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as LARDY:房地产不是中国宏观经济最大的风险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Nicholas LARDY:房地产不是中国宏观经济最大的风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4 20:11:0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因为房地产的过度投资,西班牙、爱尔兰等国发生了大量问题,但这不会发生在中国。房地产也不是中国宏观经济的最大风险。”3月24日,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Nicholas LARDY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怎样去杠杆”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Nicholas LARDY认为,债务的走向具有不确定性。如果债务本着目前的增速继续的话,在未来4—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内,可能会出现非常大的问题。而资本密集型的能源、资源部门,借债率比较高,他们的杠杆率提高后,支付能力和偿付能力其实下降了。银行放贷为什么不能向经济生产率更高的私营部门倾斜?这样,既可以抵消经济放缓的趋势,甚至可以促进经济更快的增长。

Nicholas LARDY表示,应当为了在避免经济过为放缓的情况下去杠杆,但大多数人的想法是去杠杆会影响增速。Nicholas LARDY还谈到相比较20年前,由国企提供的城市就业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纯数字也是非常大的。这些人所依赖的社会保障、就业和社会服务比以前少得多。所以这是一个很深具有挑战的问题。而在非金融领域,私营企业和国企的债务比重并不一致。民营企业的投资、信贷减少,解决办法之一就是进一步的实现服务行业的自由化。

谈到房地产问题,Nicholas LARDY则认为,因为房地产的过度投资,西班牙、爱尔兰等国发生了大量问题,但这不会发生在中国,因为中国并没有像美国那些没有首付的情况。房地产也不是中国宏观经济的最大风险。

以下为Nicholas LARDY发言实录:

Nicholas  LARDY:我同意债务的走向具有不可持续性。我觉得我们要更谨慎一些,如果看一下国内的金融体系,主要是有存款所贡资的,但是公司通常是由举债所融资,所以我不会说中国国内的市场已经闪红灯,我会更多的时间观望,短期2—3年也许不会出现债务,如果债务的增速本着现在的速度继续的话,未来4—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可能会出现非常大的问题,所以不具有持续性是真的。

Geoff  CUTMORE:Nicholas  LARDY,之前我们也提到过西方的想法,就是信贷的扩张促进增长,在中国是什么样的情况?

Nicholas  LARDY:我想先评论一下刚才发言的观点,我觉得问题的一部分是商品价格的崩溃,和贬值,能源和资源部门是资本密集型,他们的借债率比较高,他们的杠杆率提高了,但是支付能力偿付能力下降了。中国现有的利息率来看,2016年就是国有企业和商品价格稍微有一点恢复,至少在中期表现出了恢复的迹象。所以说有了更大的灵活度,我觉得过去几年增长比较慢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宗商品的下降。还有就是中国一些资本密集型行业的问题,如果说是去杠杆的话增速是否会放缓。在中国国企和私营企业之间,他们的生产率有很大的区别。比如说私企他们的盈利率8%到10%,国企是3%。但是像向银行借债大多数是国有企业。他们有的时候可能要出售资产甚至进行破产才能还债。为什么不能够向经济生产率更高的私营部门放更多的债?他既可以抵消经济放缓的趋势,甚至可以促进经济更快的增长。我觉得为了在避免经济过为放缓的情况下去杠杆,中国现在大多数人的想法去杠杆会影响增速。

Geoff  CUTMORE:之前提到了对于挑战的体制方面的响应,我们还进行了很多讨论,经济是需要进行统一的监管还是不同部门不同监管?对于这个问题体制方面的回应缺乏连贯性。

Nicholas  LARDY:我并不确定,这个问题更加政治化而不是结构性的问题。中国也在尽量调整他的监管职能,当然这并不是能够完全解决现有的问题的措施。尤其是对于国企而言。

Nicholas  LARDY:非金融行业占GDP的比重之前达到高峰现在已经减少,这只是一季度的数据,根据之前的预计是一条直线,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就是非常大的改变,最近消费的预计也让我们看到了对公司的借贷的速度也放缓了许多,所以我们现在发展的趋势和Brian  COULTON讲的非常近,也就是实现信贷增长放缓,把他与名义GDP增长的速度靠近,我们已经走上了过度的路,但是也许在过程中看到方法具有不可持续性,经济增长速度太慢政府会采取调整。

我想评论一下国企的社会保障作用,这也涉及到我们讲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我想提醒一下,也就是城市为国企工作的人员占了11%的人口,这比1990年中期开展改革的时候要低得多,当时城市人口40%左右是为国企工作,我们这里至少理论上来说这个问题更具有可管理性,从国企提供的社会保障方面,其实也是减少了很多,我最喜欢的一个数据就是我不记得具体的年份了,在那个时候中国三分之二医院的病床是私营公司做运行的,我们也可以举出其他的例子,这两个例子中都可以指出城市由国企提供的就业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纯数字也是非常大的。这些人所依赖的社会保障、就业和社会服务比以前少得多,比起之前20年。所以这是一个很深的问题,具有挑战的问题,很多层面上人们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解决。

Nicholas  LARDY:我想接着说一下解决债务的问题什么是最合适的手段,刚才李先生说到我觉得要看一下债务增加投资的领域在哪些?如果投入领域的利润率增长足够快,就意味着增长的速度是超过了债务增长的速度。如果这个资金能够得到高效使用的话,实际上债务占GDP的比重就会减少,你读到由于99%中国的文章,债务占GDP的比重令人震惊,债务占GDP对非金融行业而言过去几年是平的,但是如果细分会看到私营部门在减少,国营在增加。我们也多次提到这个问题,问题在于过多风险集中在国企,因为赚的钱多。所以债务占GDP的比重就增加,但是民营企业不是如此,至少我们回到这个问题一部分的解决方法,为什么钱不能流入民营企业?去年民营企业下滑非常快,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经济放缓,2010年就出现了。集中在制造业,过去几年增长6%,但是服务业有所下滑。我们看到民营企业的投资、民营企业的信贷减少了,解决办法之一就是进一步的实现服务行业的自由化,而这些服务行业获得资本也非常困难,实际上对于服务行业的投资回报率比制造业要高5倍。比如说对于零售行业,还有餐馆,其实对于私营的投资很开放,我觉得解决办法之一就是要放开对私营行业的进入,就可以快速支持经济发展,即便债务占GDP比重的速度下滑。

Nicholas  LARDY:我觉得从整体的角度来说对于房地产过度投资是非常高的,西班牙、爱尔兰或者在这样的国家都导致了大量的问题,这种问题在中国暂时不会发生,有几个原因。首先中国并没有像美国那样没有首付的情况。中国首付一般都是20%—30%。而且国家还会有宏观经济的调控,有的时候政策一出可能在一些城市甚至首付要达到50%—60%,如果美国当时有这样的体系就不会有次贷危机,当时有太多的债务没有首付,银行无论是借债方能否支付,就会把再打包出售。而且银行也并没有责任或者说激励去看偿付能力。但中国债务的价值是20%—30%,这和美国很不同,中国的房产投资也过热,但是我并不觉得中国的房地产是中国最大宏观经济的风险,不像美国。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宏观经济 中国 风险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