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昕东:无论城市还是农村 交通便利配套齐全才更宜居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程昕东:无论城市还是农村 交通便利配套齐全才更宜居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7-25 11:4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北京画廊协会会长,国际策展人 程昕东

【财经网讯】“谈一个所谓的理想的居住状态的时候,可能需要细分,首先分人群,某一个阶段的人群,很难想象一个充满希望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田园小镇里面,每天对着大自然,肯定是要发疯的。所谓的大自然的最美好的鸟语花香,对一个现代人来说,肯定不是他生活的最理想的状态,我觉得他应该到都市里面奋斗,在拥挤的地铁里面,了解生命,生活的多元性,丰富性。”北京画廊协会的会长国际策展人程昕东先生7月22日在“新都市圈生态与未来城市峰会”上作出表示。

程昕东表示,城市也好乡村也好,在当先的生活语境下,全球化的时代,现代社会的背景下,有几点很重要:

1、必须是交通便利的,这很重要。每天花三个小时在路上,是对生命的浪费。

2、不能缺少关联性。你去购物也好,采购也好,看一个电影也好,是不是可以在一个半小时之内的时间段里面实现小小的期待,看电影,吃饭,约朋友,不管是吃大蒜还是喝咖啡,只是一个阶层的区别,是一个爱好,不是都市化常态生活的必需的要求,如果又想自然亲近,家门口可以打球,滑冰,就回到人的动物性和自然的关系。

3、不能跟传统断绝。我们所有的建设考虑的其实是一个GDP的要求,而且我们任何人都不问责,我干了就有GDP10%的增长,并没有想到我在这里生活、居住,哪怕子孙后代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是不是方便,是不是幸福,他不方便,等一个电梯从50楼下来到第一层,一个小时,如果停电,最起码从30楼走下来,这是非常痛苦的。

4、软实力也很重要。都市也好,城镇也好,超级小镇也好,基本的配套肯定要有,出行有公交车,可以有自行车,或者到一个超级小镇的时候,可能火车都有了,可以跟一个大的经济的,超级的都市之间,不是边缘的。

程昕东还强调,当代的文化艺术倡导对我们现在的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跟我们更近,所有的个体,艺术家的创作都可以打开我们的很多思路,提供某一种视觉通道,启发我们,让我们有所感悟,因为关联的绝对不是陶渊明式的消沉的,竹林七贤的状态,他要的是对生命的态度,对未来的想象,这个想象不是蜘蛛侠,外星人的状态,肯定还有其他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就是一个都市。在这里面政府的角色很重要,提供了所有的公共的服务,这不是一个耀眼的名片,而是对子孙后代的责任而做的各种市政建设,合理的布局。城市建设者不是说今天一个新光天地成功了,明天开一个什么,五公里之内出现十个超级商业中心的时候,最后的结果都完蛋,不可能成功,因为你的恶性竞争造成的。

以下为程昕东演讲实录

程昕东:我先把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背景介绍一下,我是从浙江安吉,也是有很多丘陵,小溪,很多竹林的地方,从小的成长就是这样的地方。刚才睫毛女士说从草原来,我们都带着某一种身份,自然身份和文化身份的问题。文化身份随着我们的成长,国家的发展,世界的变局,我们读书、求学,到杭州,然后我到法国,从农村到大都市,现在的生活很长时间生活在北京。从一个乡村,田园式的,以前的理想的陶渊明式的生活场景描述的安吉都有,现在到了北京以后,肯定是回不去的,想象的田园的虚拟的生活现状。

同时我后来去了巴黎读书,对巴黎一见钟情,我特别喜欢巴黎,去了世界各地,纽约、伦敦,很多其他的地方。我在波尔多比较近的一个地方,大西洋边上的一个小镇买了一个房子,我的最大的一个体会,我们在谈一个所谓的理想的居住状态的时候,根据我的经验,我觉得可能需要细分,首先分人群,某一个阶段的人群,很难想象一个充满希望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田园小镇里面,每天对着大自然,肯定是要发疯的。所谓的大自然的最美好的鸟语花香,对一个现代人来说,肯定不是他生活的最理想的状态,我觉得他应该到都市里面奋斗,在拥挤的地铁里面,了解生命,生活的多元性,丰富性。

但是在这样一个大都市,今天早上所有人谈的经济都市生活,又向往相对比较平淡的,这只是调剂的方式,一个合理的、理想的社会经验以后,我觉得就是里面的内容,一个城市也好,一个乡村也好,在当先的生活语境下,全球化的时代,现代社会的背景下,有几点很重要,首先必须是便利的,你的生活是不是方便的,我去买东西,不管是去超市还是农贸市场,你去看电影,看一个小型的文化中心,采购,充满希望,满载而归,回来你的心情是愉悦的,不能回来是愤怒的,你生活条件再好,鸟语花香,心态是愤怒的,这个事情就废的。首先便利性很重要,无论是顺义也好,城里也好,每天花三个小时在路上,是对生命的浪费。

包括大都市里面,你想我们北京超级的大都市里面,你去购物也好,采购也好,看一个电影也好,是不是可以在一个半小时之内的时间段里面实现小小的期待,看电影,吃饭,约朋友,不管是吃大蒜还是喝咖啡,只是一个阶层的区别,是一个爱好,不是都市化常态生活的必需的要求,如果又想自然亲近,家门口可以打球,滑冰,就回到人的动物性和自然的关系,首先必须要有这个关联性,不能把这个切断了。

同时也不能跟传统断绝了,你从哪里来,你生活在这里,如果回老家,本来家里有池塘,现在有新农村建设,以前大家可以在这里聚会,打牌,现在的农村和城市都是千城一面,既不防震又不美观的房子。我们所有的建设考虑的其实是一个GDP的要求,而且我们任何人都不问责,我干了就有GDP10%的增长,并没有想到我在这里生活、居住,哪怕子孙后代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是不是方便,是不是幸福,他不方便,等一个电梯从50楼下来到第一层,一个小时,如果停电,最起码从30楼走下来,这是非常痛苦的。

同时这里面的软实力的问题,大都市也好,城镇也好,超级小镇也好,基本的配套肯定要有,出行有公交车,可以有自行车,或者到一个超级小镇的时候,可能火车都有了,可以跟一个大的经济的,超级的都市之间,不是边缘的。

比如说法国,巴黎沿线去任何的边境城市,几乎不超过四个小时,可以坐高铁,可以坐飞机,可以坐轮船,汽车,自己开车。所有的这些工具都可以为他达到相对满足他的期待的时候,他是愉悦的,他会去设计自己的周末应该怎么过。我不一定待在巴黎去跟田园发生关系,还可以去阿尔卑斯山滑雪,可以去英吉利海峡,更不要说大西洋。一个成熟的社会,理想的超级小镇,超级大都市来讲,便利跟多元,我们达到了一个基本的状态,如果再高级一点,就是像北平咖啡这样的地方,我们营造了一个都市里面达不到的,这很愉悦,他制造的每一个人,营造的所谓的他的理想的生存状态,不同身份的人可以分享,同时如果再把更高级一点,文化、艺术、博物馆,剧场做出来,所有跟人类倡导的,我们买基本的物质需求以后,可以有各种便利,那肯定不满足常态的年复一日的,我们定制一个葡萄酒的话题可以衍生出很多的故事,历史的讲述,各种公益和慈善,同时把文化艺术引进来。我们可以看到好莱坞电影出来以后,一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的艺术电影,包括来自各个地区的展览,因为我觉得从事当代艺术的传播、推广,我觉得文化艺术,包括传统文化艺术,因为是有关联性的,逻辑的生态关系,我一直认为当代的文化艺术倡导对我们现在的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跟我们更近,所有的个体,艺术家的创作都可以打开我们的很多思路,提供某一种视觉通道,启发我们,让我们有所感悟,因为关联的绝对不是陶渊明式的消沉的,竹林七贤的状态,他要的是对生命的态度,对未来的想象,这个想象不是蜘蛛侠,外星人的状态,肯定还有其他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就是一个都市。在这里面政府的角色很重要,提供了所有的公共的服务,这不是一个耀眼的名片,而是对子孙后代的责任而做的各种市政建设,合理的布局。城市建设者不是说今天一个新光天地成功了,明天开一个什么,五公里之内出现十个超级商业中心的时候,最后的结果都完蛋,不可能成功,因为你的恶性竞争造成的。

但是一些有特色的小镇,这个时候就会以另外一种生命力的形式成长,他有服务,他有温馨的跟你的沟通,这是有趣的。我觉得一个所谓的理想的状态在我们一个今天的语境,中国的发展已经形成这样的社会格局情况下,我们要的恰恰是里面的内容,简单的内容,丰富的内容,所有的内容恰恰是我们生活在这里的人感觉到是安全的,便利的,幸福的。

程昕东:另外跟我们的教育和引导有关系,其实中国所有人的出身并不是土豪,只是我们给了他一个土豪的身份的虚假的榜样,所以目标是这个。为什么台湾人愿意到大陆来,因为这是一种趋利的方式。我们的生态被破坏了,常态化的日常的生活被打破了,我们都搞成一定要有某一个标准,其实土豪以前肯定不是这样的,他的生长也是光着脚在草原上行走,就是我们的总裁忘了把马带到北京来,其实有一天允许也是可能的,一个城市并不是需要干净,而是需要微生物,如果说让一个人生活在真空里,我觉得他也活不长。我觉得一个城市也好无论是多大、多小,让人们有更多自由的选择的可能性,有些人需要到一个五星级酒店来吃饭,我觉得确实是比较安静,少一点油腻。可是你想满足一种舌尖上的欲望的时候,去大街小巷找一些,可是你不会待太久,因为太油腻了。我觉得最合理、最正常、最理想化的生态是提供了让人们自由选择的机会,在各种不同的现场都会获得更多的满足。如果刚才说喝着洋酒,其实丁总知道在法国喝酒最多的人恰恰是下层的人,因为他每天没有太多的时间,干完活就喝一点酒,每个法国人的酒量绝对不是土豪喝的酒,他们都是买最高级的比如说拉菲,喝的时候也不停就干了,其实真正消费的恰恰是普通老百姓,就是一种饮料而已。我觉得一个合理的社会要给一个合理的引导,同时媒体也需要给予一个在变化的时代,而且是封闭的这么多年突然打开了国外以后,我们的榜样就是美国的高楼大厦和新加坡的干净,我在新加坡根本呆不了,因为太干净了,我喜欢欧洲,因为欧洲有涂鸦,也这个文化,从天人合一的状态来说,恰恰是亚洲所有的城市里是乌托邦的所有的海市蜃楼,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这个城市不可能让你想象。欧洲不管体量多大,更趋向于人性的合理的,也符合未来的,无论是人的生存的状态还是其他的,可以获得现代文明的成果,同时又能跟土壤和农业文明之间是紧密相关的,因此我觉得这种关系特别地让人感动。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