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湘泉:中国已出现职业极化 至少60%岗位会被机器替代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曾湘泉:中国已出现职业极化 至少60%岗位会被机器替代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7 18:3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 曾湘泉

财经网“以前的研究认为技术革命对就业影响是中性的,一些岗位摧毁掉,会产生新的岗位。第四次工业革命,从研究的情况来看,不是很乐观。中国也发现了职业极化,初步预测80%的岗位会被机器替代,如果调整以后,至少60%。”11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曾湘泉表示,世界银行专家讲过一个概念,叫做职业极化,以前职业结构是45度线,各职业的比例差不多,现在出现了U型,中间的地方大量减少,这就是职业极化。而中国也发现了职业极化,初步预测80%的岗位会被机器替代,如果调整以后,至少60%。新技术革命以后,要么当民工,要么当高端的人,甚至教授这个职业都遇到问题了,因为有慕课(mook)。

解决的办法就是无边界职业。曾湘泉指出,企业的寿命在缩短,五百强企业寿命平均是40年,中国企业的寿命是三到五年,走向职场的人,职业忠诚要超过对企业的忠诚,过了二、三十年企业不存在了,但职业生涯不能结束。

曾湘泉表示,要研究人才跨界问题,改变对人才的评价体系,包括知识、经验、能力和个性特征等四个方面。他建议梳理一下现有的人力资源管理面临的问题,特别是中国要走向国际,要走“一带一路”,美国有专门人工成本的统计、分析、预测,发布报告,而中国没有完整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以下为曾湘泉发言实录:

曾湘泉:“跨界”这个词,在我们实践中,或者在现在的人才队伍建设中,是一个新名词,拿到这个题目,看了以后觉得就像网络流行语一样,在国际上有很多讨论会很少讨论跨界问题,而且跨界多难呀,我们中国讲人才,讲专业化、职业化,中国这个问题没完成,因为没有经过工业革命,我们各行各业面临的问题都很清楚,我们产能过剩,去产能、去库存,但消费者满足不了,就是职业化、专业化的缺乏。为什么又提跨界呢?我想可能是两个含义:第一,广义的跨界。郭总、俞总都是跨界人才。郭总原来是搞船舶的,现在搞核工业,多大的跨界。俞总学文学的,后来到投行,做当当网。第二,专业的领域吸收新的知识,其他领域的知识来充实我们职业化、专业化的东西。为什么有跨界的问题呢?两个原因:一是产业的变动。现在产业的变动特别快,中国面临的问题和美国、其他国家不大一样,开始是工业化,现在又开始服务业化、现代服务业化,2013年12月31号中国的服务业第一次超过制造业,在产业变动这么快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面临的问题变化了,原来在大学学的东西都不够了,必须跨界来应对这种挑战。二是人力资源里有一个词,叫做无边界职业。以前人的就业跟婚姻一样,基本是一生做一个职业。但现在看,企业的寿命在缩短,五百强的企业寿命平均是40年,从道琼斯挂牌以来,很多企业都没有了。中国企业的寿命是三到五年,我们作为走向职场的人,职业的忠诚要超过对企业的忠诚,过了二、三十年企业不存在了,我们的职业生涯不能结束,那时候换工作是一个正常的事情。

为什么要研究跨界的问题?我们要招聘、选拔什么样的人,要培养哪些素质,怎么样改变我们对人才的评价体系,有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知识。中国在这个层面上相对容易解决,现在有拿双学位的,本科、硕士、博士,甚至MBA。第二,经验。这是中国面临非常大的问题,包括“一带一路”,中国没有这样的人才,比如劳工领域,我们过去培养人都是单一的,国际化有经验的人才缺乏。第三,能力。金字塔模型最上面的部分叫做应用层,中间叫修炼层,底下叫天赋层。这些东西过去研究很少,而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人才的问题,修炼层、天赋层很难解决。现在说敬业性差,这是修炼层,这个问题对我们中国的企业特别重要,企业老板都很头疼。第四,个性特征。人岗匹配的问题,各行各业的管理工作,对人的认识缺乏。跨界的问题提出来很好,可以梳理一下现有的人力资源管理面临的问题,特别中国要走向国际,中国要走“一带一路”,这对我们的人才提出非常大的挑战。中石油在15个国家投资,过去在澳大利亚投资出现了问题,就是劳动成本上升。美国有专门人工成本的统计、分析、预测,发布报告,我们没有,整个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都是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

曾湘泉:去年在法国开了一次会,专门讨论第四次工业革命以后对劳动世界的影响,大概请了二百来人去讨论,各国的政治家,包括一些元首、部长,有经济学家,会议规模非常大。为什么现在这么高度关注呢?其实这里面有些问题,以前的研究,结论都很清楚,技术革命对就业影响是中性的,可能把一些摧毁掉了,但会产生新的岗位。第四次工业革命,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通信,从研究的情况来看,不是很乐观。上个月世界银行的专家讲一个概念,叫做职业极化,以前我们看职业结构,是45度线,或者扁平的45度线,基本上各职业的比例差不多,现在出现了U型,中间的地方大量减少,现在出现职业极化。中国也发现了职业极化,初步预测80%的岗位会被机器替代,如果调整以后,至少60%。对就业来讲,这不是一个好的消息。新技术革命以后,我们的很多职位没了,要么当民工,要么当高端的人,甚至教授这个职业都遇到问题了,因为有慕课。有一篇文章写的是谁拥有机器人谁拥有世界,机器人发展起来很多人就没事干了,希望这个说法不变成现实。新技术革命,对我们的影响,至少对人力资源做职业的人来讲,确实是一个问题,要么往下走,要么往上走。当然解决的办法,无边界职业,中国的教育,这个问题比较严重,通用技能的培养,结构变化特别块的时候,人的底端的东西不变,比如自信、成就动机、思维能力、学习能力、组织认知技能等等。

还有社会政策的问题,还有很多东西看不到,比如将来职业的发展,工作场所发生变化,互联网出现以后,美国很多人不在单位上班,很多人都是在家里上班。工作场所变化又出现管理、规制的变化。今天我们还需要观察,了解,反正这是一个挺大的事情。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songshaohui)
关键字: 中国 岗位 职业极化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