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金融科技监管原则关键在于监管一致性和试错空间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巴曙松:金融科技监管原则关键在于监管一致性和试错空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4 09:0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在金融监管层面,最核心的原则是监管一致性原则,同时要有一个宽松的‘沙盒’系统,允许试错。”3月24日,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财经-智融早餐会:践行科技与金融结合的创新之路”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巴曙松表示,中国跟美国科技金融发展路径不同,中国路径还有很多金融服务的空白,客户的金融需求在传统金融体系中还得不到满足,因此才有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大量需求。从互联网金融企业大量从传统国有机构挖人这个人员流向看,就能观察到哪个更有活力。

巴曙松认为,比较各国的金融科技监管原则,关键在于两条,第一是监管一致性原则。比如要给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牌照,不仅解决监管一致性原则,还能形成一个良好的竞争生态。第二,互联网金融天然就是突破原有商业模式和监管架构的,所以一定范围内要允许试错,就是大家通常讲的“沙盒”,允许企业在一定范围内合理尝试和冲撞,突破现有监管架构,只要不引起系统性风险就可以。

以下为巴曙松发言实录:

巴曙松:如果对比一下中美全世界两个比较发达的两个不同的市场不同的路径可以很有趣的一些结论。比如说从美国的情况来看,实际上整个面向消费者的服务体系比较完善,所以一开始就是怎么样用科技改善效率,所以虽然从西海岸崛起,但是很快重心转到了东海岸,因为还是由金融改进的效率,现在的兴起在美国大的背景,华尔街最大的金融机构向外扩张受到抑制,整个全球扩张的成本大幅上升,扩张碰到的边界只好收缩往内去了提高效率,这个是一个大的背景美国的环境下。

你看华尔街这么多年你看公布的招聘解雇其他的部门都在裁人,IT部门一直在招,合规部门一直在招,所以从美国的目前的大的背景就是当前的利益全球化,利益全球化美国的金融资本全球扩张创造的便捷约束开始收缩不得不降低成本,这个时候从西海岸兴起的AI成为一个主要的工具。我估计未来整个金融机构的内部的成本洗牌业务流程继续推演下去,中国的路径其实确实有很多金融服务的空白,有很多的客户跟金融需求正规的金融体系得不到满足,而我们现在金融牌照管制,使得这个供给是不足的。所以你看互联网金融企业,跟刚才几位谈了大量的需求,这一块很有活力,中国可能面临着很重要的任务还是培育新的竞争主体,一个方面满足这些空白的需求,另外一个方面给原有的体系一定的竞争压力。

所以要给他们很重要的一个路径让这些自己崛起的草根草莽生长的互联网企业给他金融牌照改变原有的金融体系的状况,目前我们对比了一下,中美的发展来看,他不像美国金融体系迅速的吸收,从西海岸把科技人员拉进来,现在的AI前几年找不到工作,你那个时候找工作基本上没有人理的,现在还没有毕业被人签订了,我们中国流向大量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向国有企业挖人,传统的金融体系坐那里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趋势,反而是市场化的这一部分非常有活力。

所以人员的流向方面可以看到,哪个更有活力一些,可能我也观察思考,就是要给这些机构准金融机构金融牌照,形成一个竞争的压力,而且解决另外的一个连带问题,就是监管一致性原则。

奥巴马下台之前抢着最后几天签了一个美国金融科技原则,其实各个国家在金融科技的监管上面比较来比较去两条是关键,第一监管一致性,只要你是做的消费信贷,无论你是金融科技企业还是商业银行还是消费金融公司一样的基本的原则不能明显的套利,必须监管一致性。

就像我们现在资产管理正在统一的一样,我们原本金融科技企业诟病的就是这一点,同样的做公募基金业务,对公募基金管的很严,对于其他的比如说互联网金融企业可能有一些监管原则没有人管了,你比如说配资这个无论全世界哪个成熟市场你做证券抵押贷款,所以往大了说做这个业务非法经营金融业务,当然我们这个牌照审批过程管得太严,所以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要给这些金融机构给牌照加大现有的金融体系的竞争性,刚才吴晓求刚才讲的也是提到的。

第二,互联网金融显得天然的新型科技金融企业突破原有的商业模式,突破原有的监管架构天然的方向趋势,所以一定范围内还要允许试错,这个就是大家通常所谓的“沙盒”,就是你允许企业在一定范围内去冲撞,突破现有的监管架构只要不引起系统性风险就可以

所以对比一下中国跟美国包括发达经济体、新加坡很谨慎的这些经济体,很有意思我们前几年鼓励他们,我们中国的企业泥沙俱下都发展的时候他们很谨慎,现在我们金融调整出了一点问题了,我发现他们的态度比我们积极,新加坡、香港、伦敦他们的监管者反而鼓励,觉得商业模式看清楚了,所以做一个小结就是中美的市场环境不一样,成长起来的企业相对优势不一样,可能我们的发展路径不一样的,有差异要把对照起来看。

监管上面其实原则上很接近,最核心的监管一致性原则,同时要有一个宽松的“沙盒”系统允许试错。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对比,比如说人工智能或者理财机器人,美国很重要的发展路径,每个人养老金得要补要做决策,很多人没有这个决策能力,依托这个需求发展很快,中国没有的,所以我们可能要找到不同的发展需求。

吴晓求:现在AI加上大数据,的确人工的还会减少。

巴曙松:但是这一点上面不用太悲观,我问他们做人工智能的专家,他说人工智能一跨界就蒙了,举一个例子面包怎么样鉴别好吃,可以全世界各种面包的数据评估的标准,即使你能干也干不过计算机,说面包很好吃但是今天的面包不好吃计算机就蒙了,第一个判断记住了面包很好吃,怎么第二句今天的面包不好吃,所以不要担心。

巴曙松:表面上金融产品千奇百怪最底层的无非那样几种,存款、贷款、汇款结算,只要涉及金融行业动别人的钱基本性质都是一样的,遵循最基本的金融产品的原则,就好象理财的口径一样,有的叫做理财产品有的公募基金有的阳光私募其实底层不就是替别人管钱。底层的本来性质不一样,结果不同的部位叫不同的产品用不同的方式这个就是监管部一致,所以可能还要监管一致性。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