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我们现在实际上在处理过去经济过热带来的后果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樊纲:我们现在实际上在处理过去经济过热带来的后果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16:52:25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2004年-2007年,中国2007年的经济增长率是14%,然后有刺激政策,在危机之后,使得经济又回到了12%的增长,但是这种增长它是过热的,它并不是健康的,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在处理那种过热经济所带来的后果。” 3月25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全球经济:问诊亚健康”分论坛上做出表示。

樊纲称,“听政府的人员发言,他们其实还比较放松,只要经济是稳定增长的,只要经济不再下滑,那么现在这个增长率也还不错。”他认为,要让经济更加健康应该采取宏观经济政策使它更自然,要找出根源,在改革方面经济方面寻根问底,要考虑现在这些经济亚健康的问题是由什么问题引起的。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安允文:我们也会谈改革的问题。接下来有请樊先生,我们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信息太多的话,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一年半以前央行,在市场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给人民币贬值,我们应该怎么样取得平衡呢?需要开诚布公的讨论,还是要怎么样在某种程度上来平和这个市场的预期呢?如果没有任何的政策的信息的沟通的话,那么市场会感到很震惊。

樊纲:我觉得这个实际上应该是央行运营方面的问题。我现在不是央行的成员,只是它政策委员会的一个学者。

央行的人他们是在重新审视他们的运营。他们回顾之后,觉得应该有信息的沟通,应该准备好市场,不让市场过于意外。但是如果说政策每个人都能预测到的话,政策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但是至少我们应该降低这种惊讶的效果。我们的不平衡现象非常严重,然后政策应该有一些动作。如果能够接近动态平衡的话,那问题就不会这么严重。

安允文:在中国如果我们举个例子,就是在进行改革和去杠杆之前,那么中国认为稳定的经济增长率,应该是多少?还有百分之多少是非自然的增长?

樊纲:我们应该研究一下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大多数的学者他们的结论就是中国的潜在增长率,是在6.5%-7.5%之间,有一些研究甚至得出未来五年8%的潜在增长率。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并不是潜在增长率。我们说的是亚健康,要说亚健康,我们不能说高增长就是健康的。在2004年-2007年,中国2007年的经济增长率是14%,然后有刺激政策,在危机之后。促进这个经济又回到了12%的增长。但是这种增长它是过热的,它并不是健康的。就是以任何的方式来评价,它都不是健康的,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在处理那种过热经济所带来的后果。所以这一些问题是需要考虑的。

如果政府能接受像6.7%这样的增长率,我觉得应该是能够接受。听政府的人员发言,他们其实还比较放松,只要经济是稳定增长的,只要经济不再进行下滑,那么现在这个增长率也还不错。怎么样让经济更加健康呢?就像陈志武教授刚刚说的,让它更自然,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比如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改革等等。

说到健康,我们要有中国的中医,中医其实并不是治标,而是要治本,它要找出根源,我们改革方面经济方面也要寻根问底,要考虑现在这些经济亚健康的问题是由什么问题引起的。我觉得我们在座的专家应该考虑这些问题。

安允文:樊纲先生,在改革这方面,我们还需要做什么?

樊纲: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我们有一个词。叫做历史性的耐心。我并不觉得既得利益的团体会完全阻挡住改革之路,可能它只会拖慢改革的进度。我们需要一些时间,等这些问题更严重,浮出水面,这样人们才能下定决心,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要做一些事情。当然这不是最好的方法,可是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就在那里,他们就有这些利益。当他们利益没有的话,他们就会对改革形成阻力。这也会阻挡经济的自然增长。因为现在国有企业,它占经济的主要的地位。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