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麦艾文:特朗普会认为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者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前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麦艾文:特朗普会认为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者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8 14:2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屏幕快照 2016-11-18 下午2.14.34

麦艾文(Evan Medeiros),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董事总经理、前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

 财经网 “特朗普是新总统,至少在初期不会让中美关系变得更好,我们确实不是特别了解特朗普会怎么做,而且我非常同意Jeffrey Bader的观点,可能特朗普会认为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者,或者在投资方面有一些波动,这都是暂时、短期的做法,可能有一些只是象征性的做法,因为满足一些政治的目的。”11月18日,欧亚集团(EurasiaGroup)董事总经理、前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麦艾文(EvanMedeiros)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麦艾文表示,特朗普会有一些短期的措施,同时双方战略合作关系的调子是不会变的。因此,我们要设定自己的一个期望,要了解我们会有几年困难时期。

麦艾文称,现在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在人们很紧张的时候,要考虑到中国和美国双方关系的韧性,我们已经建交有38年历史了,有一些成功的故事,也有一些不那么成功的故事,但我们的双边关系在不断地发展。

以下为麦艾文发言实录:

周琪:下一位发言的嘉宾是麦艾文,他现在是欧亚集团董事兼总经理,也是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他是Bader先生的继任者,而且是非常年轻的时候,决定了中美关系之间很多的大事。有一点我想补充的是,我和麦艾文先生很早就是朋友,因为他在1996年的时候到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做了半年的访问学者,也是在那时候学习了中文,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我们欢迎麦艾文先生介绍他的观点。

麦艾文:非常感谢邀请我参加今天的会议,很高兴看到这么多的听众,我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中美关系的一点看法。正如其他的发言人谈到的,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我在白宫工作了六年,一旦出现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我就经常看一看历史学家或者政治家们处理问题的方法,而且今天我们谈的是中美关系,会谈到邓小平的说法和做法和基辛格的说法和做法。我非常想重新引述苏联解体以后邓小平说的话,“我们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非常有名的话。现在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在人们很紧张的时候,要考虑到中国和美国双方关系的韧性,我们已经建交有38年历史了,有一些成功的故事,也有一些不那么成功的故事,但我们的双边关系在不断地发展。中美关系是具有韧性的,我们会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会把这些意见搁置到一边再把我们的关系持续下去,它不一定是那么长期的关系,但是有韧性的关系,有问题一定会解决的关系。为什么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是有韧性的呢?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关系到哪个总统的问题,它是两个国家的问题,是一个沟通的问题,我们的沟通有非常广的渠道,非常深的渠道。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解读美中的关系,而且双方之间沟通的渠道能够很好的应对中美之间非常复杂的关系,比如奥巴马会见胡锦涛,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沟通,并不仅仅是在高峰论坛上,他们会APEC会上等等进行沟通,也会进行电话的沟通,以确保两国人能够很好的保持我们的关系。除此之外,我们双边的关系,也有很多机构的参与,而且机构之间的沟通也非常重要,包括商界的领袖,学生,政府官员,我们的关系一直在不断发展,并不会因为某一个人就动摇我们关系的根基,我们是一种非常成熟的关系,而且是非常有韧性的一种关系。

我们要做好准备应对一些挑战,或者是准备应对一些波动性,在未来的两年可能不是那么很容易,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的政治周期,包括中国的政治周期,都是在变动的。我们的新总统会在明年年初的时候就任,他可能会有一些新的举措,当然中国的领导也要做好准备,十九大关注的是稳定,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当然还有一些结构上的弱点,尤其是一些不确定性,包括我们内部战略的一些冲突,不健康的竞争等等,而且还有一些误解。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从结构角度上来说,有一些弱点,不是马上就能解决的。特朗普是新总统,至少在初期不会让中美关系变得更好,我们确实不是特别了解特朗普会怎么做,而且我非常同意Jeffrey Bader的观点,可能特朗普会认为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者,或者在投资方面有一些波动,这都是暂时、短期的做法,可能有一些只是象征性的做法,因为满足一些政治的目的。但双边关系还是有一些政治波动的,但战略的长期关系还是在那里的,因为中国和美国在亚洲还要持续探讨,在这个地区他们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并不仅仅通过正式的谈判,也有一些非正式的沟通。特朗普会有一些短期的措施,同时双方战略合作关系的调子是不会变的。因此,我们要设定自己的一个期望,要了解我们会有几年困难时期。

有人问基辛格对中美关系是乐观还是悲观的?他说都不是,我要确保双边的关系是正面的,而且是建设性的。我们也有基辛格的这样的想法,我们要有决心,有决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加强两国关系的成熟度,以及韧性,双方不要过度的采取行动,因为现在特朗普肯定会采取一些新的措施,而且我们要进行不断地沟通,要让双方的领导有更多沟通的机制,我们要从思想的角度为双边的波动做一些准备。我在白宫工作的几年里发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对现实有一个很好的掌握,我们要确保有一个明确的,而且是一个稳定的沟通机制,要避免做一些让对方感到惊喜的事情。如果习近平邀请特朗普来访问,这就是很好的做法,我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也提过类似的建议,就是邀请习主席来加州的一个庄园进行沟通,我认为类似的做法非常好,也许在特朗普总统当政期可以这么做。

周琪:麦艾文在奥巴马政府服务了七年多,他对中美之间发生的很多事情非常熟悉。他讲了几条,有几个观点是非常重要的,中美之间产生过很多的矛盾,有过失败,有过成功,但我们都会通过努力克服一些障碍,使得中美关系能够发展。在未来特朗普任期中可能会遇到一些新的挑战,这些挑战是以往我们不熟悉的,我们应该做好准备,同时应该进行非常必要的沟通,使我们彼此准确的了解对方的动机和政策,这样才能使得中美关系保持健康稳定的发展。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