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经济部长:中国的高储蓄率对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葡萄牙经济部长:中国的高储蓄率对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17:4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中国和日本的储蓄率非常高,意大利的储蓄是有问题的。中国有那么高的储蓄率,对中国的增长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的储蓄率将来也要(把这个)考虑进去。”,3月25日,葡萄牙经济部长 Manuel Caldeira CABRAL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紧缩与增长:两难,两全?”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1490429969897

葡萄牙经济部长 Manuel Caldeira CABRAL

对于全球关注的欧洲银行体系问题,CABRAL表示,欧央行一定要保持它支持性的措施,来确保银行体系能够得到支撑。减少监管、增加执法。另外,银行也必须要变得更加透明,比方说通过监管的统计口径的改变。你现在按照我们的这种监管报告的口径的话,银行不断拖延一些处置的话,没有那么严格的报告要求,大家知道这些银行有问题,但是到底是什么问题、多少问题看不清楚,所以我们要提高透明度。

以下为葡萄牙经济部长 Manuel Caldeira CABRAL发言实录:

Manuel Caldeira CABRAL:美国的金融危机给我们带来了问题,但是在很多国家,包括葡萄牙此前就有了一些紧张的情况,这是市场的缺陷。

PaulSHEARD在讲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记笔记,欧洲现在做到了吗?葡萄牙和西班牙在进行大力的银行重新资本化,有几个国家做得比较快。另外就是刺激性的财政政策,在2009年到2010年实施了一些,但是现在基本上没有了。像葡萄牙这样的国家,进行财政刺激能力也是有限的,但是有其他国家进行财政刺激是有条件的。

所以,这场危机是在美国爆发的,这是个事实。但是这场危机为什么在欧洲得到了放大?这是因为欧洲的金融机构他们僵硬、迟缓,做出反应的速度非常迟缓。另外欧洲有一些国家是处在高债务、低增长的状态,而且有一些欧元区的国家,他们的货币政策必须跟着欧元区走,他们的双手被绑住了,货币政策的双手被绑上了,他们就不能够快速地作出回应,所以后来就发生了很多的危机。

本来这些危机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了,这场危机在欧洲带来了更大的破坏,这有很多原因,并不是单个原因造成的。欧洲一再注重紧缩,最后造成美国债务的增长比欧洲要快。欧洲在五年当中停滞不前,而美国在五年当中保持了2%的增长率。有人觉得美国增长2%不够快,但是同期欧洲的平均增长率为零,而且葡萄牙的GDP仍然没有恢复到爆发危机之前的水平。当然我们连续四年保持了收支的平衡和盈余,我们的预算对GDP的占比在欧洲是最高的,但是我们已经设法稳定了葡萄牙的经济,特别是我们的公共收支平衡和国际收支平衡,这都非常重要,但是葡萄牙付出更多的代价才做到这一点。不仅葡萄牙,很多欧洲国家都付出了代价,造成了一些损失,产出也有一些损失,付出了很大的。这些代价并不一定要付出的,但是有关国家碰到了一些困难。另外有一些国家,像德国等,虽然碰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是他们的经济结构更加平衡。像德国这些国家的表现,你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的表现就更好。但是有一些欧元区碰到危机的国家,因为他们货币政策的双手被绑上了,他们不能像美国一样快速回应措施,今天我们的协调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如果危机一爆发,我们就能动用货币政策进行干预,造成的影响就会小得多。但是我们没有这样的一个可能性。

最后还要讲积极面,虽然欧洲现在还在发生着很多的事态,但是在欧洲我们更大程度上形成了一个共识,我们已经有了更多可以动用的工具,而且也知道了要更加明智、更加及时的动用这些工具。我们花了太长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我们看到社会成本、经济成本和政治上的成本,风险总是存在的。

Henny SENDER:现在我想问一下葡萄牙的部长,我们看到欧洲各国复苏的情况很不一样,希腊举步维艰,意大利没有起色,爱尔兰相当好,西班牙更好,葡萄牙也更好,你如何解释这样的一个差异呢?不同的欧洲国家复苏的表现非常不一样。

Manuel Caldeira CABRAL:我们要看一下这五个国家在复苏当中的差异,你主要要看出口和竞争力,当你看一下葡萄牙出口的话,在过去十年当中葡萄牙出口的状况比德国还要好,大家都认为德国是出口的大国,但是德国有一个很好的经济平衡的以及大量赢余的基础来实现出口的,我们是从一个逆差国做起的,进入欧元区以来,我们一开始是一个贸易逆差国,但是我们从贸易逆差经过管理变成了贸易顺差。过去几年当中,葡萄牙的出口表现比德国还要更好。

Henny SENDER:什么叫更好?如何衡量更好?

Manuel Caldeira CABRAL:如果用美元计算的话总值是更低的,你可以比较增长率和GDP的比重,或者是市场份额的增加。从所有的这些口径来看,葡萄牙的出口比德国的出口或者是好那么一点点,或者是好很多,主要要看你用哪个指标衡量。

但是西班牙并不是这样的,西班牙过去的出口表现一直很好,但是不如德国那么好。再看一下希腊和意大利,在过去十年当中,不光是过去十年了,他们的出口状况相当糟糕。以希腊和意大利为例,他们的比重是70%到80%,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是一个竞争力的问题,这场危机带来了非常大的破坏作用,如果你的出口是以金融服务、旅游业和船运、海运为主的话,特别是希腊,就影响到了希腊很多的行业。而葡萄牙的出口主要靠工农业,我们的工农业在这场危机当中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小,不像希腊的旅游业、服务业和船舶海运运。爱尔兰的复苏也非常好,西班牙的复苏也非常好。这个出口和竞争力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IMF而言,IMF也认识到了,如果不能够把紧缩政策和其它的措施结合在一起的话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也许在葡萄牙或西班牙有IMF推动的紧缩政策走得有点太远了,不光是紧缩政策的幅度,在有紧缩政策的同时,像葡萄牙这样的国家还需要对财政政策进行调整,而且在德国、法国等其他国家并没有及时进行财政政策的条件。由于这种一刀切的政策,欧洲国家普遍出现了下滑,有一些国家不需要来进行这样的调整,当然这不能够怪IMF,2009年的时候我们推出了一些财政刺激政策,又没有货币政策的配合,后来又了货币政策的刺激又没有财政政策的配合,所以政策缺乏协调,这对欧洲来说伤害是很大的。并不是IMF是这样建议的,但是对欧洲来说这个情势更加困难。

Henny SENDER:葡萄牙经济部长,您认为在多大程度上,欧洲的银行体系已经得到了修复,在可见的将来不再会成为问题的来源?

Manuel Caldeira CABRAL:我觉得人们作出了很多的努力来修复这个系统,我希望现在该解决的问题已经都解决了,特别是在葡萄牙,我们几家最大的银行,几家国有银行,还有有外资投入的银行,他们都实施了新的资本协议,在西班牙和其它几个国家也在做同样的改革。但是我们的银行体系当中仍然有不良贷款,有一些潜在的隐患。正是有鉴于此,我认为欧央行一定要保持它支持性的措施,来确保我们的银行体系能够得到支撑。减少监管、增加执法,对于这样的一个提法,我们也愿意去探讨这样的一些解决方案。其中就包括为不良贷款找到方案,既要见效快,而且又能够尽快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把这些不良资产给处置掉。

我们的银行也必须要变得更加透明,比方说通过监管的统计口径的改变。你现在按照我们的这种监管报告的口径的话,银行不断拖延一些处置的话,没有那么严格的报告要求,大家知道这些银行有问题,但是到底是什么问题、多少问题看不清楚,所以我们要提高透明度。

在欧洲爆发的危机当中,我们发现在危机爆发前的八年当中,大部分国家没有能够满足欧盟对于预算赤字上限的规定。后来西班牙和爱尔兰也得到了借助,希腊从来都没有做到过。西班牙和爱尔兰是多年来唯一的两个国家,始终是满足了这些标准的,他们的财政预算是非常平衡的,所以这些问题必须要解决,同时我们银行业的问题也要解决。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提高透明度,不能够出了问题以后把问题藏到地毯下面。我们银行报的一些数字是含混不清的,不是每个人都能一目了然理解其中的问题,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改革,就会威胁到金融体系的稳定。

我要讲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储蓄,中国和日本的储蓄率非常高,意大利的储蓄也是有问题的。中国有那么高的储蓄率,中国的增长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像我们的储蓄率将来也要考虑进去。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mayunxu)
关键字: 葡萄牙 经济部长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