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中国教育体制需要更加鼓励人独立式的思维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黄亚生:中国教育体制需要更加鼓励人独立式的思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10 19:32:29 我要评论(0
字号: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黄亚生

“西方的教育,不光教你知识,还教你怎么思维,这是中国和西方教育的巨大区分。中国经济下一步怎么走,需要创造性的人才,我希望中国教育体制更加鼓励人独立式的思维,更多的是交流。”12月10日,黄亚生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变局下的包容成长”上如此表示。

西方的教育,至少在美国的教育,比较强调的是给你一些数据,给你一些事实,让你自己去推理,最后的结论可能跟老师的结论是不一致的,这也没有关系,他主要是看你推理的过程。到现在为止,至少我接触的美国教育比较中国教育来讲,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以下为黄亚生发言实录:

黄亚生:何校长介绍的数据,有110亿美元的支出付给美国,这就表明了中国人在用脚投票,在两种教育体制竞争的情况下,有这么多人选择的是另外一种教育制度。美国的教育制度和其他的国家教育制度,跟厚德书院是有一定相近的地方,但我觉得区别是很大的。西方的教育,不光教你知识,还教你怎么思维,这是中国和西方教育的巨大区分。我刚去美国的时候特别吃惊,我老师说,如果你写一篇文章告诉我这个地球是方的也可以,他不在乎你的结论是什么,他在乎的是你怎么提供数据,怎么提供这个逻辑,来证明你的观点。在中国,我没有学到这个,中国老师就跟我说地球是圆的,我记住地球是圆的,老师就高兴,但是求证的过程没有展开,最后学的是一个结论。西方的教育,至少在美国的教育,比较强调的是给你一些数据,给你一些事实,让你自己去推理,最后的结论可能跟老师的结论是不一致的,这也没有关系,他主要是看你推理的过程。到现在为止,至少我接触的美国教育比较中国教育来讲,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美国的教育相当的程度上把它的附加值放在价值观念上,并不是说价值观要强加在你身上,因为他的价值观念是比较开放的,通过讨论,可以自己最后做一个决定,是接受还是拒绝。大部分人经过讨论,经过探索,特别中国的很多年轻人,是能接受这些价值观念的。

何校长也介绍了,它的教育是以讨论为主,不是单向的模式,老师高高在上,做讲义,学生做笔记,最后考试学生就把老师的话重复出来。它非常注重讨论,学生可以挑战老师,老师经常故意说一些错的东西,让学生对自己进行提问。我刚去美国的时候,住在一个犹太人家里,我那时候印象特别深的是,他们的小孩才3、4岁,父母在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永远是要蹲下来,跟他的孩子是一样的高度,这样是一种平等的观念。我当时刚去的时候,感觉是非常奇怪的,他们完全是讨论。印度有一个哲学家写了一本非常有名的书,讲印度的文化以讨论为主。中国人更追求的是虎妈教育,狼爸教育,有一个细节,写虎妈教育的这个人的母亲,她的女儿非常非常成功,也确实考上了很好的大学,但其中有一个小孩,据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非常紧张的,虎妈式的教育,造成了父母和小孩的交流有一定的障碍。当然,中国有它的非常强的方面,可以把一些知识非常快的普及,这是中国教育制度非常具有优势。美国很有意思,可以出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也可以出连数都数不全的,中国至少没有这种大的问题。中国经济下一步怎么走,需要创造性的人才,我希望中国教育体制更加鼓励人独立式的思维,更多的是交流,不是简单的背诵前人的知识,要创造自己的知识,我们的教育体制到了需要改革的阶段。

黄亚生:我们现在讨论的很多问题都是在技术层面上的,其实我觉得最本质的一个问题,就是把教育在一个社会、在一个国家怎么定位,有两种定位:第一,把教育作为一个延承既有的思想,目的是把已经形成的思想,从一代延伸到第二代,能够使它长久的灌输下去。第二,把教育设计成一种环境,一种制度,能够允许或者是鼓励新的思想的产生。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定位。

刚才讲到培养创新的人,培养创新的人才和培养赶超的人,某种意义上是从一种定位过渡到另外一种定位的转变,要是培养赶超的人才,基本上目标是给定,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个目标用更好的办法去执行,用更少的成本也好,用一种新的方式也好,但目标是给定的。这种创新的人才,最重要的标志,目标不是给定的,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怎么能够在目标不给定的情况下,使有些人琢磨出来,他能创新,非常重要的是让人有一定的自由,有能力有可能性去尝试新的思想,新的做法,允许他犯错误,目标不给定必须允许他试错。

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把教育制度从第一种定位过渡到第二种定位,而同时又不能牺牲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些优势,它就是一种普及化的优势,很快能够使大量的中小学生学会数学、学会语文,这是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个非常强的方面。但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这种强的巨大的优势,是不是在阻碍我们把中国的教育制度变革成一种培养创新人才的阻力,因为美国不面临这个问题。美国平均的基础教育水平是很低的,差别是很大的,很好的学校教育水平非常高,很差的学校教育水平也非常低。最大的问题是美国的基础教育没有全国的统一标准,基本上各个地方自己定标准,可以把标准定的很低,学生很容易通过标准,也可以把标准定的很高,学生很难通过标准。之所以能够这么多年有这么一个不是非常发达的基础教育的体制,但它能够创新,主要是它是开放型的国家,在高端上,全世界吸引人才,中国人、印度人在基础教育方面非常强,弥补了美国这方面的不足。我们也不能借鉴美国的这种模式,因为我们有语言和文化的特征,不可能中小学教育的不好,就从高层教育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对于中国来讲,下一步教育怎么走,实际上是一个挺难的课题,我也没有特别好的想法。

但我觉得到现在,如果教育不转型,很可能就会拖经济发展的后腿。我特别鼓吹的一个做法,就像我们在公司、家庭里,就可以自己做一些尝试。比如一个公司,不是老板说的算什么都算,要争取员工的意见。谷歌非常有意思,谷歌有两个创始人,他们开会的时候两个创始人坐在那儿,故意要表达他们两个是不同的意见,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们担心底下的雇员会想,我发表这个意见是不是跟创始人的意见不一致了,对我会不会有影响。两个创始人表达的意见都是相反的,这时候你发表任何的意见,总会有另外一个创始人不高兴,所以,他是要打消这个顾虑。中国的公司是自上而下的,经常是员工没有发言权。教育,不应该简单的作为一个教育部管的事情,在家庭和公司里,都应该进行一定的改革,鼓励员工有发言的自由,鼓励小孩有能够挑战父母的自由,这也是教育方面的改革,而且不用在那儿等着中央的文件,我们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于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songshaohu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