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不能低估特朗普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许善达:不能低估特朗普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10 12:5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许善达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 许善达

财经网“美国新总统的经济政策里,美国的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是非常大的,我们原来对这点的估计可能不太够,美国真的把税收从30%到15%,给中国带来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12月10日,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许善达认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加工贸易行业都在外迁,中国的优势是一般制造业性价比比较高,如果美国大幅度减税,就缩小了我们的性价比优势,这样我们国内就会遇到更大的困难,这点不能低估。

同时,美国减税以后,很可能各国的资本都会向美国流动,但美国资本多了以后,不会投入生产鞋和帽子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是会更多地把资源投入到科技创新中去。很可能短到三五年长到十年中,美国的科技会出现一种升跃,就像上世纪80年代里根减税以后。“90年代美国的IT业就突破了,一下子把当时还很厉害的前苏联、日本都甩到后面。我们如何应对这么一个大的形势,这是非常需要认真考虑的。”

而关于中国在财税方面的战略调整,许善达表示,新常态下财税的战略调整已经完成。政治局今年7月份第一次提出来降低宏观税负,接下来应该关注如何去实施这个调整。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 财政关系上,地方政府应该有一个主体税种,使地方政府在税收的管理权限和调节余地比现在大一点,这样比较有利于让地方政府更好地履行职责;在社保问题上,应实现全国统筹,中央负责社保,降低社保缴费率,用国有资本的收益来补充资源,“假如这个事做出来,又能降成本,又能提供去产能所需要的社保的支持,就可以把好几项供给侧改革向前推进。”

以下为许善达发言实录:

许善达:我谈一点看法,刚才几个专家都讲到美国新当选总统的政策对中国的影响,讲的比较多的是金融,加息或者是汇率引起的影响,包括因为汇率引起贸易,给我们定为汇率操纵国。美国新总统的经济政策里头,美国的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是非常大的,我们原来对这点的估计可能是不太够的,美国真的把税收从30%到15%,给中国带来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加工贸易行业都在外迁,我们的优势是一般制造业性价比是比较好的,如果美国大幅度减税就缩小了我们性价比的优势,这样我们国内就会遇到更大的困难。我觉得对这点不能低估,因为美国减税以后,很可能各国的资本都会向美国流动,但美国资本多了以后,不会生产鞋和帽子劳动密集型产业,会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科技创新里去,很有可能美国在短的三五年长的十年中,美国的科技会出现一种水平的升跃,就像上世纪80年代里根减税以后,90年代美国的IT业就突破了,一下子把当时还很厉害的前苏联、日本都甩到后面。我们如何应对这么一个大的形势,这是非常需要认真考虑的,而这个因素在大选以前是没有的。那么多不确定里头,我倒觉得这个影响是确定的

我们应对这个有很多方面,我主要讲关于财税方面的意见。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新常态下的财税的战略调整,这个战略调整已经完成了,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政治局今年7月份第一次提出来降低宏观税负,这个问题是一直有争论的,专家里面有主张提高宏观税负的,认为我们中国应该集中能力办大事,这种主张也是非常强硬的。也有十八大以后的文件,都用的是稳定宏观税负。为什么提出“稳定”两个字,就是面对着提高和降低的争论,需要观察,需要在实践中做出判断。经过这三年,这个判断已经做出来了,我们的宏观税负是偏高的,这个结论已经下了,所以政治局才决定降低宏观税负。现在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样实施这个战略,这是第一个重要的战略调整。

第二,中国和地方的关系,我们国家要履行的职责比国外的政府要大,我们地方政府在财政上就应该有比较大的一点资源和权力,现在有四个指标反映中国和地方关系的失衡:收入,中央占了50%略低一点,地方占了50%略高一点,但是支出,地方支出85%,中央只负责15%的支出,相当于地方政府每花一块钱有4毛钱等着中央政府给,这样的一个比例不利于地方政府履行职责,也不利于他来贯彻中央的决策,这个失衡是要解决的一个矛盾。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收入和支出两个领域,现在有人主张,收入中央可以少一点,地方政府支出85%,中央拿的少一点,就可以减少地方政府对中央财政的依赖度,但这个意见是肯定不能采纳的。全世界的发达国家,或者重要的国家,中央政府的收入没有这么低的,我们已经偏低了。但现在要想提高中央政府的比重,也是不行的,因为调整支出结构的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提高中央政府比重,地方政府履职就更加困难,所以政治局的决定是保持中央地方收入格局大体不变。但这个大体不变是用什么样的制度来实现?现在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营业税改增值税以前,营业税是地方税体系的主体税种,去年有19000亿左右,营改增以后,施行了增值税的五五分成,钱给了地方,但给钱不给权,五五分成是要中央政府往地方拨的。所以,现在人们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应该有一个主体的税种,这个税种应该由地方政府来收,他来使用,管理,多数人的建议是把现在在生产批发环节的消费税划到零售环节,这个转环节的决定已经做出来了,再加上已经在零售环节的车辆购置税,这两个税加起来13000多亿,可以形成地方税的主体税种。这样虽然收入格局依然是五五,但地方政府在税收的管理权限和调节余地比现在大一点,这样比较有利于让地方政府更好的履行他的职责。

支出方面,中央政府要上收若干项由地方政府负责的支出,我认为最主要最优先的应该是社会保障,现在我们讲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但我们在讨论每一项任务的时候,都觉得要完成每一项都会遇到企业的社会保障不能支持。去产能,就有一部分企业要关闭,社保部门接不了,这样就必须解决社保的问题。去杠杆也是,企业成本高,没有盈利水平,杠杆是去不掉的。在讨论中间就认为,在各项改革里头,在中央地方的支出责任上,最优先的是中央上收社会保障职责,这样就能大大缓解中央地方财政的失衡。但这里又伴随一个问题,现在要是降低社保的缴费率靠一般预算的资源是不够的,比如减少一点支出,增加一点债务,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能够提供这个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国有资本的收益,要把国有资本划转一定的数量给社保基金,比如山东省已经把省的国有资本划了一部分。央企的国有资本划给哪个省是办不到的,必须是全国统筹。所以,在社保问题上,全国统筹,中央负责社保,降低社保缴费率,用国有资本的收益来补充这个资源,假如这个事做出来,又能降成本,又能提供去产能所需要的社保的支持,就可以把好几项供给侧改革向前推进。现在供给侧改革的内容推进是非常艰难的,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枢纽,如果这个枢纽打开了,好几项改革推进的效果要比现在有效的多。

所以,我们财税新的战略已经确定了,如果很快研究出具体的实施方案,尽早推出,我们供给侧改革也好,现在面临的全世界的挑战也好,都会应对的更好一点,使得我们的经济发展更稳定一点。 

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于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liaoail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