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os Gutierrez:对中国征收高关税等措施将给美国带来同样灾难性后果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Carlos Gutierrez:对中国征收高关税等措施将给美国带来同样灾难性后果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8 14:4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479448362789[1]

美国第35任商务部部长  Carlos Gutierrez

财经网如果真像特朗普所说的那样,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实施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等措施,那将给美国带来同样的灾难性的后果,我希望不要到这一步,我们不想让过去的历史悲剧重演。”11月18日,美国第35任商务部部长Carlos Gutierrez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针对特朗普在竞选时说的“美国要从TPP退出”,“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等说法,Gutierrez表示,把中国列为所谓的货币操纵者,对美国自己来说也是不利的,也会收到一些非常负面的效果。如果美国退出了TPP,美国的公司就不能很好地在亚洲发展。

Gutierrez指出,特朗普基本的一个理论是,在国内减税,同时提高关税,让公司在美国国内进行投资,从而增加就业机会。但这个方法并不是可行的,上世纪20年代,美国总统胡佛就提出过类似的方针,但事实证明他失败了。因为提高关税等行为会引来其他国家的报复性措施,带来一些巨大的灾难,尤其对就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他如果想这么做的话,减掉50%的税,在国防方面进行很多的投资,以及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再加上贸易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尤其是针对我们的赤字。”

Gutierrez还强调,特朗普要把制造业的工作带回美国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在制造业方面已经没有竞争力了。美国的制造业一直是很平稳的,占美国GDP的14%,制造业的从业人数在稳定下降。这并不是全球化、也不是中国造成的,而是技术的原因,是生产力提高的原因,机器人的发展和普及减少了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这才是美国真正的挑战。特朗普政府必须要理解这些事情。

以下为Carlos Gutierrez发言实录:

Carlos Gutierrez:非常感谢来参加《财经》年会,在未来,对美国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应对全球化,美国式的全球化,我们要理解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们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走了好几十年了,很有趣的一点,全球的领导都是支持全球化潮流的,可能大家没有多想什么是全球化,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有可能对中国意味着机会,让他能够发挥领导角色,就如美国多年来所发挥得领导作用一样。我们都听到过特朗普所说的一些话,有趣的是,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一旦他就任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他说和中国的贸易要重新谈判,问题是他到底想做什么,中国是不是准备好了策略,来跟特朗普打交道,对中国来说也是战略机会,能够更好的在世界舞台上发挥表率作用。

特朗普担任总统,对于欧盟的大选有什么影响?比如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我们是不是看到了一些所谓的民粹主义之风的抬头,是不是出现这样一种潮流的端倪,我们是不是会看到一种转变,转向一种左翼的民粹主义的情绪,是不是会受到特朗普言论的左右?中东又会受到什么影响?国家安全署助理公开的表示过,他相信伊斯兰是一种意识形态,基本上可以说,我们是和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打交道,而不是和宗教打交道。在中东,这种状态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需要观察。我们是不是真的会看到这样一种时代,就是亚洲和美国甚至成为盟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讨论。是不是会出现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或者说需要一个长期观察的趋势,这都是我们要在未来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要面对的情况,这都是非常宏大的问题,我们都不知道答案。我们有不同的观点,视角,对全世界在将来到底怎么走?中国又怎么看待?是不是对中国造成一种威胁,或者中国把它视为一种机会?这都是非常重大的问题。与此同时,还要考虑到中国在世界上发挥的作用,以及美中关系的发展,我们会有更多贸易的讨论。我先抛砖引玉,提出一些问题。

主持人周琪:下一个问题请问Carlos Gutierrez先生的,特朗普说要从TPP退出,他也说中国是货币的操纵者,会对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作为前美国商务部部长,您认为这个政策是有利于美国利益的吗?

Carlos Gutierrez: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是服务于传统的共和党的总统,因此我是支持全球化的。我认为,把中国所谓的货币操纵者,对自己来说也是不利的,而且也会获得一些非常负面的反映。如果美国退出了TPP,美国的公司就不能很好的在亚洲发展的机会,北美贸易协定是一个0.5万亿的贸易协定,包括制造业、物流业,我们要重新洗牌是很难的,特朗普基本的一个理论,如果减税,把关税提高,公司必须要在美国进行投资,这个理论也是另外一个美国总统在1920年的时候持有的意见,那就是胡佛总统,他想提高进口的关税,有更多就业的机会,并且带来更多投资的机会,实际上并非如此,他们没有考虑的因素,就是会有报复,而且别的国家也会做出一些反映,因为我们的行动并不是单一的,其他的国家也会产生一些反映,带来一些巨大的灾难,尤其对就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如果真像特朗普所说得那样,把中国认为是货币操纵者,关税等等重新修改,会带来同样的灾难性的后果,我希望不要到这一步,我们不想让过去悲剧的历史重新上演。他如果想这么做的话,减掉50%的税,在国防方面进行很多的投资,以及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再加上贸易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尤其是针对我们的赤字。

特朗普总统一直不断地强调,要把制造业的工作带回美国,其实是不可能的,比如把纺织业的工作再带回美国,美国已经没有竞争力了,美国的制造业一直是很平稳的,占美国GDP的14%,问题是制造业的工人是在非常稳定下降的,并不是因为全球化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中国的原因,是技术的原因,是生产力提高的原因,这是我们真正的挑战。我们如何带来一些制造业的机会,因为机器人会代替人做很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最真实的挑战。最终特朗普政府必须要理解这些事。我也同意,在未来的两年时间里,可能会充满各种各样的挑战,以及紧张的局势,而且会有更多的行动,比如更多反倾销的措施,但我个人并不认为特朗普总统会真的走到那么极端。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