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 刘纪鹏痛斥妖精作怪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 刘纪鹏痛斥妖精作怪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10 18:4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 刘纪鹏

财经网讯 “股市整个26年,没有发挥晴雨表和资源要素配置的作用,经常跟经济周期相反。市场这几年造就的富翁是最多的,但是贫富也是最悬殊的。股东赚钱现在成为了上市第一选择,根本不是为了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所以大股东在上市中减持、玩资本运作,这成为了上市的第一选择,这也就是我们说的它为什么没有成为要素的配置市场、资源配置场所,而成为了存量财富的分配场所,而且是一个至今都不去堵的黑暗场所。”12月10日,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刘纪鹏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刘纪鹏强调,2015年大股东减持4700、4800亿左右,IPO融资不足2000亿,今年基本上也还是这个比例关系。大股东减持的钱和我们IPO增量进入企业融资要素配置的钱比例悬殊。这是中国股市目前最不合理的现象。

中国的上市公司应该是保姆是主人,还是主人是主人,是董事会主义还是股东主义还是新股东主义,还是保险,大家在争论这些问题。刘纪鹏表示,“金融创新引领增长,但是现在有时社会分不清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保险和基金在多国的资本市场是中流砥柱,以香港为例,机构投资者背后大多为保险和基金。”

所谓水下的老妖精,是指的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和内部人控制,这些家族。什么时候并购重组,什么时候高转送,不是都由家族说了算吗?没有信息对称,没有制约力量。他建议,譬如只有持股比例不超36%,才能申请上市,募集资本后,持股比例维持在30%左右。其次,家族企业一股独大,这种情况下,二级市场能不能预设流通底价,大股东凡是超过30%的,你要减持得提前告诉大家,如此大的事不能偷偷干。

今天这个市场缺少一个好制度,而这个制度就是从治理结构入手,从存量财富分配入手,首先要有一个公平正义的股市。

以下为刘纪鹏发言实录:

刘纪鹏:你刚才说什么天鹅湖,是六只妖精在上面跳,下面还有小妖精,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我对明年不太乐观,也许十九大之后一些创新要提出来,因为现在分不清楚什么叫金融创新,什么叫妖精兴风作浪,你说保险资金的事这件事应该是大家原来都首肯的,是吧?从欧美发达国家再看保险资金入世起步都是一片赞扬,但是举牌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银证保三家迟迟不解决,怎么就变成妖精了,这个过程说明什么,这是道德问题还是制度问题。算了,我还是别再说了,第一是说着说着明年的行情我不太乐观,第二说着我义愤填膺,在我眼前展现的根本不是天鹅湖美好的场景,而是水上水下都是兴风作浪的妖精。

刘纪鹏:谈到明年的行情和股市的未来,现在大家怎么判断,要说形势好,中国股市早就应该起来了,你说现在谁有咱们钱多,中国人到处都是钱。我们现在M2是GDP的2倍,是股市市值的接近4倍,150、160万亿。另外我们的市场也很大,我们的速度6.7也好,6.5也罢,仍是同体量的,我们仍然是老大。美国今年撑死2.8,我们6.5。所以这两个10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大家看得出来,严格说我们的速度也不慢,市场又这么大。因为中国这个大市场,现在很多新东西,你就说马云王健林一做就是世界老大,物业持有商最大的王健林,马云这边就是电商,包括我们现在讨论Fintech蚂蚁金服,中国人如果制度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市场仍然是很大的,最大的物流配送市场,电子化的交易,你到美国欧洲都看不到,我们现在拿着手机解决吃一碗面买单的方式。这种背景下我们的股市又怎么样?

刚才占军提到美国经历了八年危机,股市创了132年的新高,有道琼斯指数以来现在就是最高,香港也接近于2007、2008年的水平,差不了太多。你看看那会儿咱们五六千点,3千点就是不动,这么好的外部环境。刚才苏琦谈黑天鹅,今天上午波明也谈黑天鹅,他的话说的都是国际上的黑天鹅,国际上这么好的形势,他们这么多的危机为难,被华尔街看来是黑天鹅的事件,对中国就是坏事吗?

所以这个问题,中国仍然面临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国际的环境,国内的经济环境,我们四季度开始有点复苏的劲头,发展的速度,中国的钱多,这些条件都具备,资本市场上涨了。再比市盈率,他刚才说英国富士达到50多倍,我也很惊讶,我们今天的市盈率比美国还低,你发展速度这么好,为什么股市就不涨,有什么道理,中国股市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它是中国梦的主战场吗,它能成为中国崛起的一个制高点吗?中国发展到今天又说要做大国金融梦,又要大国崛起金融先行,都逼到这一步了,而且基本上集中在资本市场,商业银行那是金融的夕阳产业,资本市场、资本金融才是发展的出路。因为这是直接融资,整个规律已经证明了,可是我们股市整个26年,这个股市起到什么正向作用,是晴雨表吗,经常是跟经济周期相反的。你就说2008年以来,中国被全世界称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发动机,要带领着欧美国家成为黑暗中的明灯、沙漠中的绿洲,所有的好词都给我们了,所以4万亿也就发生了。

可是这种背景下,为什么中国股市就比人家都差呢?而且我们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股市是“屠宰场”,是“赌场”,是不公平非正义的,原因何在?这个市场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谁还愿意进这样的市场?所以本来我们给资本市场这么多的荣誉,是把它当成一个生产要素或者资源配置的主战场,就是人们手里的钱在增量配置当中,它是资源配置的市场。马云需要钱也好,新的产业出现,钱能够跟上去,不用银行在这儿承担系统性的风险,每个投资人自愿地选择。但是这个市场,你看看它这些年,它是一个增量资源配置的场所吗?它是反的经济周期,不符合规律一再暴跌让人失望,原因就在于它成为了一个存量财富再分配的市场,这么多的投资人在赔钱,可是这些年以来,这个市场成为中国各个行业、各个产业中暴富最猛烈的一群人的市场。你看看这些家族企业,我们就说一个现象,我们用数字说话,这几年股市又暴跌了,前两天好了一点,接着又开始走走停停,IPO又停发,股灾为什么起来以后突然又下来了,从道理上来讲,咱们4千点,真的5千点不为过,市盈率达到25到30倍,对应的点位也就是5千点、4千点,不为过,但是为什么市场就掉头向下?

它分配不均衡,创业板、中小板搞到150、160倍的市盈率,就是二级市场你看那个点位的时候,我们这边的大盘蓝筹股五六倍没人要。这里边除了这个关系之外,一个工商银行就3560亿股,我们现在创业板前350家上市的平均股本规模是9800万,也就是说,一个工商银行可能要顶3500个创业板的企业。可是资本市场是强调流动性的,这么大的整体上市,还要一个接一个地来,它炒不动,公募集中都集中到这儿小盘股里来。

所以中国目前最不合理的现象是,我现在形容水下的老妖精这么多年,是指的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和内部人控制,这些家族。这条产业链这两年,我就统计了2015,包括今年大概的数字,IPO的钱不到2千亿,大股东,内部高管的优惠股减持的钱,4700、4800亿左右,这是2015年。今年基本上也还是这个比例关系。也就是说,大股东减走的钱和我们IPO增量进入企业融资要素配置的钱比例悬殊。

这里边还有一个过程,IPO增发公募一封住马上就是定增,定增就是15个哥们儿这个市场上打9折先买到,买到之前就跟你谈了,拿到之后就高送转。现在的高送转不是十送八、十送十,是十送30、28、25现在的例子越来越多。送转完了以后就开始减持,掩盖高股价,明明40块钱的股票,变50块钱了,股数增加了3倍,现在没完没了地减。再加上汇率问题,这是大事。你再来个深港通,这个钱你知道更容易往哪儿走了,你怎么看好,你要先解决三通,三板跟二板通。所以三通优于深港通这个大话题,所以我前面谈的是这个市场,它成为了存量财富分配的场所,这些企业哪有心思去培养自己当微软?有希望的腾讯、马云、马化腾都在海外,我们就是培养一个一个大股东的减持。吉林永大,我说的第一只老妖精就是它,这个公司2011年5月份上市,上市前持股75%,五年以来它提供的利润也不到1亿,到上个月全部减持干净,卷走了67.8亿。这种例子是个别的吗,没有,太多了。像王中军这兄弟俩2004年上市1.3亿,到现在为止186亿,还不算,他们减走花三四亿在美国买两幅画,那边说弄两三亿给孩子当学费挣点零花钱。我说你挣就挣了,你再大规模宣传,我们这些人说了这么多年不管用,你真是把大家逼急了。就这条黑产业链还不揭露出来吗,这是制度问题。

这些小盘股家族企业一股独大呼吁这么多年不解决,世界上没有这么大面积的一股独大。上市前创业板平均55%左右,上市后也在40%到45%之间。中国的发行制度又不改革,给谁谁就是十亿百亿的富翁。我也是创新板的始作俑者,深交所没有不认账的,但是对这个现象,你说前200家学西方市场化的发行制度,一发行就是72倍市盈率,一上来平均价格前200家32块钱,1块钱进股本,你这些大股东都是5毛钱资产评估上来的股,他们要花32,二级市场再暴涨。所以31块钱就全奔到资本公积金,他只要拿到55%或者75%,像吉林永大还有女首富蓝思科技都是75%,31块钱里75%都变成大股东的了,这不是妖精作怪,作了这么多年怎么看不见?最重要的是你上市之后的治理结构还是40%几,独立董事是你家聘的,说得上话吗,信息对称吗,什么时候并购重组,什么时候高转送,不是都由家族说了算吗?没有信息对称,没有制约力量。

所以治理结构这么严重的问题,财富分配如此财富存量不合理的问题,看看这边的股民大多数人都赔钱,谁还愿意进这样的市场?问题是这些减持现象如此发生之后,一茬一茬地割韭菜,越减越多。这种背景下,这个现象我举两个例子,我对他们没有个人成见,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当发现这个规律之后一起来就减持,治理结构依然不合理,独立董事制度也不改善,所以现在门口出现两个“野蛮人”。野蛮人往强盗那儿转换,这里边两头当然也都有典故,所以对这些结构难道不要从治理结构和财富分配入手,要建一个公平正义的股市,难道不需要中国的资本市场的金融生态平衡吗?哪怕它们是两匹狼,对这个生态的平衡也是有好处的。

你说这个市场起不来,核心是制度问题,所以这两个“野蛮人”有典故,从美国这个典故大家都知道,善意收购和敌意收购的关系,问题是咱们这儿险资进来,你看他们瞄准的标的都是行业龙头,他可没爆炒那几个小盘股,跟公募基金不一样。你房地产的龙头、牛奶业的龙头、电器的龙头,它肯定有它的问题。一下都成你是掌门人,你上去把万科王石的团队一个不留,这是卖菜的水平,就凭这句话你们也不能成为公司的老大。对你们的股票要做限制性的规定,从某种意义上讲,既然险资是资本市场的重要力量,那就要成为“定海神针”你要看准了长期持有,说六个月一般人不能快进快出,你们来60个月、24个月?另外你属于公募基金的性质,证监会保监会大家也知道,这显然是矛盾的,因为这种万能险不仅要领取保险一发就可以发,因为你有公募基金的性质,基金业协会、证监会也得给你,这两头管理协调不够。

我总是说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就是,谁把投资人看在眼里,王大哥也好董小姐也好你们充其量就是保姆,你再厉害,你的辈分就是保姆,主人再分散再流动再多元再弱小再弱势群体,我们的辈分是你爸爸!所以我们看看这个市场,你不能一副你们得感恩、是我造就了你们、认为我的贡献这么大就该拿,也许主人可以给你一千万一亿,但是你不能不经主人同意从他家里拿一金首饰。所以现在就开始争论了,中国的上市公司应该是保姆是主人,还是主人是主人,是董事会主义还是股东主义还是新股东主义,还是保险,大家在争论这些问题。

董事会主义,我记得我上次讲,金融界用错了一个词汇,香港联交所举个例子,李小加一个执行董事,其他12个是独立董事,非执行的,因为港府是大股东,再加上国外公司大部分治理结构,比尔盖茨微软持有15.6,其他的都是保险基金,最多持有3%到5%,你看美国100强,他们这种情况下,当时要更多的是独立董事在这儿监督执行董事搞执行,没有股东董事,因为股东太分散了。咱们这儿是一股独大,我有一个老朋友,万科一个关联独董一个抒情独董,我就不说谁了,我不愿意答理,因为我的专业是这个专业的,他整天散布保姆主义,说西方就是这样。人家保姆的职业经理人形成多长时间了,道德准则、处罚规则,起码它有道德底线,而且这个市场一旦干不好了就出局。这种情况下你今天再抄美国,你在门口说对他们要不要有制约力量,凭什么财富被他们拿走,治理结构还都得听他们的,小妖精问题隐身的话题大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股市老出问题,26年,投资人在这儿是弱势群体抬不起头来,普遍赔钱。然而这个市场这几年造就的富翁是最多的,贫富最悬殊的就是股市。

所以我把它称为最不公平、最不正义,就在水下的老妖精始终谈就是不限制。比如现在三板又大肚子了,1万家,到前天为止9811家又堆在那儿了,没有出口,出不去。这边主板又1千家还想上市,为什么?股市这个德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上市?就是这个黑洞没堵上,你第一大股东很简单,中国培养的上市公司不是家族企业是公众公司,你这个结构,财富如此不分配,你要是不能搞注册制,那你就先第一大股东,申请上市的持股比例,你能不能砍到36%的,发生就是30%,再减持,野蛮人就要抢你的控制权,你能不能不把精力放在减持上。股东赚钱现在成为了上市第一选择,根本不是为了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所以大股东在上市中减持、玩资本运作,这成为了上市的第一选择,这也就是我们说的它为什么没有成为要素的配置市场、资源配置场所,而成为了存量财富的分配场所,而且是一个至今都不去堵的黑暗场所。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你限制一点它,这1千家谁能达到标准,第一大股东主动从55%砍到36%,我也让你募集完之后增量部分出来了你还能达到30%。治理结构也将完善。其次,家族企业一股独大,这种情况下,二级市场能不能预设流通底价,大股东凡是超过30%的,你要减持得提前告诉大家,如此大的事不能偷偷干。你预设一个底价要高于今天的价格,你问我明年能不能涨,你要听我的一定涨,今天3000点股价30元,我们认为4千点的中国股市是完全合理的,才能发挥融资作用。你告诉大家,大家都知道你在那儿,有个准备,股价一下来你又不能减了。这样做的过程,如果这些公司都这么做,它希望努力减持就奔那儿去了。你解放自己先解放投资人,但是这样的过程爆炒是不行的,形成这样的办法一定是靠业绩努力干。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这个制度不需要强迫性,自愿给绿色通道,融资,得到市场好的口碑,我相信现在这个市场不死不活的,很多人本来是好人,这个情况下好多人不得不去减持,所以一个坏制度把好人也变成坏人。一个好制度能够把一个坏人变成干不了坏事,这是小平同志说的,所以今天这个市场缺少一个好制度,而这个制度就是从治理结构入手,从存量财富分配入手,首先要有一个公平正义的股市。我先说到这。

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于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