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军:亚洲经济一体化出现倒退 东亚经济体问题突出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林桂军:亚洲经济一体化出现倒退 东亚经济体问题突出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3 14:18:51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过去20年、30年所驱动亚洲经济增长应该说最重要的因素全球价值链可能出现了危机。”3月23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林桂军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学术发布会”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林桂军介绍,首先2015年亚洲的贸易应该说出现了危机,整体的贸易出现了危机,经济危机首次一些媒体实际上用崩溃的词。亚洲的贸易变化的背后我们会发现他的进口,比如特别是东亚的主要经济体他的出口在2015年下降的幅度是4%,亚洲经济体一般来说他贸易萎缩最明显的是发生在进口方面,这个就比较奇怪了,我们都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美国、欧盟、需求不振,因而影响了亚洲国家的出口,但是在2015年所出现的情况不是这样,主要的变化是由于亚洲自身进口的目前变化。而不能完全归咎于美国和欧盟经济的需求的疲软。

亚洲进口的下降,主要来自于中间品的进口,比如说汽车的零部件,电子的零部件,亚洲主要的经济体包括中国、韩国、香港、日本、泰国、新加坡等等我们报告里面都写了,进口的降幅平均在20%以上,有些国家可以达到了30%。

他还指出,这两年出现了一系列的事件,比如初级产品市场的动荡,比如说美元的波动,比如说股市的波动,这些因素都明显的增加了外部因素对东亚经济体的影响。因而这些因素作用下,东亚经济体几乎所有衡量一体化的指标都出现了倒退的迹象

此外,金融的一体化也出现了倒退,宏观经济比如说股市变动的一体化相关性,比如说经济周期的协同性都出现了全面的倒退

最后,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不确定,英国脱欧、美国退出TPP也带来了不确定性,美欧经济的增长存在着不确定性。

以下为林桂军发言实录:

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在伟大的博鳌亚洲论坛再一次发布我们编写的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重要的方面,这个我们2009年开始直到今天已经十多年了,将近十年了这个报告,从我们2017年这个报告里面我们通过编写得到了什么。今天媒体让我给一个题目,叫做《全球价值链的危机极其变局中的亚洲》,今天我围绕这两个问题简单给各位媒体记者以及嘉宾介绍一下我们的思考。

第一,是危机。我们感觉到过去20年、30年所驱动亚洲经济增长应该说最重要的因素全球价值链可能出现了危机。我用的是可能,我们还要进一步的观测然后来进一步的核实。但是我们的年度报告从2014年开始就反复提醒全球价值链在发生变化。这个危机怎么样解释,首先2015年亚洲的贸易应该说出现了危机,整体的贸易出现了危机,经济危机首次一些媒体实际上用崩溃的词。亚洲的贸易变化的背后我们会发现他的进口,比如特别是东亚的主要经济体他的出口在2015年下降的幅度是4%,亚洲经济体一般来说他贸易萎缩最明显的是发生在进口方面,这个就比较奇怪了,我们都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美国、欧盟、需求不振,因而影响了亚洲国家的出口,但是在2015年所出现的情况不是这样,主要的变化是由于亚洲自身进口的目前变化。而不能完全归咎于美国和欧盟经济的需求的疲软。

而且从某种程度来说2015年的时候美国的需求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那么为什么进口下降如此剧烈,我们看数据,亚洲的贸易60%或者以上如果说东亚经济体是中间品的贸易。也就是零部件生产所需要的中间投入,他占了60%以上。中间品的贸易是我们用来衡量全球价值链变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全球价值链在增长,伙伴之间密切生产增加这个时候中间品贸易就非常密切,如果中间品贸易降下来了,说明全球价值链不活跃了,或者一些媒体学术界说全球价值链的走向成熟。

亚洲进口的下降,主要来自于中间品的进口,比如说汽车的零部件,电子的零部件,亚洲主要的经济体包括中国、韩国、香港、日本、泰国、新加坡等等我们报告里面都写了,进口的降幅平均在20%以上,有些国家可以达到了30%,这个是对全球价值链产生了巨大影响,接下来就是为什么东亚国家对口幅度如此之大,长期现象还是偶尔短期出现的,我们这个报告里面是不是长期因素进行了简单的解释。他是经济体之内提供生产出口所需要的零部件能力提升,我们媒体里面过渡重视了中国这个方面的能力提升,所有的东亚主要经济体这个方面都取得了进步不只是中国。第二个原因就是东亚的有些经济需求不振,需求下降了你对中间品的进口也就会下降。如下扩张东亚经济体内部的需求是东亚经济体目前所面临的一项应该说非常紧迫的任务。第三,发达国家比如说美国,中间品外包的减少可能也是主要的原因,关键是危机为什么我们用的变局中的亚洲。

也就是说,这两年出现了一系列的事件,比如初级产品市场的动荡,比如说美元的波动,比如说股市的波动,这些因素都明显的增加了外部因素对东亚经济体的影响。因而这些因素作用下,东亚经济体几乎所有衡量一体化的指标都出现了倒退的迹象。比如贸易的依存度下降了,比如说生产网络的一体化程度下降了,比如说投资的依存度也出现下降了。金融的一体化也出现了倒退,宏观经济比如说股市变动的一体化相关性,比如说经济周期的协同性都出现了全面的倒退。

维度一个指标表示比较好的非常好突出的就是人员交流的一体化,亚洲人还是在选择亚洲作为主要的旅游的目的地。特别是马来西亚,他游客来自于亚洲的比例首次超过90%,所以我们说它的结构的变化,除了增速减慢以外,它的一体化在出现比较明显的倒退迹象。最后,感觉到未来应该怎么办,简单的说一压我们这个报告里面的内容,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不确定,英国脱欧、美国退出TPP也带来了不确定性,美欧经济的增长存在着不确定性。同时地缘政治之争地缘经济之争也给亚洲地区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在经济增长减速,一体化进程减慢,我们面临种种众多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情况下,那么亚洲的领导人提出了,应该说前所未有的挑战,希望他来把握亚洲能够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继续横向,这个里面亚洲国家必须加强合作,亚洲国家必须进一步增强共同体的意识。

每一个国家愿意独立自行,看到别人不好的时候自己可以获得进步意味很满足,所以有思想观念的问题,同时亚洲要转变过渡以来欧美市场的格局,在全球服务业快速增长的情况下要有效的提升服务业的竞争力,采取有力的措施扭转一体化放慢的势头,这是我对我们报告简单的讲解。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