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宁:如果允许股指期货和卖空机制 市场平均波动率会更低一点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朱宁:如果允许股指期货和卖空机制 市场平均波动率会更低一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6-05 12:3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从40多个国际资本市场经验看,如果允许和实施股指期货和卖空机制,反而市场平均波动率会更低一点”,6月5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在朱宁看来,这似乎和很多监管者的常识想法不太一致,大家都觉得为了防止市场下跌,得限制卖空和股指期货,但恰恰相反,越是限制做空、限制股指期货,市场的下跌幅度反而越大,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越大。其中原因或许是,限制做空导致短期市场无法反应下跌动能,市场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直到最后难以为继坍塌,一次性集中反应。与其出现这种暴涨和暴跌,不如更有效的实施做空机制。

朱宁认为,监管者在短期内应尽可能减少市场的波动,过分干预会扭曲风险和收益关系,扭曲当前和未来的关系,短期虽然减少了市场波动,但中长期却引发了整个市场的预期扭转。一旦市场下跌,投资者会习惯性形成政府救市预期,而这种预期最终会导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出现的“大而不倒”情况发生,这一点目前已在中国楼市和影子银行中有不同程度的反应。

朱宁强调,真正维护资本市场的系统性稳定,就需要一二级市场都要强化市场监管,强化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保证市场公平、公开、公正,同时推进IPO注册制和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保证市场有进有出良性循环。

朱宁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 朱宁

以下为朱宁发言实录:

朱宁:讲到资本市场波动性,先跟着刚才主持人的说法,资本市场波动性的增加,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全球新常态,这并不是我们中国资本市场一个特有现象,而变成了一个全球非常普遍,而且发生频率高,大规模波动越来越高,这里面既有全球货币金融体系重新演变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全球化,金融危机或者金融波动性全球传播速度和全球传播力度都比原来有很大的提升。再一点,整个全球上市公司的结构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发生了改变,三十年前中国股市重要主要是国有大型企业都有非常长的历史,随着中国金融结构的改变,很多企业创业三年五年就可以上市,发展趋势都比成熟企业更难预测,波动性也更大,导致基本面的改变和波动性的增加。

市场治理的方向,主要侧重讲的是一想到市场波动,总想到市场的下跌,往往不想到市场的上涨,波动永远是双方的波动。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刚性泡沫》,很多时候都会埋怨市场为什么下跌,不想是由大的紧缩引起的,我觉得监管思路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发生很大的改变。过去发生1929年的股灾,或者1987年的股灾,我从历史上中学到越来越的经验,监管者在短期尽可能减少市场的波动,这恰恰我在书中的观点,这种希望减少的比例,在长期往往和市场之间的关系,也会扭曲风险和收益之间的关系,也会扭曲今天和未来之间的关系,我们在短期确实可能减少了市场的波动,但是中长期,第一是引发了整个市场预期的扭转,一旦市场出现下跌,全球在各个市场里面,大家投资者都会觉得政府一定会救市。这点在中国的楼市、影子银行里面都有不同的程度的反映。这种预期的改变,会最终导致2007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大而不倒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自己有风险,大家都会觉得最后有政府进来替我买单,我不用去承担风险。所以这在过去无论中国资本市场,全球资本市场甚至全球金融体系里面,为什么我们看到泡沫或者崩盘的现象,随着监管越来越多的措施不是变得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了。在这之后,为了继续挽救危机,美联储进一步推动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经济发展,引发了东南亚金融危机,再往后有了互联网的金融危机。2002年诺奖得主克鲁格曼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美联储为了挽救互联网金融泡沫的危机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损害,所以必须发动一场新的互联网危机,结果不幸被他所言中了,2007年、2008年由美国房地产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一定程度实际和美联储和监管机构为了挽救1999年、2000年那一次互联网的泡沫危机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一方面要维护系统性稳定,另一方面,无论从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要尊重市场规律,从主体的监管到主体的监管,尽可能保证市场是真正公平、公正、公开,对违法行为进行非常有力、非常严格的打击。短期内为什么经历这么的大的波动,是因为在一级市场上,投资者都认为,上市这么难,能够通过监管机构审批的都是好企业,既然都是好企业,我们投资者就闭着眼睛买,更不要说在很多市场上,还有很多的舆论,还有一些投资者,他们会引发过度的自信心,这种过度的自信心导致短期市场完全不负责任的上涨,就是非理性的繁荣。既然繁荣是非理性的,结果就是很可能是难以持续的,既然在很大上涨之后,很可能出现很大的下跌。所以这一点,无论是注册制,还是上市公司退市的制度,最后保证市场是有进有出的良性循环,这一点非常重要。

还有一点,刚才沟通的时候,威廉姆先生也会讲到,我们的二级市场的交易机制,无论是融券机制,还是股指期货机制,我曾经做过研究,越是限制做空的市场,越可能发生市场大规模的下跌,这和我们很多监管者的常识和想法是不太一致的,我们都觉得为了防止市场下跌,得限制卖空和股指期货,恰恰相反,越是限制做空,越是限制股指期货,市场下跌的幅度,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影响越大,为什么呢?必须意识到,如果你限制做空的话,在短期不能得以反映,直到市场泡沫吹得很大,最后难以为继的只有可以集中得以反映。所以预期出现这样大规模的上涨和下跌,还不如我们更有效实施做空机制,进行实体经济的交易,在短期就逐渐逐渐的反映出来。这一点国际研究表明,看了40多个国际市场,我们发现如果允许和实施股指期货和卖空机制的话,反而市场平均波动率会更低一点。所以这一点对中国的监管机制和也许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及,谢谢。

杨秋梅:请朱教授从他的角度给散户提一点忠告。

朱宁:谢谢主持人,我首先很同意刚才哈总和王总讲的,市场预测很难,风险总是不断在出现。可能跟我的研究有关,我想讲几点关于投资者行为。我经常讲散户非常不愿意听,因为大家不愿意听自己的缺点,但是很多散户,第一点是过度自信,虽然觉得自己不一定有巴菲特的水平,但是觉得自己跟哈总、王总还有一拼,但是这里面,大家要意识到自己的投资能力和自己在投资上的时间。很多投资者可能能力很强,但是绝对不会像哈总和王总具有这么多的时间投入到投资事业上。所以大家要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偏差,而这一点恰恰很难。

第二点,大家非常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散户特别愿意追涨杀跌,因为他们愿意用过去发生的事情预测现在发生什么。所以去年是开户最密集的时间,所以散户看到市场上波动是一个常态,如果市场上涨很多,那更多应该是控制风险,如果下跌很多,更多是有很多市场机会。

第三,市场下跌的幅度并不一定和投资直接相关,如果你对自己的投资有一个止损机制。

回到这次谈监管,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为什么市场这么大的波动,很多人提到因为散户太多了。无论日本市场还是美国市场,其实在90年代初的时候,美国市场在50%左右,但是现在到20%左右,是已经认识到偏差,转向到机构投资者,所以即使是个人散户,如果个人净值比较高,把多资产类别,多国境、多币值配置,这十分重要,这样无论市场怎么波动,你的投资组合是比较长期稳健增长的过程。谢谢。(完)

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朱宁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