目前大约只有10%左右,这个如果跟其他发达国家甚至中等收入国家相比,这个比例是远远偏低的。所以在居民财富积累角度来看,我们可能在未来核心的一个金融资产的积累。

整体第一方面,一个总结,未来我们这个财富管理无论从需求或者说家庭财富部分,都是有很大的潜力。

第二,昨天听了很多,有一点我是有不同的意见,财富管理的核心本质是什么,昨天有一个提法,说财富管理是居民收入重新再分配,减少财富差距的一个手段。我对这个持不同意见。我个人的感觉,财富管理必然导致财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但是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以后,需要政府通过其他税收或者其他一些二次分配的手段,把收入再次拉平。但是财富管理的本质,是把这个蛋糕做大,而不是一个分蛋糕的问题,这个我们再认识上要明晰这个概念。

提一下去年非常火爆的一本书,《21世纪新资本论》。实际上说的也是一个观点,新资本论核心观点就是如果我们看过去30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资本的回报率跟GDP的平均增长,资本回报率在过去大概4%左右的平均收益率,GDP人均只有1%—2%,所以在过去几十年,欧美发达国家整个是一个资本财富进一步失衡,从最富的那个人掌控的资源,是越来越高。当然他的核心思想就是建议政府通过资本税,二次分配这些手段减少差距。所以回应一点不应该把做不到的功能,强行附加到上面。

第三点,怎么样服务实体经济?刚才讲得也很多,实际上我们在财富管理的手段上,在跟目前中国宏观里面,可能出现最主要的一个转变就是结构性的转型升级,王军刚才也提到,服务业首次超过50%。目前经济运行中,其实冰火两重天现象非常明显,制造业已经进入硬着陆,但是新兴产业现在发展非常快,新旧产业处于新旧交替的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金融包括财富管理在其中怎么样提供更好的服务?把风险偏好制定不同的产品跟新兴产业对接,这是我们做金融一个最本质的功能。在我们现在当前的金融体系,跟经济转型,仍然存在着很多的缺失。我们经常听到的两种比较矛盾的讲法,一种是现在实体经济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流动性不够,另一方面,我们担心最大的金融风险,增速太快,流动性太高。这不是一个融资水平高低的问题,更多是融资水平的问题,我们还是以传统的为主,更多是以银行里面,比如说有一些抵押物,有一些土地抵押、其他方面的抵押,那些是以制造业、投资型为主的产业,但像新型的产业,像互联网,主要来自人力资源和科技,在传统银行里面是很难给予足够的支持。所以在金融结构转型,支持实体里面,我个人觉得最主要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只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对应更多在新型新产业,尤其是高科技产业怎么样提供更好的融资,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最主要的问题。时间关系我先讲到这儿。谢谢。(完)

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朱海斌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