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生:中国金融创新已和发达市场处于一个水平线 对监管是种考验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蔡鄂生:中国金融创新已和发达市场处于一个水平线 对监管是种考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8 12:49:48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亚金协筹建工作组组长、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 蔡鄂生

财经网 “互联网时代下的金融监管和金融创新,需要从根源和理念层面思考。”11月18日,亚金协筹建工作组组长、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蔡鄂生认为,创新要站在理念的高度系统性思考,如果没有创新理念,只是谈论单个产品和技术的创新,并不是站在“道”的层面的创新。在他看来,中国金融创新发展至今,其实已经可以和发达市场站在一个水平线,比如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等创新,不仅和发达国家处在同一起跑线,甚至已经走在前头,这种领先国际的创新,对于监管者来说,其实也是一个严峻考验。

蔡鄂生称,重构必然有传承也有发展,绝对不是简单叠加。规则是基于普遍性制定,但有些企业必然具有特殊性,监管者如何对待这种特殊性?创新思维如何融入每个机构,创新的目的是什么,是通过创新为社会提供服务赚取利润,还是只是设计一个高利润产品,这些都是需要系统性思考的问题。

以下为蔡鄂生发言实录:

蔡鄂生:健华第一个提出了理念问题,现在老说问题,这些问题是问题的表象还是问题的根源,我们要通过表象找根源,找到根源以后看体制还是看观念,这样才能串起来。我们老面孔,没有颜值的人,老在这儿坐着,讲半天人家烦不烦呀。比如原来我上柜台面对的是人,高端客户也是面对的人,现在互联网了,面对的是屏幕,那你监管的是谁,网上给你反映出来的文字、画面、视频,怎么能保证信息透明度。开个玩笑,网恋的,有的看着挺好,一见面完了,还有被骗的。对这种时代变化的判断,不但是监管者,包括参与者本人,或者是被动的、主动的,在整个当中,到底问题的根源要怎么抓。

健华还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试验都让大机构做,不让小机构做,你的理念是什么,你老说中小企业缺失,但让大机构去试验,中小企业的创微产品,成本的匹配到底怎么解决?所以说,监管的理念到底是什么样的,防风险,过去是单体风险害怕在实体大了,监管水平高了,我们机构的经营能力也强了,主要是系统性风险。我们十四届五中全会就提出了,要把监管寓于服务之中,监管是为金融机构服务的,监管是通过防风险,要促进机构发展的,要更好的为大众服务的。比如我们的行政许可,随着体制变化,为什么要把它减少,怎么减少,减少的过程当中,各个部门是真正从根上减少,是从创新和市场发展,供给侧改革的要求去减少,还是从我的需要减少行政许可,这是不一样的。有的许可,大家欢欣鼓舞,有的觉得减了二十多个,一个没减,原来二十多个都是原来附加出来的。所以,现在对于创新和监管的这些理念,到底怎么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现在的体制内,金融机构和监管者不是道和魔的问题,健华原来是人民银行的,跟银监会打交道高一头,现在到的农商行,他感受到了市场的一种变化。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创新思维怎么融入到每个机构,最主要创新的目的是什么,是通过创新为社会提供服务赚取利润,还是设计一个高利润的产品就叫创新了,这个不得不思考。

还是要按照客观发展的进程来看,重构必然有传承也有发展,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叠加。但现在这个问题,对我们目前的考验是很严峻的,不管全球化的进程,还是2008年危机以后,一直到现在的创新。我们的创新发展可以和发达市场基本上站在一个水平线上,特别是现在更前沿的研究,区块链,中国研究区块链的东西,在实践层面上已经跟其他发达国家基本上一个起跑线,甚至还能走到前头,包括互联网金融,也是在往前走的。已经走在前面的时候,国际经验对于在台上的监管者来讲,就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怎么解决这些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是急还是有节奏的解决。

规则,要按特殊性制定规则,它影响的肯定是普遍性,所以,规则基本是某一个领域或者普遍性来制定,但在普遍下,必然某一个企业有它的特殊性,监管者怎么对待他们的行为,这些都需要思考。

蔡鄂生:创新就是五大理念之一,中国的字很有意思,“道”,有很高的理念,也有很微观的。对这些东西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看待,站在什么样的角度指导,如果没有一种创新理念,光是把一个产品研发成什么样,然后怎么提升,这些问题是一个系统思考。出来一个东西就叫创新,创新完了能用吗,还得做为人民服务的产品,不是科技发明。发明家好多东西展示完了,有一个商品化的过程,不是说你拿出一个东西就能简单的定义成是什么。所以,我还是强调理念的问题。“十三五”规划的五大理念,第一个就叫创新,第二个叫协调,第三个是绿色,第四个是开放,第五个是共享。这些都是根据我们的现实情况和我们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实现两个百年目标,都有紧密联系的。

大资管,什么叫小资管,资管就是资管,不是说原来信托是资管,保险加入了,证券加入了,就叫大资管了。都是随着市场的发展和你能够接受的程度,资管是管什么,是管钱还是管财产,还是管权利,理财产品就叫大资管了?可能在我们现在的认识中,我觉得有些问题有点概念化。

袁满:您认为什么是真正的资管?

蔡鄂生:把我的产品怎么管好,首先是个权利问题,财产权的问题,我们跟别人不一样,讲大资管,首先把小资管搞清楚。甭说大资管,信托公司所谓资管时代有利有弊,但你让它发展,发展过程中也确实带来不问题。现在说房地产这个样子,说如果没有信托公司就没有今天的房地产,以前确实他们的生存和发展是靠这块,为什么呢?它一定有客观的历史因素。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蔡鄂生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