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建熙:国内大多数个人投资者并不具备境外资产配置能力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汪建熙:国内大多数个人投资者并不具备境外资产配置能力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7 23:39:36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 汪建熙

财经网 “年初很多对冲基金界人士一直预期中国经济将崩溃,国际对冲基金号召做空人民币,我认为中国经济没有短期面临崩溃的风险,相反,中国经济仍然能保持相当的增长速度。”11月17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汪建熙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当然,汪建熙也认为,另外一方面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能否从粗放式、外延式、低效率经济增长转变为高效率、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增长模式,目前看还没有找到这种模式,如果能够很好的过度,经济长期就能保持中高速增长,反之如果长期徘徊,未来经济风险就会很大。

对于全球资产配置问题,汪建熙认为全球配置有一定道理,意识处于风险管理需求,不要把资产都压在一个篮子里,二是全球配置理论上可以使资产配置和投资更有效率,但汪建熙强调,投资者有没有全球配置的能力是关键问题,绝大多数国内个人投资者并不具备到境外市场去做金融投资的能力,因为对大量市场风险无法掌控,因此从个人角度,要做境外配置一定要找有风险管理能力的机构。

以下为汪建熙发言实录:

汪建熙: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大家晚上好。首先我想说一下,刚才主持人对我的介绍都是过去的事情,我退休好几年了,退出江湖。今天误打误撞被请来了。为什么?因为财经跟我说希望你来参加这个夜话,这个题目是公募基金财富管理再突破,当时我马上就想到了别的事情,什么事情?因为我退休以后一直在做公益,和资本市场一点关系都没有了。现在大家知道9月1日开始新的《慈善法》开始实施了,实施以后也有了一个在公益慈善方面有个突破,就是私募的公益慈善基金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自动转公募,而且在公益慈善界,公募基金的募集、管理、运用都是问题,我是做公益我觉得挺有意思,而且咱们过去财经年会每年都有一个公益的专门论坛,所以我想就这个问题跟大家切磋一下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戴老,戴教授也是我们的前辈,是我们的老师,刚才主持人也说了,在证监会刚刚成立的时候,我就当时有幸任职于证监会,那个时候其中我分管的业务之一是国际业务,真的是白手起家,对市场的了解知识,经验非常少,所以我们也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香港和台湾的经验,当时是刘鸿儒主席带队向这些香港和台湾的同行们请教,戴老也不辞辛苦到大陆来给我们上课,给我们讲解,后来一直还是中国证监会的顾问,到现在为止。所以我想戴老可能也是会有很高人一筹的见解。

简短来说关于中国经济我个人的看法,我讲我现在退休了,说话比较随便,不代表任何人,我个人认为第一中国大陆的经济在相当一段时间,由于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由于我们现在的经济基数,由于整体的经济规模和体量,比如说13多亿人口,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仍然会保持相当的增长速度。换句话说西方有一些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一直在预期说中国会出现经济崩溃。在年初的时候对冲基金界的人士曾经问中国负债过高一定会导致人民币巨幅贬值,导致市场崩溃,所以国际一些对冲基金在号召做空人民币,赚大钱,这个我个人是不大赞成的我不认为中国经济在短期内面临着崩溃这样的风险

但从另外一方面我也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在我个人看,你不能把它不断下降的增长率叫为新常态,新常态的概念是说从原有的粗放式的、外延式的、低效率的经济增长,转为内生的高效率的,主要是依靠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经济增长模式,我个人人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这个模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还不能叫真正进入了新常态。实际上下一步发展到底怎么走,是值得大家特别关注的,是说能够过渡到新的增长模式还是说要长期徘徊,直到把我们前几十年积累的家底,包括我们的财政、外汇储备、制造业体系等等,这些都消耗尽了,还没有找到新的增长模式,那我们的经济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能够比较好的过渡,那么我们就有能够长期的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可能性。

汪建熙:对前面几位刚才的发言我都非常赞成。关于境外配置的问题再说一点个人看法,我个人认为从理论上来说,全球配置是有道理的,我认为有两点:一是出于风险管理的需求。就是说你把所有的资产都压在一个篮子里,风险总是比较高。从某种角度来说,如果我都放在人民币资产上,和中国经济的前景等等有关系。中国的经济是不是在合理的期间就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增长模式等等这个大家理论上是可以提出疑问的。所有资产放在一个篮子里大家说我有点担心,这是一个理由。二是全球配置使我们的资产配置或者投资更有效率,因为各个资本市场的效率是不一样的,理论上说我如果有全球配置的能力,应该把我的资金放在资金效率,资本效率最高的地方,这是理论上说你是有一定的理论。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实践上大家有没有配置的能力其实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我们讲投资从一个角度来说,实际上你是在经营风险,我用这样的一个观点,我不说是控制风险。因为投资如果不承担风险,那么你就不要期待收益,一个基本的看法是说投资的收益和投资的风险正相关。如果你去一个地方投一个产品,对它的风险看不清楚,不了解,最好不要投,你能够看清楚,能懂这个产品,能看清楚它的风险,有能力承担它的风险,这个时候你可以去投。我也做过中投的首席风险官,这是我这样的一个看法。那么我个人认为绝大多数个人是不具备到境外市场去做金融投资的这样的投资能力的,因为你对大量的市场的风险是不掌握的。所以从个人角度来说,你要做境外配置一定要找有风险管理能力的机构到境外去做配置。

接下来大家在说我现在很明显的是说所谓叫做人民币贬值,美元升值,这个钱如果放在这儿,如果看美元的话,其实这个美元升值和人民币贬值是两种货币的比价,并不影响你在这儿的购买力,如果中国因为贬值导致通货膨胀上去了,会影响你的购买力,如果没有引起通货膨胀实际上美元升不升值和咱们人民币在国内消费,它的购买力是没有关系的。我感觉就不舒服,你看美元今天换6块7,明天就得要6块8,我就不舒服。因为我想说你们到境外去配置,除非全部是美元资产,否则说全球配置,你就遇到更多的汇率风险。大家刚刚看到王局长讲欧元贬值,欧元贬值比我们现在快得多,还有英镑的贬值,如果说我们所谓金砖几国除了中国以外,还有新兴市场,其实货币贬值的幅度远远大得多,除非你只买美元资产,在这个阶段你还不知道。刚才戴老也讲了特朗普上台之后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冲击现在说不清楚,那么如果突然转变的话,他还可能出现过山车似的美元等等汇率的变化。我们就说它现在是强势美元,你只配置美元资产,你在特定时间可能是赚取了美元升值的汇差。但是其实事情变得更简单得多,你完全可以在国内去购买由美元定价的产品,比如说像黄金,美元涨,黄金对美元的价格虽然是跌的,但是由于汇率的原因,你人民币是涨的。石油,还有港币资产,因为港币和美元是挂钩的,如果仅仅为这一点的话,大家还有特别多的方法。其实对于机构来说,我们应该有汇率的衍生产品,基本业务涉及到外汇的应该能够通过货币汇率的期货等等这些东西,来把它对冲掉,我想这是关于怎么认识所谓全球资产配置和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这个关系说点个人看法,谢谢。

汪建熙:我个人已经退休三年了,所以完全没有参与这个方面的策划设计,下面是我个人的看法。中金和中投证券合并,他们在证券市场上各有优劣,他的互补性是比较强的。也许如果他们能够按照市场化的方法实行合并并购,对于机构的做强做优可能还是有积极的意义。

另外一个问题我个人看,可能也有很多人知道,就是不管中投证券也好,中金也好,还有其他的一些机构,包括国泰基金,在中投汇金旗下有相当多的证券类机构,这个里边其实也隐含着一个问题,有人认为是有利益冲突的问题,那么如果能够逐渐的合并,市场化的让市场来接盘,可能将来也对咱们整个资本市场更加按照市场化模式来运作,可能有一点积极的意义,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理解。

汪建熙:我想再补充一点,因为我们曾经也试图做一些汇率对冲风险的工作,我们找外行,找国际最大的银行之列,而且做衍生产品最好的,他给你设计出来的人民币汇率风险的产品相当高到你不做,因为当时人民币不可自由兑换,所以他给你做出来的产品到时候没有办法换人民币给你兑现的产品,所以他把这个产品做得非常高,所以我们把这个放弃了。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汪建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