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应允许个别金融机构破产 打破刚性兑付才能减少风险累积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吴晓灵:应允许个别金融机构破产 打破刚性兑付才能减少风险累积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4 15:40:58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既然我们允许其他的工商企业能够生生死死,为什么金融机构不可以生生死死?没有生生死死,就没有一个健康的集体。”3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大金融大监管”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吴晓灵认为,现在讲的防风险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不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起倒掉,而不是防范个别机构的风险。想要防范或者消除风险,就必须要让风险暴露,就需要允许金融机构破产。

吴晓灵举例,2008年次贷危机后,所有金融当局都在力图挽救金融机构,不让它破产,挽救的结果是多余的流动性大扩张,没有机构破产,这些流动性永远不会被消除,因此,吴晓灵认为应该允许个别金融机构破产,即是对风险的提示,也是消除市场坏死的创口。

对于中国金融系统,吴晓灵认为,中国银行系统总体比较健康,风险主要在银行系统之外,债券、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地方。

吴晓灵认为,监管当局应该统一监管标准,如果监管标准不统一,都在监管套利,业务数据底数不清,会使风险隐藏起来,一旦暴露就非常厉害。

因此吴晓灵建议,首先统一监管标准,其次统计数据,第三是打破刚性兑付。

“中国现之所以很多风险没有暴露,是因为过去我们把风险通过刚性兑付方式掩盖起来了。如果我们能打破刚性兑付,就能把风险真正暴露。就可以减少风险的积累,减少今后产生系统性风险的危险。”

以下为吴晓灵发言实录:

吴晓灵:从这一次金融危机的情况来看,我们非常关注到了大家提出来的个别的金融机构的稳健,并不代表着整个系统的稳健。因而在G20和巴塞尔都特别强调了宏观审慎管理。再有一点,也提到了对于我们的风险,更多的来自于场外的金融交易,刚刚嘉宾提出来的,衍生品的交易,敞口非常大,而中央银行并不知道风险所在。这些是引起金融危机非常重要的原因。鉴与此,中国的中央银行,近年来建立了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如果一会有时间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

另外一方面,我们加强了影子银行场外交易的管理。对于银行来说,也强调了它的逆周期的调节和审慎经营。我们现在监管的时候,特别强调三点,第一个统筹监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统筹监管金融基础设施,就是刚刚谈到的金融基础设施非常重要。最后要统筹金融业的综合统计,因为我们很多的风险,来自于我们对于情况的不了解,只有我们建立了综合统计的信息系统,了解了整个金融经营的情况,对于它的风险有所分析之后,我们才能有效的应对,谢谢。

吴晓灵:我觉得刚刚讨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想是这样,我们要防风险,防的是什么风险?防的是系统性金融风险,而不是个别机构的风险。因为金融机构它就是经营风险的机构。如果一个经营风险的机构都是风险延误型的,那就是刚刚大家所说到的经济没法融资了。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我们防的不是个别机构的风险,是防的系统性风险,不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起倒掉

第二个,如果我们要消除风险,必须要让风险暴露,我们允许金融机构破产。08年以来,我们看到所有的金融当局,都在力图挽救金融机构,不让它破产,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呢?当金融机构扩张的时候,它创造了那么多的多余的流动性,但是由于没有机构破产,那么这多余的流动性,永远不会被消除掉。所以我认为金融机构的破产,就是个别金融机构的破产,既是对市场风险的一种提示,也是消除市场上的坏的东西。既然我们允许其他的工商企业能够生生死死,为什么金融机构不可以生生死死?没有生生死死,就没有一个健康的集体。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我想如果要防止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关键要有信息的透明度,我们应该要把所有的信息,监管当局关键的问题是要分析信息,预防风险,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正因为我想允许金融机构倒闭,所以我认为现在不适宜金融机构太大,有一些金融机构占的市场份额应该适当的控制,这样就不会出现大而不倒的问题。现在我们出现大而不倒的问题,是试着不断的增加控制方法,反而让这些金融机构缩手缩脚了。我们不要让金融机构太大,这样它有了问题让它倒掉,这样就不会出现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了。

最后我说一个不同的意见。

刚刚那位先生说到银行与监管机构分开,我想在法制健全的国家,央行和银行的监管没有必然的联系。可以是分开的。有好多国家也做得比较好,但是如果不具备这两条,市场不太健全,法制不太健全,行政权利比较大的时候,我觉得央行如果对于银行业没有一定的监管权,在信息全面获得上,会存在困难,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希望央行还是有一定的监管权,这个监管权不在于别的,而在于获得信息。谢谢。

吴晓灵:我想现在在中国目前的金融风险来说,可能比较关注的几点,一个是银行的不良资产的增加,还有一个是可能是债券的违约在增加。再有比较多的影子银行业务的风险,还有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的积累,再有房地产,如果泡沫破灭的话,会不会对银行带来影响。这是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谈到的这些个主要的风险。

但是我从现在中央银行在集中精力进行资产管理产品的监管标准的统一和债券市场标准的统一来看,我认为现在中国政府更关注的风险,是在银行体制之外,中国的银行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健康的。虽然它有不良资产在上升,但是总体上来说还可以,但是风险往往是在我刚才说的,一个是债券市场,一个是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有风险,但是因为它的量还比较小,还不足以引起特别大的重视,还没有特别大的危害,从这点上来说,风险主要在这方面。我刚才讲了,监管当局现在最主要做的就是要统一监管标准如果我们现在的监管标准不一样,大家都在做监管套利,而且业务的数据底数不清,这些都会使风险隐藏起来,一旦暴露出来就非常的厉害所以现在针对这方面的风险,一个是统一标准,第二个统计数据,第三个打破刚性兑付。

中国现在之所以很多风险没有暴露,是因为过去我们把风险,通过刚性兑付的方式把风险掩盖起来了。如果我们能打破刚性兑付,就能把风险真正的暴露出来。就可以减少风险的积累,减少今后产生系统性风险的危险,这就是我的想法。

吴晓灵:在国际上我希望监管已经商量好的监管措施能够落实,能够归并一下同类项,不要太复杂了。然后如果要放松一些管制的话,我认为有两个边界,应该有坚守,一个是对银行的监管,应该对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再一个对于金融机构的自营业务和客户的业务,应该做有效的隔离,否则有利益冲突。这是国际上的。

在国内,中国的杠杆率已经很高了,特别是中国的企业,我特别希望能够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给市场更多的投资和融资的自主

吴晓灵:我想这个部级联席会议,如果协调机制能够更加有效的话,我还是认为我们监管当局应该在监管理念和对金融产品的认识上,要更多的要统一在一起。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了,我们现在理财市场的乱像,还有资本市场不能很好的发展,关键的问题就是对于证券的认识,对于很多金融产品的性质的认识,比如资管产品它的法律性质是信托,金融产品的性质是证券,这些问题当你不能得到一的认识的时候,那么在协调会议机制上,大家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这个其实最后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我想解决问题有两种办法,一个办法就是说的,用行政的方法,把协调者的行政级别提高,用行政的办法,但是我认为这个未必最后能够解决问题,而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能够不能够,让社会,大家其实很多的问题不要完全在监管部门之间讨论,社会应该接入当中来,把法理问题弄清楚。如果法理问题弄清楚了,功能监管行为监管才有理论基础。我不太寄希望于监管部门通过协调解决问题,我希望展开法律界、金融界对于一个问题的认识。谢谢。

吴晓灵:我刚刚对于法理上的认识是一种希望,从开始修证券法到现在这个问题都没有解决。应该说快十年了,在体制内,我认为没有什么进度的安排,而我希望在证券法二审之后,对于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时候,大家应该对于这个问题贡献一下智慧。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吴晓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