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明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李稻葵:明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7 13:26:46 我要评论(0
字号:

1479352690500[1]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

财经网讯 “特朗普不太敢真正发动一场贸易战争,但可能会在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产品上,比如轮胎、钢板,这种工会势力很强的、大家关注的局部产品上搞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贸易保护措施,但全面的贸易战打不起来。”11月17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李稻葵教授首先阐述了其对世界经济明年走势的基本看法,他认为明年最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即从过去连续四年增速全面下降的态势,转为增速稳定,甚至于略有回升的转折点。尽管明年欧洲国家将历经数次选举,但不可能立即影响明年的宏观走势。因此,明年欧洲会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今年和去年的情况,增速大概在1%左右,也许还略有回升。

同时,大宗产品价格过去9个月以来有40%到50%的回升,也直接会拉动俄罗斯、南非、巴西等国家的经济增长。总而言之,世界经济,至少是中国之外的世界经济,在明年可能处于U型的底部,也许无法很快从底部走出,但最起码不会下滑。

在谈及美国大选时,李稻葵认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种种变化可能是范式、革命性的。特朗普的许多话听起来很臭,但其实这些想法深深埋在美国选民心中,他们认为现实就是这么回事。因此,他们虽然不愿意同意,但内心是赞同的。所以,很多投了特朗普票的美国选民,事后都不愿意承认。相较于特朗普讲出难听的真话,希拉里与其不同,是在讲假话。

但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一个共和党人,中国与其沟通时可能会更顺畅一些。特朗普尽管可能会在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产品上,比如轮胎、钢板,这种工会势力很强的、大家关注的局部产品上搞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贸易保护措施,但全面的贸易战打不起来。

所以我们应该做好两项准备,一是加快国内经济调整,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和加速企业破产程序,让一些真正的坏账、呆账暴露出来。宏观的金融结构也必须调整,必须从现在开始想方设法减少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减少存款在百姓中储蓄的比例,来降低汇率升值贬值的压力。第二项准备则是,当西方国家从全球化中逐步撤出的时候,中国应该适当在全球举起全球化大旗,在相关精准的领域应该起到阻止西方反全球化浪潮的蔓延。

李稻葵教授随后就汇率问题进行了更加详细的解释,他提到由于中国巨大的流动性,传统模型不太适合解释中国的汇率波动。而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放大器,一个不稳定因素,一旦人们形成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资金就会往外走,如果汇率市场放开,汇率往下走,又反过来自我循环,形成一个正反馈。

所以,明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甚至更少一点,这恰恰是中美之间无风险的财富管理的产品的利差。李稻葵教授还强调,在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背景下,完全按市场的方式管理汇率,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特朗普当选后,美联储12月份加息的概率非常大,但幅度会比较小。在这个背景下,由于汇率超调的原因,美元兑主要的汇率还会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预期因素还在那里,但我们完全有理由也应该管住。而且目前资本外出的压力主要来源于企业层面,但很多企业家认为,只要换成美元,买了美国的房地产和酒店、保险公司就能赚钱,这是个非常错误的认识。

以下为李稻葵发言实录:

李稻葵:首先我谈一下对世界经济明年走势的基本看法,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个说法永远正确,每年讨论都是不确定,似乎等于没说。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更加精准的判断,各种迹象表明,明年整个的世界经济,在我看来,最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从过去连续四年增速的全面下降,基本上走到一个增速的稳定,甚至于略有回升的这么一个转折点。为什么这么讲?看一下发达国家,美国增长速度,今年大概能到2.2%左右,头三季度是1.8%,第四季度可能会快一点。美国经济整体上讲,这一轮的调整还是比较到位的。欧洲国家,尽管有选举的不确定性因素,完全同意,但是,明年的选举不可能立即影响明年的宏观的走势,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它会影响未来几年的增长走势,明年的欧洲增长走势,它会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今年和去年的走势。欧洲大概还在1%左右,也许还略有回升。日本,0.5%左右,基本上到这个程度。俄罗斯,最近的数据是停止下跌,开始回升。原因很简单,大宗产品价格过去9个月以来相当程度的回升,40%到50%,甚至更多比例的上升,直接会拉动俄罗斯、南非、巴西等国家的经济增长。所以,总体上讲,世界经济,至少中国之外的世界经济,明年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年,可能是U型的底部,当然不等于说这个U型的底部马上就能够走出来,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最起码不会下滑。

我们需要高度关注的,就是布朗谈到的,西方民主国家最近的一些变化,我尤其想提醒大家,如果我们这个会是两个星期前开,布朗先生的话,我们更加应该仔细听,但可惜的是,我们是两个星期之后开的。上个星期出现的美国选举的情况,让我们对于西方的精英阶层的分析,恐怕要打一些折扣,我们发现他们的分析不见得完全靠谱,尽管我们对他们个人是非常非常尊重的,因为这个世界在变,因为发达国家在变。

整体上讲,发达国家的这些变化,在我看来,可能是一个格局性的,一个范式改变,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主要是两个主题:一是反精英。二是反全球化,要回归到民族主义的大思路上去。这个大背景下,特别值得关心的是特朗普现象,为什么特朗普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能够当选,那就是很多的选民没有讲真话,为什么?我称之为“臭豆腐现象”,特朗普的很多话听起来很臭,但很多选民是支持的,他对侮辱妇女的想法,这些想法是深深埋在美国选民心中的,他们认为现实就是这么回事,只不过特朗普紧紧抓住了百姓的内心想法,公开的讲出来,有好多人不愿意同意,但心里是赞同的。所以,很多投了特朗普票的美国选民,事后都不愿意承认。特朗普当选之后,很多人非常沮丧,但我知道有几位是投了特朗普票的,他们也必须装作沮丧,他们不能显得很高兴,特朗普给美国政治,甚至西方政治带来的一个冲击,可能也是好冲击,就是讲真话,这真话很难听,但他给你讲出来,这一点跟希拉里不一样,希拉里讲假话,很好玩儿。

我之前预测特朗普会赢,后来看到很多专家的分析,包括特朗普竞选前10天,萨默斯说特朗普当选的概率小于15%,我被他的分析所左右,就认为特朗普不可能赢,所以我是不坚定的。但我觉得整个世界在变,西方在变,全球化的格局很可能会变化,这一点我非常同意张燕生主任的分析。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做什么呢?第一,不用担心,特朗普毕竟是一个商人,毕竟是一个共和党人,中国的领导人反复讲共和党人讲真话,沟通起来可能稍微畅通一点,尽管真话难听,但我能跟你沟通就简单了。而且,我认为特朗普不太敢真正发动一场贸易战争,可能会在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产品上,比如轮胎、钢板,这种工会势力很强的,大家关注的局部的产品上搞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吸引眼球的贸易保护措施,但全面的贸易战打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他知道历史上的美国打贸易战引发的一系列的恶果,对他自己也不利。

第二,应该做好两个准备:一是国内经济的调整必须加快。必须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加快破产的程序,不要怕,要让一些真正的坏账、呆账暴露出来,还有一个为什么我们的汇率会贬值,一个因素是预期,很多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减少了,因此要到美国去,这是企业家的观点,企业家大部分都问到怎么去美国,怎么换美元,这个因素背后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我们的流动性非常强,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全世界登峰造极的,每一块钱都可能跑。设想一下,如果这21万亿相当一部分换成债券,他就很难跑了,或者部分的换成保险产品,保险产品是流动性很低的,因为买保险不可能买五年不买了。所以,宏观的金融结构,必须调整,必须从现在开始想方设法减少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减少存款在百姓中储蓄的比例,必须从现在做起,一点一点调起来,这件事不做,我们的汇率永远是不稳定的,或者是升值的压力,或者是贬值的压力。

二是当西方国家从全球化中逐步撤出的时候,中国应该适当的量力而行的在全球举起全球化大旗,在相关精准的领域应该起到阻止西方反全球化浪潮的蔓延,应该起到保持全球化继续前进的这么一个中流砥柱的作用,包括在一些国际组织,包括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对外的一些投资,包括“一带一路”,只有这样我们中国才能树立起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以及我们长久的影响力。

从理论上讲,我们传统的模型都是用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的顺差,资本账户的顺差,以及物价水平,等等因素,来解释汇率的波动,但这个模型对中国可能不太适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巨大的,远远领先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流动性,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它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放大器,一个不稳定因素,当大家预期美元会贬值,每一块钱人民币都想往外跑,买房子或者买股票,到国外去,预期人民币贬值的时候,一旦这个预期形成了,资金就会往外走,如果汇率市场放开,汇率往下走,又反过来自我循环,形成一个正反馈。所以,这是中国经济与世界上任何经济体的模型不同的地方,因此,对预期的管理尤其尤其重要,讲的非常具体,我个人的建议或预测,我认为明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甚至更少一点,为什么?这恰恰是中美之间无风险的财富管理的产品的利差,美国基本上是零,我们银行大概无风险的理财产品4%左右,3%—5%,甚至比3%更小一点,这是管理预期的一个基准的空间。

现在是6.8%,可能7.1%。作为政策建议,我认为这个必须要坚持,同时我也相信,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不会那么天真,认为在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背景下,完全可以按市场的方式管理你的汇率,那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美联储12月份加息的概率是非常大的,因为这一轮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他带来的金融市场的冲击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很多的华尔街投资者突然想明白了,特朗普并不是那么难对付的,股市反而往上涨,反过来促进12月份美联储会加息,加息的幅度可能比较小,在这个背景下,由于汇率超调的原因,美元兑主要的汇率还会升值,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是预期的因素在那里,我们完全有理由也应该管住的。

我非常同意永定老师的观点,但我想补充一个细节,根据我的观察,现在发现主要资金出走的压力,目前还不是在家庭,中国的百姓对出国投资大部分认识比较模糊,还不太清楚。资本外出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企业层面,企业层面现在特别想到美国去,包括去欧洲,主要是买两个东西:酒店、商业性的大楼;保险公司,因为他们发现保险公司在国外是一个金库,控制保险公司之后,还能在国外吸收它的保险的钱,就可以像巴菲特一样可以有长期资金池去投资,这个风险就非常大了。我跟很多企业交流,也跟华尔街交流,我觉得我们亏大了,他们赚的钱太多了,他们瞒天要价,我们脑袋一拍就定价了,基本上亏三、四年。

我真担心。现在很多企业家认为,只要换成美元,只要买了美国的房地产和酒店、保险公司就赚钱,这个认识是非常错误的。做商业的事情一定是认认真真,必须要谈判的,寸土不让的,按中国的文化,双赢的,宽厚的心态,跟犹太人寸土必争的心态,搞到一块是大亏特亏,最好是以犹制犹,找个犹太人来帮你谈判。

我只是把轮胎作为一个例子,因为轮胎的案例背后是钢铁工人的工会在推动的,不是汽车工人的工会。特朗普上台之前做了很多承诺,发了很多宣言,我想他会以某种形式来兑现,他是一个对媒体运作极其熟练的一位新的领导人,我相信他一定会通过媒体来放大他的政策。怎么放大呢?会找像轮胎这样的案例,轮胎放开的可能性,我觉得比较小,不仅比较小,他还会找类似这样的在美国有广泛媒体传播力的产品,提出一些抓眼球的贸易保护措施,我担心的是钢材,某种类型的钢材,比如线材或者板材,因为这个事已经炒的轰轰烈烈了,包括在美国修的一些桥梁用的是中国的钢,但这个对经济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汇率 人民币 李稻葵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