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下一阶段财税改革的重点是理顺央地关系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魏加宁:下一阶段财税改革的重点是理顺央地关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8 15:4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weijianing

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巡视员 魏加宁

财经网讯】“下一个阶段的财税改革,重点是理顺中央和地方关系,只有把中央和地方关系理顺,到底哪一级配哪一级的税,才能说清楚,进一步完善预算管理制度才好做评估。”11月18日,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巡视员魏加宁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作出表示。

魏加宁指出,三中全会关于财税改革三大类十九项任务,预算管理制度方面的改革成效最为显著,并且取得了重大进展,现代预算管理制度的总体框架已经初步建立,但仍有改革空间。

“有一点美中不足,现在是三缺一,社保预算没有进来,收费还没有纳入公开程序。”他认为,改进预算的管理和控制方式,推进预算从约束性向预期性转变。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推比较容易,经济下行时,难度比较大。“我感受非常深的一点,我们的改革往往都是经济不行的时候才改,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为什么不改呢,上届要进行财税体制改革难度就小的多。”

“财税改革方案是在各项改革里最早报给中央批准的。预算制度改革成效显著,税收制度改革部分完成,央地关系的改革基本上没有太大动作。”魏加宁强调:在任何一个国家,税收制度改革都要和其他改革相互衔接,相互配套,包括政治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等等。央地关系的改革不是财政部自己说了算,需要提高统筹的层次。

以下为魏加宁发言实录:

魏加宁:今天的题目与其说是营改增后的财税改革,更不如准确的说是楼继伟后的财税改革,因为我们开这个会的时候,楼部长刚刚卸任。前不久,我们中心承担了一个任务,对改革进行评估,其中财税改革正好是我们负责做的评估。在评估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家谈起财税改革都是慷慨激昂,有很多意见,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但在打分的时候,大家对财税改革还是相当认可的,在十几项改革里排到前三名。我们也经常看到,媒体说楼部长讲话得罪了某个群体,得罪了某个阶层,但当他下来的时候,大家一片惋惜之声,这说明什么?我想大家在心目中还是有杆秤的,对那些真心实意为国家推改革的人,还是认可的,尽管从自己的利益角度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观点,但总体上,还是认可的,对真改革还是十分期待的,也是能够容忍的,而且大家对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还是能分得清的。

楼部长时期都做了什么,至少几个事情,三中全会关于财税改革三大类十九项任务。首先,预算管理制度方面的改革成效最为显著,并且取得了重大的进展,现代预算管理制度的总体框架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但仍然有改革的空间。

积极推进预算公开,完善政府的预算体系,加大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统筹力度。有一点美中不足的,现在是三缺一,社保预算没有进来,收费还没有纳入公开的程序。改进预算的管理和控制方式,推进预算从约束性向预期性转变。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推比较容易,经济下行的时候,难度也比较大。我感受非常深的一点,我们的改革往往都是经济不行的时候才改,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为什么不改呢,上届要进行财税体制改革难度就小的多。然后是加强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对存量的债务,在清理核实的基础上,将地方政府债务分类,纳入预算管理,实行限额管理,控制债务风险,并且进行了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增量上,通过修改《预算法》,增量债务公开的正规发债。最近国务院印发了政府性债务风险的处置应急预案,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再就是探索权责发生制的综合财务报告制度。

税收制度改革有序推进,难度比较大,完成了部分任务。前面专家已经提到了,营改增全面推开,达到了一定减税的目的。消费税进行调整完善,对于消费税增收的范围、环节、税率进行了调整,资源税的从价竞争,还有环保税立法的积极推进,相关的征求意见稿,已经向全社会征求意见。

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制度的改革,进展缓慢,这个事情不是财政部自己能说了算的。这里面有几件事情,增值税的收入划分,五五分成,在主体税建立之前,过渡方案可以保证一下地方的财力,但从长期看,我个人认为还是有问题的。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减少专项转移支付,件数大大减少,但资金规模的减少并不大。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的规模,加大力度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等等。研究推进中央与地方的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的划分,前面两位专家已经讲了。创新财政资金的使用方式,推政府购买服务,再就是推PPP。

财税改革方案是在各项改革里最早报给中央批准的。预算制度改革成效显著,税收制度改革部分完成,央地关系的改革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动作。总的看,在推进财税改革的过程中,楼部长带领财政部做了大量的工作,楼部长亲自到全国人大做各个部门的工作,有时候开会,据说别的部委去个副部长,但财政部楼部长都是亲自去做工作。

税收制度改革,在任何一个国家,要和其他改革相互衔接,相互配套,包括政治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等等。央地关系的改革,这不是财政部自己说了算的,需要提高统筹的层次。

回顾楼部长时期做的这些改革之后,才能看得更清楚下一步改革应该怎么做。如果从理论上讲,财税改革应该是先分事权,再分财权,然后是规范预算。但从实践中,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要先做预算公开,因为只有做了预算公开,很多问题才能暴露出来,问题暴露出来才能形成改革的共识。我认为下一个阶段的改革,重点是理顺中央和地方关系,只有把中央和地方关系理顺了,到底哪一级配哪一级的税,才能说清楚,进一步完善预算管理制度才好做评估。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