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不会成功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黄亚生: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不会成功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10 11:2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黄亚生

财经网讯  “一个民粹主义的幽灵在美国和欧洲徘徊,美国和欧洲一切知识精英的势力都在为驱逐这个幽灵而结成神圣的同盟。2016年将是未来历史记录的宏观历史的转折点,比如英国的脱欧和意大利最近的公投,但对经济民粹主义最大的冲击是2016年特朗普被美国的选举制度选为美国第55个总统。”12月10日,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黄亚生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黄亚生指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有相当强的民粹性质,比如,他强调比较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是加大基本建设的投资规模,他要逆转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对进口提高关税。他有可能会加强对美国命脉部门的外资的管理,他会更强调美国制造,限制美国企业资本的自由流动,他会比他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前任更积极的干预经济。

但是特朗普也和传统的经济民粹主义有一定的区别,他的财政政策主要是通过对公司的减税刺激投资,而不是通过政府增加开支。他的经济政策里没有财富和收入再分配的内容,如果有,那也会是财富和收入逆向的分配,他的减税会大幅度向高收入人群倾向,中产阶级的税负也可能会增加,而不是减少,他虽然会增加政府对市场的干涉,但一般来讲可以排除特朗普实行经济公有制的可能性。

传统的经济民粹主义是失败的,经济学里的民粹宏观经济学,主要是针对1970年代和1980年代拉丁美洲的经济发展模式,而研究70年代和80年代拉丁美洲两位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做的一项研究表明,拉丁美洲经济政策造成了这些国家货币的升值,通货膨胀,宏观危机和经济长期的停滞,民粹经济学的业绩是非常非常糟糕的,社会业绩也没有提升,贫富差距在民粹经济政策期间没有下降,反而上升。

黄亚生表示,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也不会成功。美国可能已经错过了投资的最好时机,美国最佳的投资时机是在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后,而现在美国经济已经复苏,大规模的财政动作可能会引起通货膨胀的预期,美国需要投资,但不应该采取特朗普这种破坏财政平衡的方式。特朗普提出要美国制造业就业回流完全是天方夜谭。制造业的回流不等于制造业就业的回流,美国制造业的就业不仅仅受全球化的影响,更大的影响是技术的发展,比如人工智能,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在下降,主要是因为美国的蓝领工人的技能和知识结构不能符合新经济的发展和技术经济的发展。

经济民粹主义的最大问题是短期的增长建立在牺牲长期发展经济的基础上。

黄亚生表示,特朗普经济民粹主义的危害将是全球范围的,整个政治和经济的纲领就是排外,他全盘否认全球化,抛开多方框架而采取单方面的措施解决贸易争端,是人类经济思维的一个大的倒退,否认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以来的经济思想的最基本的共识,即经济和国家的发展可以是一个正和博弈的过程,而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零和博弈的方式如果他的措施真正实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会进入紧张的状况,贸易战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特朗普民粹主义带来第二个全球范围的风险,是美国退出国际事务和国际经济法律、政治、军事框架的建设。

黄亚生认为,特朗普是一个高度分级式的政治家,他的执政将会把美国带入一个种族分裂、阶层分裂和党派分裂的高度不稳定时期,他也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放在美国国内的事务。

所以,今后四年将面临这么一种非常不确定的局势,但特朗普是不可预测的,也有可能他完全不会实行这些措施,中国怎么面对这么一个领导人,这对所有人来讲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以下为黄亚生发言实录:

黄亚生:今天我想讲的是美国大选以后,特朗普新政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况,接着张燕生的全球化题目,在美国方面做一些伸展。波明也介绍了,明年意大利等都有可能有脱欧情况的出现,作为中国国家政策的制定人,商业领袖,也应该密切关注这个局势。就我自己来讲,我是非常支持希拉里的,刚才跟卢迈先生交流的时候,他说因为我支持的人输了,所以我的讲话没有特别多的可信度。但是我自己觉得真理和政治上的胜利,不见得都是百分之百的成正相关的关系。首先,特朗普的胜出是取决于美国选举团制度的设置,现在的统计,希拉里得的票数已经超过了特朗普250万票,这是什么概念呢?希拉里选举总统的时候输给了特朗普,但票的差距比率要超过1976年卡特击败福特的跳动之差。

另外,全球化贸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我觉得更深层的问题是西方发达国家蓝领工人没有特别高深的教育,是对技术发展的一种反弹。看美国过去几年的制造业的发展,它的势头还是比较快的,相对于GDP的比率,至少跟GDP的发展是同步的。但是,美国的制造业就业没有恢复,美国的劳动参与率的领域在下降,这里面揭示的问题是新经济发展的时候蓝领工人不具备新经济技术方面的技能,他们没法参与新经济的增长,从这个过程里没法获利,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问题。贸易可能会对美国的蓝领工人造成一定的负面的冲击,但是贸易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从工作市场上讲,如果全球化在一个极限的情况下,是等于美国的工人、中国的工人和印度的工人同时在竞争,但从生活场景来说,全球化对美国是非常大的受益,降低了美国生活成本的指数。

我今天主要讲一下特朗普,我们小的时候在读《共产党宣言》的时候,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旧的欧洲一切势力都为驱除这个幽灵结成了神圣的同盟。如果我们把马克思恩格斯翻译成今天的话,一个民粹主义的幽灵在美国和欧洲徘徊,美国和欧洲一切知识精英的势力都在为驱逐这个幽灵而结成神圣的同盟。2016年将是未来历史记录的宏观历史的转折点,比如英国的脱欧和意大利最近的公投,但对经济民粹主义最大的冲击是2016年特朗普被美国的选举制度选为美国第55个总统,我们如何解释和面对特朗普的民粹主义的浪潮?首先应该给他做一个定义,至少对于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来说,它的经济的内涵和传统意义理解的经济民粹主义有相同的方面,也有不同的方面,经济学里最相关的讨论所谓叫做民粹宏观经济学,主要是针对1970年代和1980年代拉丁美洲的经济发展模式,拉丁美洲的民粹宏观经济学倡导政府要加大开支,积极的财政政策,财富再分配和进口替代政策,在制度上,这些国家要实现所谓制高点经济战略,对国家的命脉部门实施国有化,限制外资和本国私营企业的发展,这些政策最关键的部分是要进行大规模的收入和财富的再分配,是为了迎合下行的社会和无产阶级的政治和经济的需求。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有相当强的民粹性质,比如,他强调比较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是加大基本建设的投资规模,他要逆转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对进口提高关税。他有可能会加强对美国命脉部门的外资的管理,他会更强调美国制造,限制美国企业资本的自由流动,他会比他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前任更积极的干预经济。他最近在印地安纳州留住了一家生产空调的美国工厂。但是特朗普也和传统的经济民粹主义有一定的区别,他的财政政策主要是通过对公司的减税刺激投资,而不是通过政府增加开支。他的经济政策里没有财富和收入再分配的内容,如果有,那也会是财富和收入逆向的分配,他的减税会大幅度向高收入人群倾向,中产阶级的税负也可能会增加,而不是减少,他虽然会增加政府对市场的干涉,但一般来讲可以排除特朗普实行经济公有制的可能性。

总体而言,经济民粹主义是失败的,从历史证据上也可以看出这一点,研究70年代和80年代拉丁美洲两位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对民粹宏观经济学是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他们做了一项研究表明,拉丁美洲经济政策的审核,造成了这些国家货币的升值,通货膨胀,宏观危机和经济长期的停滞,民粹经济学的业绩是非常非常糟糕的,社会业绩也没有提升,贫富差距在民粹经济政策期间没有下降,反而上升。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在我看来,也不会成功。虽然美国需要大量的基本建设投资,但是美国可能已经错过了投资的最好时机,美国最佳的投资时机是在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后,那时总需求不足、失业率高达8%、9%,最需要的是凯恩斯性质的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刺激,但是因为共和党的阻力,无法实施。美国经济已经复苏,大规模的财政动作可能会引起通货膨胀的预期,美国需要投资,但不应该采取特朗普这种破坏财政平衡的方式,希拉里提出的50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而特朗普提出的是10000亿投资计划,希拉里提出适当的提税,特朗普提出要美国制造业就业回流,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天方夜谭。近几年,美国制造业本身发展的速度还是比较可观的,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特斯拉在加州生产电动汽车的工厂,但制造业的回流不等于制造业就业的回流,美国制造业的就业不仅仅受全球化的影响,更大的影响是技术的发展,比如人工智能,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在下降,主要是因为美国的蓝领工人的技能和知识结构不能符合新经济的发展和技术经济的发展。特朗普要逆转全球化根本不会解决美国制造业就业的问题,只会增加成本,只会增加生活成本,而增加生活成本和增加赤字都会导致通货膨胀的预期,通货膨胀的预期又会导致中长期利率的提高,这恰恰是经济民粹主义的最大问题,短期的增长是建立在牺牲长期发展经济的基础上的。

特朗普经济民粹主义的危害将是全球范围的,特朗普整个政治和经济的纲领就是排外,他要全盘的否认全球化,要抛开多方框架而采取单方面的措施解决贸易争端,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代表的是人类经济思维的一个大的倒退,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否认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以来的经济思想的最基本的共识,就是经济和国家的发展可以是一个正和博弈的过程,如果一方的利益增加至少要超过另一方利益受损的程度,因此整个社会利益是在增加,特朗普现在的经济思想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零和博弈的方式,国际贸易更像战争,是一个你死我活的过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面会有损失,整个社会没有发展,国与国之间的损失相加总和永远是零。如果他的措施真正实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会进入紧张的状况,贸易战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特朗普民粹主义带来第二个全球范围的风险,是美国退出国际事务和国际经济法律、政治、军事框架的建设,特朗普的思维是一种简单的美国第一的思维方式,他把美国的目光转向国内,特朗普是一个高度分级式的政治家,他的执政将会把美国带入一个种族分裂、阶层分裂和党派分裂的高度不稳定时期,他也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放在美国国内的事务。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没有起到霸权的作用,结果是灾难性的,发生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一直起世界霸权的作用,经济有所发展,贸易有所发展。所以,我们今后四年将面临这么一种非常不确定的局势,刚才我讲了这么多,特朗普是不可预测的,也有可能他完全不会实行这些措施,我们中国怎么面对这么一个领导人,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讲是一个最大的挑战,谢谢大家!

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于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songshaohu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