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阳: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10万亿 要降低杠杆率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张旭阳: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10万亿 要降低杠杆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4 11:5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2008年美国欧美证券化市场如此巨大,我想在中国市场过程中,希望能够借鉴欧美这些所谓的教训,通过我们的一些会计准则和制度设计降低杠杆率。”3月24日,百度副总裁张旭阳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资产证券化的是与非”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张旭阳在发言中表示,这几年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有很大的发展,2014年是3300亿的发行,2015年是6100亿,去年是8400亿,这是公开发行的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如果考虑到未流出的发行,实际上中国很多资管产品和银行产品也是一个内证券化的过程,有10万亿的规模。

张旭阳同时指出,证券化过程中很多是基础资产,很多是银行的房贷,小而散。我们以前通过相关性分析,包括资产,是把基础资产人为的低估了,在中国市场过程中,希望能够借鉴欧美这些所谓的教训,通过我们的一些会计准则和制度设计降低杠杆率。

以下为张旭阳发言实录:

张旭阳:很高兴参加这个论坛,这是我第三次参加博鳌相关议题的论坛了。我在光大银行工作20年参与了中国第一个银行理财产品设计。2014、2015、2016年随着中国监管机构对证券化监管发生变化,实际上这几年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有很大的发展。

2014年是3300亿的发行,2015年是6100亿,去年是8400亿,这是公开发行的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如果考虑到未流出的发行,实际上中国很多资管产品和银行产品也是一个内证券化的过程,这有10万亿的规模,这也和我们中国战略市场发展是相辅相成的。 今天我们议题是谈论证券化的是与非,包括嘉宾谈到了证券化如何做一个传承和信息披露,也包括一些逻辑的梳理。我想证券化过程首先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变化。

商业银行强调基础资产方,是贷款者的黏性,投资银行强调的是交易性,这就决定了它的入市资产和门槛降低了,因为只要卖得出去就可以,这是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证券化的原因。 西方是通过证券化的过程达到信用的转化,这个过程中首先是放低了进驻资产的门槛。西方证券化是链条太长,投资者要求投资回报既定,融资人的成本情况下,越多的参与人参与整个链条无非是资金的重配和杠杆的放大。

我们在证券化过程中很多是基础资产,很多是银行的房贷,小而散。我们以前通过相关性分析,包括资产,是把基础资产人为的低估了。 2008年美国欧美证券化市场如此巨大,我想在中国市场过程中,希望能够借鉴欧美这些所谓的教训,通过我们的一些会计准则和制度设计降低杠杆率。也通过我们的大数据应用,使我们的资产更加透明,披露更加尽职。这就是我们在中国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可以做的一些改进的地方。

张旭阳:金融机构核心作用和意义在于对风险资产的形成、定价和处置。刚才陈教授也讲了,以银行为核心的金融体系风险是被管理的,因为我们每个人承担银行的履约风险。资产证券化是直接融资体系,风险公允情况下被分散了,整个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如何定价这是很关键的。

包括刚才嘉宾提到了为什么不做透明的披露,就是基础资产没有展示给投资者。现在我们也在做一个尝试,最近做了个一案例就是推动区块链将大数据风控,为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打标签,从资产形成到进入资产撤、分期后期管理都向金融投资者开放。以前资产我们是成千上万笔,如何评级更多的是抽样分析,如果相关性估的过低是把风险低估了,区块链是每一笔资产都要评估,改变了整体的顶层逻辑。

而且我们做的多结点的联盟链,资产形成以后,任何一个新的比如违约率和还款情况都会被加在这个链上,会被机构投资者和评级机构所看到。这就解决掉了几位嘉宾讲的,证券化过程中怎么做好信息披露,进而怎么做好更好的评级和定价。这是我们做的工作。刚才也提到了商业地产,人变成数字资产以后,我们可以通过地图数据、时空数据很好的看到一个地区、地块、商业地产的人口活跃度情况,这是我们在做的为基础资产做定价。

我相信未来技术是驱动金融的很重要的驱动力,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一些技术架构比如区块链、大数据技术用到投资的商业模式中,这是我们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问:最近投贷联动相对比较积极,跟债转股是不是有一定的联系性,理论上可以更好支持科技企业,但是现实中似乎有不太好的倾向和做法。日本上世纪有很多银行和企业间的交叉持股这方面经验对中国有没有借鉴?

陈志武:据我所知中国商业银行是不能进行投资的,除非附属公司或用别的办法来做,目前是不能,因为法律还没有完善。我认为这么做,如果没想清楚,不仅有法律风险还会给自己带来经营性风险。

张旭阳:投贷联动是一个伪命题,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是两个话题,投贷联动是通过银行支持一些新兴企业,新科技企业也好,我们可能承担无限的风险,可能血本全无,是股本投资,获得的回报也可能很大。贷款是下档风险无限,上档风险有限。作为银行来说作为融资结构和资本考核,更多的是相对有限回报情况下控制风险。因为是不会支持成千上万个新兴企业提供融资支持的,这两种文化一个银行体系很难达成,有冲突。

我更倾向于通过更多的市场机构、风投承担投的角色,而不是在银行去实现。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liaoail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