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按照美国标准中国金融资产大概有400万亿空间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王军:按照美国标准中国金融资产大概有400万亿空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5 11:4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目前为止美国GDP18万亿对200万亿的金融资产。欧元区稍微滞后一点,但是欧元区10万亿的欧元,对应100万亿欧元的资产。扣除外部的部分,境外的部分,大体上是1:10—12的关系。回看中国,我们用了一个人民币或者金融机构的各项贷款资金来源,有200万亿人民币的金融资产,我们对应多少的GDP呢?对应67.67万亿的GDP,如果按照美国的标准,我们有多少空间呢?也就是670万亿的金融资产,这种情况下,还是在海外没有大量配置人民币资产的情况下,没有多少资金的外部流出部分比较少的情况下,10倍的话,我们大概有400万亿的空间。”6月5日,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副司长王军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王军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副司长王军

过去的十年,是什么原因支撑世界经济增速?王军指出,是因为中国的加入。在中国2008年我们自己的四万亿有很多的置疑,但是2008年这四万亿救了整个世界。

今年G20在中国召开。王军认为,我们可以探讨两个问题。1,中国和发达国家怎么率先保持经济的增速而不是平均的增长。2,不可以搞封闭式的贸易壁垒和区域贸易块,而是应该开放、包容、全面的贸易,这样对整个经济的转型,对世界范围内的转型升级和再提升都会起到好的作用。

在谈到我们产业转移,要从哪儿转,往哪儿去?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副司长王军强调,我们不可避免走到一个服务业三产占主导的阶段,而且消费还会继续占更大的比重。我不认为这就是转型升级成功了。所以总理提出来,两个转变,保持中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核心是提升产业价值链和产品附加值。

王军也指出,上市公司做好了,在金融市场能够使财富的增加和财富管理做得比较好或者有代表性。但是我们也看到华为,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但依然是最有创新力的。华为研发的总投入,相当于上海最大企业之和还要多。

以下为王军发言实录:

我是来自国家机关的,所以坐在这儿诚惶诚恐,对青岛也很有感情,因为大家知道,国家干部能周末出差来一次,是很不容易的,我也履行了很多程序,所以我在这里诚惶诚恐。先给大家鞠个躬。

大家知道,财富管理离不开大背景,财富有多大的空间,这个财富指什么?除了大家腰包里的钱和资产以外,我们国家和世界是什么大的情况?我想用三个指标或三大议题来说一下整个世界的财富或者金融财产的分布。美国在2015年,这里有来自美国的先生,美联储的,这个网上都有,是公开的。所以我先拿他们来说事。在美国18万亿GDP对应的金融财富、金融资产,是200万以上的金融资产总额。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扣除外部的部分,境外的部分,大体上是1:10—12的关系,我们知道巴塞尔协议有一个核心资本,8%的概念,12%的杠杆,目前为止,美国GDP18万亿对200万亿的金融资产。欧元区稍微滞后一点,但是欧元区10万亿的欧元,对应100万亿欧元的资产,也是10倍多一点的概念。

回到中国,我们用了一个人民币或者金融机构的各项贷款资金来源,总之差不多有一个200万亿人民币的金融资产,我们对应多少的GDP呢?对应67.67万亿的GDP,如果按照美国的标准,我们有多少空间呢?也就是670万亿的金融资产,这种情况下,还是在海外没有大量配置人民币资产的情况下,没有多少资金的外部流出部分比较少的情况下,10倍的话,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大概有400万亿的空间。所以这个一定是比较大的领域,青岛市在这个领域,我觉得代表国家的方向,代表国家的空间,这是各位能够到这儿来的一个宏观大背景,这是第一层意思。

第二层意思,我们产业转移,要从哪儿转,往哪儿去?我们今天不是来争辩的,更多是说一种看法。单总是代表中国最有活力的企业部分,我也非常赞成这一条,上市公司做好了,起码在金融市场,能够使财富的增加和财富管理做得比较好或者有代表性。但是我们也看到华为,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但依然是最有创新力的。华为研发的总投入,相当于上海最大企业之和还要多。所以我们不是单纯说哪一家,只要是好的,我们就肯定。从这个定义上看,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从过去的经历看,也可以不那么焦虑。

第一,过去35年,我们走过非常历史性的转折,过去十年,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大家都是知道的。我曾经向一位IMF基金的代表,提问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从美联储网站自身发出的文章看,国际贸易增速这几年显著得益于经济的增速,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全球价值链的下降,第二是投资的下降,我们再看我们在过去的十年,和在中国入世之后的十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几年,是什么原因支撑世界经济增速?中国的加入,我们看到两条,第一条,在中国2008年我们自己的四万亿有很多的置疑,但是2008年这四万亿救了整个世界。我们要客观看待这一轮危机中谁起到最重要的作用?是中国。但后来为什么没有跟上呢?我们看到第一,贸易开始区域化,我不是批评美国搞这个协议,但是我们看到区域化,是反全球化趋势出现了。第二,中国四万亿出现之后,我们发动发达国家G20,在发达国家失去强力动力之后没有跟上,我觉得今年G20在中国召开,我们可以探讨,第一条,中国和发达国家怎么率先保持经济的增速而不是平均的增长。第二,不可以搞封闭式的贸易壁垒和区域贸易块,而是应该开放、包容、全面的贸易,这样对整个经济的转型,对世界范围内的转型升级和再提升都会起到好的作用。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80年代,通货膨胀高速发展,我想美联储很多主席对这个事情做了很多的贡献。到了90年代,再到现在,有爆炸式的增长,我们觉得我个人的一个观点,一个货币,一个国民财富要有一个稳定的锚,如果没有锚,军舰是不稳定的,不平的。我们后来看到美国经济在经济增长的时候,有什么可以做锚呢?我个人一个观点,GDP就是所谓的锚。因为GDP,我们可以说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耳濡目染的范围内,我们觉得GDP会有水分的,会是假的,会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但是如果大家看到实际生活,方方面面在提高,反映到GDP总量的财富增长。再回到我刚才说的表,美国的金融账户,有两项指标,一项叫家庭资产的净值,我给姚余栋先生做一个注解,他说全球范围内有200万亿的家庭资产,金融资产确实不该说就这个水平的数据,但是家庭财富是有的,美国同时有两个指标,都是近年来刚刚出的,一个是美国资产的净值,一个是家庭资产的净值,两者的关系大体是1:1的关系。也就是说国民财富的创造和最后的管理在家庭部分。所以这是很神奇的。所以我回过头来讲,为什么GDP可以起一个锚的作用呢?因为这个增长,目前你可以不用它唯一来衡量,但是一个反映,但是我们可以综合各类指标,比如说财富的指标去说这个事情,我想这是我第二个观点。

第三,我们不可避免走到一个服务业三产占主导的阶段,而且消费还会继续占更大的比重,我们认为这就是转型升级成功了吗?没有。进入三产之后,特别是发达国家为主导,60%、70%之后,在没有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我们总理提出来,两个转变,保持中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第一是合理比例,第二是服务率的高增长率,这就是我今天先给大家汇报的内容,再有机会再说更多。

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