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全球化出现新拐点 逆全球化潮流正在上升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曹远征:全球化出现新拐点 逆全球化潮流正在上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10 10:4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曹远正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 曹远征

财经网讯“从全球化的角度观察,很可能从今年开始出现新的拐点,逆全球化的潮流正在上升。”12月10日,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过去在经济范围扩张过程中,所有的宏观经济政策都是总需求管理,危机八年的情况证明这个政策已经在失效,尤其货币政策,货币政策极度的扩张,扩张的结果至多是防止了更大的衰退,但并没有效提升经济增长,甚至现在货币政策已经到极致。比如欧洲、日本,都已经是负利率,负利率是我们不能理解的,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政策。全球都有一个潮流,开始朝另一个方向观望,就是结构性改革。”曹远征在论坛上表示。

全球的全要素生产率都在下降,曹远征提到停滞问题时表示,经济增长的核心是来自于技术进步,是全要素生产的提高。如果全要素生产率下降,意味着上一轮技术革命的推动力已经到了末期,而我们现在就处在一个新技术革命前沿,但明天的黑夜是最黑的,如果新的技术革命不能成为一种风气,成为一种潮流,很可能经济增长就会长期停滞。

曹远征还表示,从中短期来看,很可能金融风险出现在周边地区,从特朗普上台以后,亚洲资本大量流入美国,有点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1998年。如果明年美元再持续加息,美元持续升值,全球金融风险持续加大。这个风险对中国来说要未雨绸缪,从全球化的角度观察,很可能从今年开始出现了新的拐点,逆全球化的潮流正在上升。特别注意到,这次在G20杭州峰会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他说全球化有形势退化乃至收缩的风险,对抗这种风险是中国的责任,加强国际协调,加强国际秩序结构的改善更为重要,尤其中美两国的宏观政策的协调变成问题的核心之一。

以下为曹远征发言实录:

曹远征:谢谢,非常高兴再次回到三亚财经国际论坛。我想讨论的问题是全球化的问题。我们注意到,金融危机发生八年了,复苏依然艰难。复苏是在经济学中是一个周期的阶段问题,在一个经济周期中间,有高涨,有危机,有萧条,有复苏。如果复苏的时间如此之长,意味着这个周期在变形,很可能世界经济进入一个长周期,60年一次。为什么呢?与上一轮周期相比,一些基本因素正在发生变化,主要有三点:第一,全球的全要素生产率都在下降。经济增长的核心是来自于技术进步,是全要素生产的提高,如果全要是生产率下降,意味着上一轮技术革命的推动力已经到了末期,而我们现在就处在一个新技术革命前沿,但明天的黑夜是最黑的,如果新的技术革命不能成为一种风气,成为一种潮流,很可能经济增长就会长期停滞,这大概就是美国哈佛大学校长讲的,所谓停滞问题。

第二,跟这个相伴随的,过去我们说在经济范围扩张过程之中,所有的宏观经济政策都是总需求管理,危机八年的情况证明了这个政策已经在失效,尤其货币政策,货币政策极度的扩张,扩张的结果至多是防止了更大的衰退,但并没有效提升经济增长,甚至现在的货币政策已经到极致,比如欧洲、日本,都已经是负利率,负利率是我们不能理解的,但它已经变成了政策。全球都有一个潮流,开始朝另一个方向观望,就是结构性改革。我们特别注意到,在这次G20杭州峰会上,领导达成的议程就是结构性改革。作为结构性改革增加供给问题,供给问题在过去经济学中不研究的,因为我们知道,供给问题是技术进步,技术进步是随机的。

第三,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原有的经济政策框架出现问题,各国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乃至在宏观政策上,也开始出现了很大的背离。比如,在美国未来可能出现连续的加息过程,发展中国家一直是低利率,货币政策的不一致性会引起极大的不确定性,很可能出现类似亚洲金融危机的风险。最新的特点可能构成新的长周期的时点,上一轮周期是全球化,这一轮周期很可能是去全球化。以特朗普为代表,他是建制派。如果它变成一个新的潮流,包括明年欧洲的大选,这可能是对全球化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对中国来说,第一,要做好内功,现在看来扩大内需是不得不为之的事,不能指望出口。在这种情况下,改革就很重大,奠定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进行结构性改革,是扩大中国内需的核心途径,特别是现在中国宏观经济基本企稳的情况下,为结构性改革奠定了条件,我们觉得应该在明年加快实施,为长期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第二,中短期来看,很可能的风险就出现在周边地区,我们特别担心会不会出现类似于1998年我们周边地区亚洲类型的金融危机,其实这个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从特朗普上台以后,亚洲资本大量流入美国,有点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1998年。如果明年美元再持续加息,美元持续升值,全球金融风险是在持续加大的。这个风险对中国来说要未雨绸缪,如果遵照1998年的经验,人民币的币率要更加稳定,如果人民币的币率是稳定的,中国的内需就变成最大的市场,1998年是由于人民币不贬值,中国成为东南亚国家最大的进口目的地,也导致了国内的工业企业受严重的困难,有3000多万工人下岗。从全球化的角度观察,很可能从今年开始出现了一个新的拐点,逆全球化的潮流正在上升。我们特别注意到,这次在杭州G2O峰会中间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他说全球化有形势退化乃至收缩的风险,对抗这种风险是中国的责任,加强国际协调,加强国际秩序结构的改善更为重要,尤其中美两国的宏观政策的协调变成问题的核心之一。

以上是我的发言,谢谢!

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于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