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解决房价过高问题仅仅在需求侧采取措施是不够的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刘世锦:解决房价过高问题仅仅在需求侧采取措施是不够的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4 19:21:28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如果说供地的比例能够达到40%以上,如果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能够进入市场,如果经过某种政策处理以后,该交的税交了,我们的房价能有这么高吗?实际上供给侧是制度问题,仅仅在需求侧采取措施是不够的,解决不了长期的问题。根本问题还是我们城市化进程中的供给侧。” 3月24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新土改:探索与思考”分会场上作出表示。

刘世锦指出,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房价太高。“房价为什么这么高?涉及到很多因素,其实问题可以简单化,就是供求关系的问题。大家为什么都到珠三角、长三角这些地方去,就是因为经济效益更加突出,年轻人到这里可以挣更多的钱,就业创业机会比较多。但是看到供给侧,土地的供给情况怎么样?土地供给没有一个量,而且这个量给供不上。我们这些一线城市都在30%以下,过去若干年都是低于25%的。而在发达国家,一般这个比例在一些大都市,最少在40%以上,首尔在60%以上,供地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刘世锦强调,房价上涨使得城市的成本上涨了,有一些产业,就因为这样的高成本,得不到发展,甚至萎缩和衰落。“有一些一线城市服务业最近两年在收缩的、在减速,这是不正常的,我们的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革,中国将会很难保持平稳的增长。”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刘世锦: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房价太高。房价为什么这么高?就涉及到很多因素。其实问题可以简单化,就是供求关系的问题,从需求侧中国发生很重要的变化。我们不仅仅是搞城市化。大都市圈正在加速成长,珠三角、长三角为什么都往这些地方去,就是经济效益更加突出,就是年轻人到这里可以挣更多的钱,就业创业机会比较多。但是看到供给侧,土地的供给情况怎么样?土地供给没有一个量,而且这个量给供不上。我们这些一线城市都在30%以下,过去若干年都是低于25%的。而在发达国家,一般这个比例在一些大都市,最少在40%以上,首尔在60%以上,供地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第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国有的土地同价同权,但是到目前还没有实现,宅基地本来我们想要创造条件,但是现在还是只是在一个村民组进行流转。到底谁需要这些土地,城里面可能去农村,但是你想买这个地可以买吗?所以土地制度,如果说供地的比例能够达到40%以上,如果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能够进入市场,如果经过某种政策处理以后,该交的税交了,我们的房价能有这么高吗?实际上供给侧是制度问题,我觉得解决问题仅仅在需求侧采取措施是不够的,解决不了长期的问题。根本问题还是我们城市化进程中的供给侧。我反过来土地制度现在是什么问题,我再讲一点。讨论一个问题,当年日本是由于货币过多,才出现泡沫。以后政策调整以后,要把货币戳破。我们这个房价现在也很高,当然现在也有货币的因素,如果货币收紧了,房价能不能降下来供给有没有足够弹性,房价可以降下来吗?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我们称之为泡沫,它是一个刚性的泡沫,这个刚性的泡沫出来以后,只有一部分人获益。所有买到房子的人睡了一晚上房价涨了很高兴。我就想是不是这样,如果房子的改革是城市中基本的价格,房价上涨实际上城市的成本都上涨了。也有一些产业,就因为这样的高成本,他就得不到发展,甚至会萎缩,以及于衰落。

我觉得排在前面的是房价能不能回落,我觉得现在研究一个链条,就是一个刚性的土地制度,对应刚性的房价泡沫,还有对应的是刚性的产业结构。所以我想请大家特别关注,有一些一线城市服务业最近两年是在收缩的,是在减速的,这是不正常的。因为有一部分产业它是刚性的,甚至原有的一些在塌落。我们的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革,中国将会很难保持平稳的增长。

刘世锦:我想说改革的方法问题,现在我们讲的是顶层设计和基层实验相结合。首先这个原则在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空间,现在依然这样。所以顶层设计是解决什么问题?我认为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指方向,第二个是划底线。剩下的就是制度问题,我觉得还是通过地方基层,村庄、农户具体的实践。其实改革就是创新,创新就是出错的过程。

我觉得中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更好的变法不是在北京的办公室写出来的,他是靠我们各个地方的基层的干部,我们第一线的这些农民,他们实践过程中,他们通过大量的试错之后才知道复核自己的实际的,真正有效的。另外,我刚才讲的指方向和划地线,应该是讲一些关键性的元素。不要规定太细,我觉得把这个事做好以后,我们应该相信中国人的创新性。我觉得把顶层设计和基层实践结合起来,才能走出符合中国国情的土改政策。

刘世锦:所谓的高房价,其实还是由需求者,城市的年轻者创业创新,开始还想办法,以后是没有什么变化,所以这样的状态,实际上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态,怎么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刚才我们讨论很多,我想说一个短期的解决办法。我觉得你刚才讲到租赁,我觉得城市里面在目前这个局面,就搞长期公共租赁。现在城市里面有一个情况,买方其实不划算,租金相对来说比较便宜。所以我觉得租金基本上反映的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所以现在怎么满足想住的这部分人的需求,所以我想政府有用地指标,多建一些公共租赁住房。我觉得现在特别需要长期公共租赁住房,你比如这个房子,大概在北京有70、80平米,你买要七八百万,你如果要换成理财收益,一年30多万没有问题,但是要租金一年就七八万。但是他租这个房子,有一个问题,租了几天房主要赶他走,所以他很难把这个房子当成自己的住。其实有些人,也能够支付的起来,你可以住上20、30年,别人赶你,你可以不走,我觉得可以出这条制度,我就租一个房子,我可以长期在这住。我觉得除了投机、投资者,或者是某种目的的人除外,真正有刚需的人是存在的,我觉得地方政府可以从这方面考虑一下。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